人民网
人民网>>科技

盘马弯弓织天网 枕戈待旦望神舟

祁亚虎
2016年11月18日10:47 | 来源:人民网-科技频道
小字号

不久前,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发射成功,并与天宫二号顺利完成交会对接。这是我国第一个真正意义的太空实验室,可以想象,下一步中国人自己的空间站就要成为现实,全国人民振奋不已,中国航天再次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

随着飞船返回着陆的日子日益临近,位于内蒙古四子王旗的主着陆场区也逐渐成为媒体聚焦的对象。在飞船返回前夕,我来到这里,看望执行任务的科技人员们。

四子王旗,隶属乌兰察布市,在行政区划上相当于县。着陆场系统指挥长李权告诉我,四子王旗虽然城市规模不大,但历史悠久、名气很大,曾是“北魏重镇、王爷府邸、抗日战场”。近年来,因为和神舟结缘,“神舟家园”的名字更是名扬四海。

在四子王旗,很多景点、街道甚至小区,都喜欢用“神舟”来命名,看得出来,祖国航天事业的蓬勃发展,已经成为人们发自内心的骄傲。

着陆场站所在地位于四子王旗城区60公里外的阿木古郎草原上。阿木古朗,蒙语中意为“平安”,就像大家所说,这是一块福地。

越野车飞驰在平坦笔直的“神舟路”上。车窗外,深秋的阿木古朗草原,牧草衰黄,放眼望去,一片苍凉,明显已经过了游览的好时节。草原上的四季固然各有不同的美丽,但我想,在我们所有的参试人员眼中,伞花在蓝天绽放、航天员安全回到祖国怀抱,才是这片土地上最美的风景。

千里北上 赓续荣誉

进入着陆场站,一排排整齐的搜救车队,蓄势待飞的直升机,夺目的宣传横幅,都让人感到一种积极昂扬的气氛。我想,这样一股精气神不仅源自过硬的实力,更源于他们多年以来的深厚积淀。

这是我国唯一一支航天测控回收单位,更是一支创造过无数辉煌荣誉的英雄团队。

1970年,我国成功发射“东方红一号”,中国航天人开始向新的目标进军,发射返回式卫星。卫星上天不易,让卫星返回更难。当时,世界上只有前苏联和美国掌握了卫星回收技术。

新成立的回收测量站,肩负着国家使命,走上了卫星测控回收的最前沿。他们从零开始,摸索中干,实践中学,经过几年努力奋斗,掌握了卫星回收技术,初步建起了卫星回收系统。

1975年11月26日,我国第一颗返回式卫星发射升空。初次执行任务的回收测量站,成功地对卫星进行了回收。中国由此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掌握卫星回收技术的国家。

1992年,我国载人航天工程正式启动。着陆场系统成为当时载人航天工程七大系统之一,回收测量站作为该系统的主体单位,被改编为着陆场站。

1999年7月,着陆场站千里北上,挺进阿木古郎草原。当年11月21日,神舟一号实施返回。着陆场站首战告捷。

2003年10月16日,当航天英雄杨利伟在着陆场站搜救队员的协助下,微笑着走出返回舱时,千年飞天梦,盛世一朝圆。为此,着陆场站荣获国家颁发的“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突出贡献奖”。

据统计,着陆场站人先后两下东南边陲,三攀云贵高原,八战白山黑水,十一上内蒙草原,十一次赴西北戈壁,二十一次深入蜀中盆地,足迹遍布26个省、市、区,圆满完成了23颗返回式卫星、10艘神舟飞船测控回收任务。

今年,着陆场站参试人员从三月开始进入场区,成功执行完“实践十号”任务后,继续坚守,准备执行神舟十一号任务。

转眼,已经到了寒风飘雪的季节。

着陆场站党委书记刘成告诉我,随着任务临近,大家精神饱满、干劲十足,自觉高标准完成各项工作。在站里,大家都有这样一个共识:着陆场人为国家使命而生,为国家使命而战。

“国家使命”,这四个字已经融入着陆场人的血脉之中,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盘马弯弓 千锤百炼

