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科技

科學統計新冠肺炎病亡人數有多難?

何 屹
2020年09月07日08:01 | 來源:科技日報
小字號
原標題:科學統計新冠肺炎病亡人數有多難?

近日,英國英格蘭和威爾士地區的學校在新冠疫情下陸續開學。圖為人們在英國雷丁一家售賣校服的商店門口排隊,為學生新學期開學做准備。新華社發(蒂姆·愛爾蘭攝)

國際戰“疫”行動

據英國《自然》網站近日報道,來自多個國家、不同領域的研究人員,正緊鑼密鼓地嘗試通過科學嚴謹的研究方法,統計新冠肺炎致死人數。

早在今年3月,歐洲和北美國家開始對新冠肺炎病亡人數進行統計時,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人口統計學家已認識到,有關新冠疫情的數據統計會存在問題。在正常情況下,冬季也會存在流感患者死於肺炎的情況。此次新冠肺炎病理更為復雜,感染人群更為龐大,從診斷、統計到公布的每個環節都面臨更大困難。

今年3月和4月,美國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死亡人數表明,疫情導致的死亡人數要多於新冠肺炎致死的人數。因此,合理進行數據分析,做好緊急防控迫在眉睫。然而,做到嚴謹也絕非易事,需要在科學層面和社會層面克服諸多挑戰。

“超額死亡率”統計法存在缺陷

眾所周知,科學調查理想的情況是,從死亡鑒定結果中抽絲剝繭獲取確切信息后,再對介入因素影響的顯著程度進行考量,以此確定應對未來疫情的方向。然而,由於死亡統計體系不夠完善,研究人員在現階段難以獲取確切報告,隻有等疫情進入常態化后才能進行具體分析。同時,不同國家統計方法各不相同,譬如一些國家並未計入護理中心的死亡人數,因此各國之間難以進行橫向對比。

在這種情況下,為迅速統計獲得死亡數據,調查者隻能採用粗糙卻更可信的“超額死亡率”作為計量標准。超額死亡率,即死亡率的升高超過一定的正常臨界水平。相比實際數據,它更能直接反映出疫情對人類社會的沖擊,並幫助流行病學家對比不同國家的發病情況,確認新冠疫情的熱點暴發地區。根據從30多個國家獲得的超額死亡率估算值,僅從疫情暴發到7月的時間裡,就有60萬例超過一般預期的死亡病例,其中41萬余人死於新冠肺炎。

然而這種超額死亡率統計方法也存在缺陷。首先,這種衡量標准,也存在難以辨別新冠疫情下死亡原因的缺陷,復雜病因給死因歸類帶來了困擾。患者究竟是因其他疾病的正常治療受到影響、出現並發症等情況而導致間接死亡,還是由新冠肺炎導致的直接死亡,僅從超額死亡率來判斷,是難以得出結論的。

其次,單憑超額死亡率來衡量疫情發展,導致各國應對疫情不夠成熟、對缺乏數據的中低收入水平國家欠於考慮等問題,也引發了專家的擔憂。《自然》網站匯總了來自人口統計學家以及《金融時報》《經濟學人》期刊的信息追蹤,發現各國報告的超額死亡人數的准確程度差別迥異。在美國和西班牙,其超額死亡人數分別超出官方統計值的25%和35%﹔在秘魯,其超額死亡人數超出官方統計值高達74%﹔而在保加利亞的統計中,疫情期間死亡率竟較之往常有所降低……

深入研究數據需明確死亡歸因標准

多數人口統計學家表示,盡管疫情期間超額死亡率這一“粗鈍工具”是最佳的衡量方法,但隨著時間推移,他們還將需要通過更細致的數據分析疫情造成的死亡。他們最終將把死因分解為三個部分,分別為:由新冠肺炎直接致死,由新冠肺炎造成死亡卻未計入官方統計,以及受新冠疫情影響間接致死3種情況。

“直接致死人數將源於官方數據,但即使如此也不能保証計量的清晰可靠。”哈佛醫學院一名流行病統計學家表示,如何區分死於新冠肺炎和感染新冠肺炎卻死於其他原因,仍為一大挑戰。兩種疾病並發的情況下,如何歸結死因仍有待進一步提出分類標准,這將需要近一年的時間。調查者已經開始回溯疫情暴發前6個月裡,在美國紐約等重大發病區域,將誤診為其他死因的人數補充計入數據。

其次為由於症狀與新冠肺炎症狀不同,雖與新冠肺炎相關卻未被記錄的死亡人數。佛羅裡達大學的一名生物統計學家表示,研究人員正對新冠疫情表現出的致病機理進行研究。“中風以及肺動脈栓塞作為新冠肺炎的潛在並發症,在之前的研究中可能受到了忽視。”

還有較小比例的一部分額外死亡率是由疫情帶來的沖擊間接導致:一些醫院提供的報告顯示,一些癌症或慢性疾病患者在疫情期間沒有進行常規檢查,致使其生命健康處於危險狀態﹔一些地區暴力現象增加,也使心理健康研究人員對抗疫前線工作者和自我隔離者產生擔憂。

社會方面其他因素需要納入考慮范疇

現階段,對超額死亡率的統計已對不同地區的病毒溯源起到了幫助作用,將來所有死因浮出水面,也將有助於研究人員分析各方面因素對不同國家直接或間接死亡的影響,但由於當前疫情形勢嚴峻,進行死因調查存在風險。

“我們現在還無法全面認識疫情的后果,因為疫情還處於上升態勢。”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人口統計學家如是說。

即使在疫情結束之后,也隻有在擁有完善的民事登記和生命統計體制的國家,才能進行死亡人數分析。一位來自相關部門的專家表示,世界范圍內每年隻有50%的死亡事件記錄在案,其余死亡情況則不可獲知。很多國家的現有體系都根植於過去的傳統,與當代文化和社會規范有所差異。

目前,疫情正威脅著人們的生命安全,做到全面細致的調查可謂困難重重﹔即使是在疫情結束之后,想要獲得新冠肺炎致死人數的嚴謹數字,也將面臨極大困難,對於科學的調查結果,我們仍需耐心等待。

(責編:趙竹青、呂騫)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