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学子“逃离科研”,理想太“贵”还是胆子太“小”?【2】--科技--人民网
人民网>>科技>>策划及精品

年轻学子“逃离科研”,理想太“贵”还是胆子太“小”?【2】

于忠宁

2012年11月28日16:50    来源:工人日报    手机看新闻
11月12日,著名学者、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程代展与自己着重培养、极力看好的学生赵文(化名)一起吃晚饭,赵文即将奔赴美国做四个月的访问学者,他告诉程老师一个重大决定,放弃去国外读博士后,选择去一所中学当老师。许多程老师的同行、知名学者把学生的转行归咎于大环境下名利和物质的诱惑、学术环境的浮躁。

  张老师称,自己经历过两次刻骨铭心的学生“叛逃”事件。其中一个,在考上了研究生之后,开始了自己的创业,最终尽管没有毕业,但是却创办了一所培训学校,成为一名奥数辅导老师,用他的聪明才智做着可以称为“教育的囊肿”的事业。

  而另外一个学生,在张海霞帮其联系好去美国读博之后,最终选择了能够“挣钱多、挣钱快”的中国人民银行五道口学院。

  她感慨道,“我们每天都在被人诟病:科研创新能力差,出不了真正有价值的科研成果,解决不了科研难题,可是看看我们的教育现状,过分务实和名利化的社会环境和教育环境让我们陷入了恶性循环:具有潜质的好苗子不断地主动或者被动地逃离,用他们的聪明才智去做一些‘更加务实和名利化’的事情,而美其名曰成功!”

生存条件和学术环境

影响了学子的选择

  几乎每名学者面对欣赏的门生“逃离科研”都会扼腕叹息,这些学生也各有各的无奈。同济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副教授谢强谈到,自己的一名学生非常优秀,可是却拒绝继续深造,他来自中部的农村,自己读书的所有费用都是自己的姐姐姐夫打工挣钱,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后来这名学生选择回到家乡工作。

  谢强提出这样的问题:如果希望非常优秀的学子未来从事学术之路,我们能给他们提供什么样的生存条件和学术环境,让他们享受到科研乐趣的同时,又不至于为生存问题所困扰?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博士吴宝俊也认为,改善科研人员待遇是个难点。要想人才留下来继续干,待遇得有保证。不能让人一边喝西北风一边做科研。

  许多程老师的同行、知名学者把学生的转行归咎于大环境下名利和物质的诱惑、学术环境的浮躁。

  程老师认为,学术环境对学生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环境的公正性对学生的影响也很大。高校和科研院所待遇低,是人才流失的一大原因。正像许多参加讨论的年轻人说的,大学的青年教师工资低,没住房,许多得了博士学位的年轻人,他们多半都小三十了,面临着结婚生子的压力,靠空洞的“理想”、“事业”、“追求”等能拴得住他们吗?

  此外,程老师指出,目前高校与科技机构经费分配极不合理,少数特权者占有大量资源,各种基金重叠分配,而身缠多金的“学术带头人”却常常只是“学术掮客”,弄了钱让下面的年轻人干活,自己挂名。国家应当更多关心那些高校和科研院所中的“小博士”们的疾苦,给他们创造安心工作的条件,他们才是科研的主力。他强调,高校和科研院所中的贫富悬殊一点不比社会上轻。

  而年轻人更多地对赵文放弃科研、选择做中学老师这一行为表示理解,其主要观点就是,生活压力大,学业任务重,以及科研制度、教育体制扼杀了学生的兴趣。

  清华大学的博士李纯元现身说法,今年毕业时他放弃了高校讲师教职、改行到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他还曾经在一家国有期货公司实习,与他一起实习的有清华的物理博士、北大的数学博士、中科院物理所的博士,他们都是本专业科研领域的潜力股,却选择了改行。

  谈到科研前途,他有些悲观地讲道,“也许有一天你会发现,在科研这条路上你永远走不到金字塔的顶端”,“十年二十年后,你顶多成为一名普普通通的从业者,然后想着自己原来吃过多少亏,再好好攒钱,把自己的儿子或女儿送去美国最顶尖的大学,期待他们实现你未竟的梦想”。

  署名“黄秀清”的网友直言:程先生,你错了。他指出,程先生错误之处在于,己所梦,勿施于人。而优秀科学家与“老婆孩子热炕头”,并不矛盾,只是在高考指挥棒的鼓动下,许多人的科学兴趣从小就被知识的海洋吞没。对一名有科学潜质的研究生来说,再多的文章也无法弥补失去的科学兴趣,老师不要再强迫他,应该尊重他的选择和意愿。

(责任编辑:王泓漓、马丽)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