第二天,场区万里晴空、风轻云淡,这样的气象条件对执行任务非常有利,是难得的好天气。

下午1时,主着陆场区任务前第六次综合演练拉开帷幕。身着橘红色搜救服的参试人员清点装备,整装出发。

此次搜索救援演练想定返回舱搭载2名航天员正常返回至着陆区,返回舱状态良好,呈倾倒姿态。演练按照任务当天程序进行,从部队集结出发开始,至返回舱吊装结束。

随着指挥长“演练开始”命令的下达,由多架直升机和架无人机组成的空中搜救分队依次起飞,犹如长空雄鹰向草原突进。与此同时,由地面搜救组、警戒组和回收组组成的地面分队,宛若骏马向草原挺进。

“749直升机发现目标!”很快,空中搜索分队传来消息,直升机上的定向仪收到了返回舱信标机传来的信号。

“地面分队向落点开进!”指挥长一声令下,“雄鹰”呼啸,“骏马”奔驰,一场空地协同搜救演练拉开了序幕。

16时43分,搜索直升机降落至返回舱落点周围,搜救队员和医监医保人员依次从直升机上跃下,携带各种搜救设备奔向落点。

“处置区建立完毕”“待命区建立完毕”“警戒区建立完毕……,一声声口令此起彼伏,在现场指挥员的指挥下,各项处置工作有条不紊地开展。

好一幅草原回收的壮观画面!

李权指挥长告诉我,整个演练过程中,各系统状态稳定良好,各岗位人员配合默契,达到了检验前期训练效果的目的。此次任务,着陆场区在充分借鉴历次神舟飞船搜索回收的成功经验基础上,立足各种困难情况、复杂条件,光应急方案就有几十项,在任务前,全系统合练要搞9次,而各个分系统的单项演练更多。

“暮云空碛时驱马,秋日平原好射雕”。这里曾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跃马扬鞭的战场,如今着陆场区的科技人员经过千锤百炼,信心满满、蓄势待发,等待着决战时刻的到来。

平凡岗位 传奇人物

在着陆场站,我见到了闻名已久的“二李”。

李涛,救生回收队队员,从1999年至今,执行了从神舟一号到神舟十号所有开舱任务,被称为“神舟第一开舱手”。

“航天员返回地面,看到的第一个地球人就是我,我帽子上还有几个航天员签过名呢!”说起这份特殊的“待遇”,李涛充满了自豪。

荣誉的背后是艰辛的付出。这些年,为了练就一手过硬的开舱本领,李涛没少吃苦头。他从舱门的构造原理、舱内外气压平衡知识等多方面入手,反复琢磨,将每个动作反复练习上千次。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创造了30秒内打开舱门的纪录。17年,10次任务,他创造了“十全十美”。

李占山,和李涛是同一年来到站里,从神一到神十,都担任地面车队向导。这些年,在准备任务期间,他走遍了场区的沟沟坎坎,标定主着陆场区地形图30多份,记录点位近500个、道路40多条,采集地理信息超过1万余条。草原上哪里有沟、哪里有坎,他了如指掌,被称为“草原活地图”。

可就在去年,他却主动要求去学习新配发的通信设备,调整到通信岗位上。原来随着科技进步,新研发的导航系统越来越精确,李占山感到他这个“活地图”发挥作用的空间已经不大了,如果一成不变,岂不是要渐渐落伍?经过半年多的学习培训,他由一名通信专业的“门外汉”,逐渐成为一名优秀的通信骨干,实现华丽转型。

