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卫界委员集体声讨虚假医药广告被侵权百口莫辩--科技--人民网
人民网>>科技>>滚动

医卫界委员集体声讨虚假医药广告被侵权百口莫辩

2013年03月05日09:37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94岁国医大师李辅仁说,他的名字经常被一些民营诊所或虚假药品广告盗用,还被注册了商标,“可是,我连谁干的都找不到,只能忍着,我就是个窝囊废!”

  时间:2013年3月4日

  

  地点:全国政协医卫界分组讨论现场

  “虚假医药广告坑害患者,损害医生名誉,浪费大量资金,为什么多年来难以根治?!”昨天上午,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疾控中心科技处处长董小平的一席发言,引发医卫界委员的热烈讨论,94岁的老委员、国医(中医)大师李辅仁一度情绪激动,称自己多次被冒名,甚至被注册商标,开公司,却毫无办法,“我是虚假医药广告的最大受害者!希望有关部门尽快拿出有实效的措施来,让大家以后别再像我这样窝囊”。

  小组讨论召集人、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建议,治理虚假医药广告,可以作为医药卫生界别提案,向大会提交。他说,虚假医药广告无处不在,如果大家联合起来呼吁,好好做工作,“这个事情会解决的”。

  第一幕 董小平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疾控中心科技处处长

  

  “虚假医药广告越提越泛滥”

  

  “过去五年,我提的最不成功的提案,就是关于治理虚假医药广告的建议”,老委员董小平一开口发言,就毫不客气,“卫生、工商、药监,都说治理困难,都说会加大力度,可是没效果。”

  董小平摇头接着说,不仅是没效果,“我看现在报纸、特别网络上的虚假医药广告还在泛滥。外地如此,北京也如此,这能说是主管部门监管不到位吗?为什么这些年来,虚假医药危害那么大,代表委员提了那么多意见,却始终解决不了?”

  他的一席话,打开了在座委员的话匣子。有委员说,据他了解,关于治理虚假医药广告的提案,医卫界的委员已经连续提了两届,“可现在(虚假医药广告)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有委员则指出,不说外地,就在北京一份发行量很大的报纸上,还能经常看见虚假医药广告。还有委员说,报纸、电视还好一些,互联网的虚假医药广告,在搜索引擎里搜索别的(内容)也要自动蹦出来。“还有一些地方台的广播,也是虚假医药广告的重灾区,坑害的就是那些偏远地区的患者!”

  第二幕 李辅仁

  

  全国政协委员、国医大师

  

  被虚假广告侵权 老中医委屈哽咽

  “我叫李辅仁,我是虚假广告最大的受害者。”这句开场白,出自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听到这话,周围一众记者发出惊叹,连在座的委员们也惊讶地抬起头,望着坐在会场角落的老委员——94岁的国医大师李辅仁。

  “前两年,北京某报登了半个版广告,上面白纸黑字写着‘李辅仁医药公司’,还印着我的照片!”李辅仁说,此前,他的名字也经常被一些民营诊所或虚假药品广告盗用,但只是冒用专家名义推销产品,或者骗人气。“可这次我一分钱没收,就变成开公司卖药的了,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

  李辅仁想寻找冒名者讨个究竟,却意外发现,“我的名字已变成了注册商标!”

  “我对天发誓,我一分钱也没有收!被别人侵犯了名誉权、肖像权,任何人都无法忍受。可是,我连谁干的都找不到,只能忍着,我就是个窝囊废!”在委员和记者的一片低声惊叹中,在中医界声名赫赫的“国医大师”李辅仁突然像个委屈的孩子,甚至有一瞬间,哽咽地有些说不下去。

  “我实在没办法了,去跟温总理说,他惊讶地说,还有这事?”那以后,冒名的公司找到了,写信道歉,卖假药的广告也撤了。“但那虚假广告在网络上的流毒,怎么也清不干净。前段日子,咱们这个界别还有一位委员私下问我,‘你办那个公司怎么样了?’”虽然还坐在座位上,可李辅仁抑制不住情绪,不断在空中挥舞手臂,“我今年94岁,认认真真做了一辈子医生,爱打抱不平,在外面看到别人插队都会去管。可到头来,在虚假广告这件事上,我百口莫辩啊!”

  第三幕 黄洁夫

  

  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副部长

  

  清除虚假广告将成医卫界提案

  “我老了,被虚假广告害得这么窝囊,你们可别像我这样,希望国家、政府部门早点下决心清理虚假医药广告,对害人坑人骗人的人,要好好的教育。”李辅仁的结束语,让大家唏嘘,会场一时默然。

  “虚假医药广告的流毒太广”,小组讨论召集人、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说,不久前,还有人拿一种干细胞营养素给他试用。“跟我说注射后可以变年轻;我说你千万别注射,要出问题的!”黄洁夫介绍,干细胞唯一被临床证实的作用,就是应用于血液病中的造血干细胞移植;其他的都还在研究过程中。

  最后,黄洁夫建议,将彻底整治清除虚假医药广告作为医卫界的一个界别提案,大家齐心协力推动。“这个事好好抓一下,是可以解决的,我们首先要有这个信心和决心”。

  旁白

  提案只涉及单个部门的,好办。比如说给老人免费打流感疫苗。像治理虚假医药广告这样的议案提案,北京两会上几乎年年有。一般都会分给卫生局、药监局、工商局,可是我们确实感到棘手,注销了这个药品广告批注文号,还有那个发布,而且绝大部分虚假医药广告是伪造。况且媒体的发布平台还在,你曝光了一批,还有一批。所以治理虚假医药广告,医药卫生界应和新闻出版界、宣传部门联手。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卫生局局长方来英

  治理虚假医药广告,应从中央媒体和主流媒体入手。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药监局前任局长邵明立 (原标题:老中医:被假广告侵权,我百口莫辩 医卫界委员集体声讨虚假医药广告,94岁国医大师李辅仁自称是“虚假医药广告的最大受害者”)

(来源:新京报)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