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科技>>滚动

深山小站:22年的守望

2015年02月01日00:56    来源:科技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深山小站:22年的守望

  ■本报记者走基层

  乘坐的汽车在狭窄、蜿蜒的山路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淄博车务段口头站终于出现在眼前。

  口头火车站偏离村庄,周围遍布连绵的高山,每天仅有一趟逢站必停的慢车在这里短暂停靠,是临泰线上仅有18人的四等小站。今年49岁的车站值班员、党员孙景坤是这座小站的其中一员,他以小站为家,以大山为邻,以寂寞为伴,在这里已默默坚守了22年,把人生中最珍贵的青春年华留给了平凡的岗位。

  孙景坤身材魁梧,浓眉大眼,嘴唇厚实,是典型的山东大汉。坐下聊天时,他喜欢将两手夹在两腿膝盖的中间,透着憨厚。

  “1992年,口头车站要成立党支部,必须要有3名党员,而车站只有两名,我当时在紧邻城市的湖田车站,是淄博车务段最年轻的党员,段领导就把我调到了这里。这一来,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我们的谈话,勾起了孙景坤的回忆。

  刚开始到这里那阵子,每天工余时间,孙景坤总是好奇的看山、观水。但再漂亮的山水,天天看也会生厌。时间长了,单调和寂寞把孙景坤折磨得无所适从。当时他既是全站最年轻的党员,又是最年轻的车站值班员,怎么能打“退堂鼓”。“干一行,要爱一行,贵在坚持”。他默默地鼓励自己,“即使再苦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山区里的气温低,每年刚进入11月份,车站各个岗位就生火取暖,炉子一直点到来年的5月。站台边缘的积雪,一个冬天都不融化。“白天在站上得裹得严严实实,到了晚上宿舍里盖三床被子有时还觉得冷。小站的夏天更难熬。因站区不远处就是太河水库,一到夏天站台上一片一片满是蟾蜍,看一眼浑身都起鸡皮疙瘩。耗子、蛇以及城市里见不到的小昆虫这里都有,有时晚上在宿舍里睡觉,冷不丁一个虫子飞到脸上,寒碜得一宿睡不着。”这情景一年又一年的重复刻印在孙景坤的脑海里。

  “对于我这个男爷们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在站上待的时间长,也慢慢习以为常了。”孙景坤说,“其实这里最不方便的就是交通问题。”

  孙景坤家住德州市临邑县,每次下班回家要走近5公里的山路,倒三次汽车一次火车,需要大半天的时间才能到家。“我一般半个多月回一次家,每次在家也就待一天。家里老母亲身体状况一直不好,我是啥事儿也顾不上,全靠妻子一人操持。”孙景坤说,“有时想起来,感觉很愧对母亲和妻子。”

  2012年,孙景坤的母亲在半夜里突发心脏病,是妻子一个人忙里忙慌把母亲送到医院里,守护了一整宿。第二天上午,无奈才给孙景坤打去电话,希望他能请假回来照顾几天。当时,车站正值人员最紧张的时候,孙景坤几次想张口向站领导请假,但最终还是咽了回去。20多年来,孩子高考,他没有陪伴,妻子、父母生病,他也很少能照顾得上。

  家里的事可以放下,但车站的事儿、别人的事儿,却在孙景坤心里都是大事儿,从来没有耽误过。去年,大雪封山40多天,进站的路因为被掩埋,汽车停运,原来给车站伙食团送饭菜的厨师都来不了,职工面临着断米断菜挨饿上班的危险。这时候,本来在家休息的孙景坤没有犹豫,硬是顶风冒雪,从城里买上饭菜,打车到离口头站最近的村子,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10多里赶回车站。

  这些年,无论谁家有事儿找到他替班,他从来没有拒绝过。在车站职工的眼里,孙景坤就是憨厚老实的亲大哥。作为大家一致推选的兼职工会主席,孙景坤还主动承担起了车站职工教育等事务性工作。在休班时间,他除了要在车站组织职工政治业务学习,如果遇到谁家有病遇灾,他都要放弃休息时间到同事家里探望。

  “别看是小站只有四条线路,但安全一点儿也不能放松。”孙景坤对记者说。从事车站值班员工作,让他养成了一个习惯,只要坐在值班员的椅子上,眼睛就始终盯在控制台上,即便是和他说话,他也不会回头看你一眼。无论去厕所、打饭还是提水,只要离座,他就要叮嘱同在岗上的助理值班员不能有任何麻痹大意。“干值班员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发生任何事故。”这是让孙景坤感到最为自豪的。

  一趟趟列车从小站呼啸而过,控制台的进路表示灯由月白变成红色又变成月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22年来,孙景坤和他的同伴们默默守护着小站安全,运转室不断码升的安全天数见证着他们的坚守与敬业,慰藉着口头站18颗勤劳而又甘于奉献的心灵。

(来源:科技日报)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