“辉煌只代表过去,谁也不能躺在功劳簿上过日子。”这位面庞黝黑的甘肃汉子朴实地说。

“回收一号”是返回舱出黑障区后第一个发现目标的地方。在那里,我听到了关于“雷达能手”孙玉柱的许多故事。

孙玉柱是着陆场站的一名高级工程师,带着眼镜、中等个头,平时话不多,但只要起他的老搭档——某型号雷达,便打开了话匣子。

这套雷达是我国自行研制的,从它尚未投入使用时,孙玉柱就受命到北京某研究所学习监造。1999年孙玉柱学成归队,雷达正式投入应用。

到今天,孙玉柱和这套雷达已经朝夕相处了19年。19年来,他们一人一机,相辅相成,不断在岗位上刷新纪录。

这套雷达设计寿命是15年,随着服役年限增加,设备故障时有发生。每次雷达“发脾气”,孙玉柱总能想法设法把它“哄”好。因此,大家们都说,孙玉柱和雷达是“最佳搭档”。

王栋站长向我介绍说,着陆场站有“三多”:荣誉多、典型多、故事多,像“二李”、孙玉柱这样的人和事还有很多。大家肩上有使命,身边有榜样,比学赶帮超的氛围非常浓厚。

是啊,置身于载人航天这项伟大的事业中,只要把心放在工作上,把劲铆在岗位上,所有梦想都能开花结果。

守望星空 等你归来

每次神舟任务,着陆场人心中都有一种特别的情愫:他们把航天员当作远行的亲人,精心完成各项准备工作,营造最安全的搜救环境,翘首企盼航天员平安归来。

“我在草原等你,期待和你最美的相遇。”这是任务期间着陆场站一位技术人员写给“神舟”的诗句。这片广袤的草原,在见证中国航天发展的同时,也成了一代代着陆场站人的精神家园。

“回收四号”是光测阵地,每次飞船回收时返回舱乘伞下降的图像,就是这里第一个拍摄到的。

阵地旁,有方圆十几公里内唯一的一棵树,被当地牧民称为“神树”。树虽不高,但在一望无垠的草原上却显得格外突出。树上有一个很大的鸟巢,树梢上还有一些枯枝,树干上系满了当地牧民用来祈福的哈达。

看着树上那五颜六色的哈达,我不禁想,与其说它是“神树”,不如说它承载着牧民对神舟平安返回的美好祝愿。

辉煌的成就,崇高的荣誉,让着陆场站声名远播,但这背后,更多的是着陆场人四海为家、别妻离子的艰辛。

搜救队员杨献的小孩还不到一岁,查出胸骨发育不正常,爱人在家特别着急。考虑到杨献家中的情况,单位批假让他回家探望。没想到,三天后,他又回到了场区。他说,我陪了孩子三天,家里的事放心了,场区还有很多事,不回来不放心。

这就是着陆场人,他们爱事业也爱家庭,他们在爱的天平之上,努力地平衡着。

在“回收二号”阵地上,一辆宿营车住着8名队员,担负阵地的安全警卫。在执行任务的几个月,阵地就是他们的家。他们都非常年轻,脸庞看起来还略显稚嫩。队员李永霖、梁嵩山出生于1998年,是这次着陆场区参加任务年龄最小的人。

一年多前,他们还是父母眼中不懂事的孩子。如今,已经成长为守卫飞船回归港的英勇卫士。他们的青春因为有了汗水的浇注与寂寞的磨练,更加熠熠生辉。

“在征服宇宙的大军里,那默默奉献的就是我;在辉煌事业的长河里,那奔腾不息的就是我。”正如歌中所唱,伟大的事业,需要一份份平凡力量的汇聚,是他们支撑起了祖国航天事业的大厦。

乘车离开着陆场站的时候,我回头看到不远处的希拉木仁庙,在蓝天白云下,格外庄严神圣,这是藏传佛教的圣地。

而着陆场区,这片承载着光荣与梦想的土地,正是着陆场人心中的福地。他们为了事业和信仰而执着守望,定将收获更加芬芳的幸福。

(责编:孙竞、赵竹青)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