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科技

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想“自閉”? 大家都可能會這樣

2020年07月24日08:52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想“自閉”? 大家都可能會這樣

  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想“自閉”?大家都可能這樣

  隻要這些情緒沒有影響到我們正常的生活節律,就還處在正常范圍內。我們不必過於驚慌,喪一會兒就喪一會兒,沒什麼大不了的。

  ---------------

  “最近有點不想說話,除非必要,不要搭理我。”

  “2020為何這麼難?趕快重啟一下吧!”

  凌晨一點半,點開朋友圈的小A看到了小B發的這兩條朋友圈。小A有點納悶:小B平常看起來活蹦亂跳的呀,怎麼大半夜的突然這麼喪氣?

  情緒也有周期

  一般情況下,我們並不是一整天都會“非常快樂”或者“無比抑郁”的,積極情緒和消極情緒也不是非此即彼,它們更像是兩個獨立共存的維度,我們可以既害怕又慶幸,既好氣又好笑,更可以在這段時間裡開心自在,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低落一些。

  看到美景、品嘗美食、正好趕上綠燈,都會讓我們開心一會兒,而被領導批評、路上堵車、聽說意外事故,也會讓我們糟心一陣子。

  這樣的變化都是很正常的,消極的情緒也有存在的意義,我們知道被領導批評會難受,所以盡量完善工作、避免批評﹔我們知道堵車很糟心,所以提前出門、規劃時間﹔我們聽說意外事故覺得受驚、難過,所以注意安全、保護自己——消極情緒是讓我們遠離危險的重要信號燈。

  晚上容易“自閉”

  情緒是會變化、會交替出現的,你可能也在半夜醒來過,然后拿起手機、點開朋友圈,發現白天元氣滿滿的好友們都開始思考“人生不值得”。

  心理學研究發現,人們在早上會更容易感到自信、充滿動力,但是到了深夜,負面情緒就會冒出來。

  有人調侃,人們隻有在上廁所時和半夜才會思考人生,這句話有一定的道理,統計發現,時間越晚,人們在社交網絡上發布的動態內容就會越“喪”,凌晨三四點時,朋友圈會處處充滿“生存焦慮”“生命的意義”“人生不值得”。

  節奏改變容易空虛

  無論是剛考完最后一場期末考試放鬆下來,還是剛結束周末面對不得不早起的星期一,我們都很可能會感受到一種失落、空虛。

  期末考試是個較高強度的活動,也伴隨有一定的壓力水平,這種活動結束后,壓力驟然消失,就像一輛高速前進的車突然剎車,這種放鬆效應會導致免疫系統失調。而周末我們則可以放鬆休息、朋友聚會、去網紅場館打卡,做一系列脫離日常時間表的事情。周一則意味著這些“特權”消失不見,節后抑郁也是正常反應。

  冬天更易低落

  短期的失落沮喪還可能與季節相關,嚴重者可能會被認為是“季節性抑郁”。

  冬季較短的光照時長、更頻繁的陰天、照不到陽光的辦公室,使得人們每天接受的明亮的自然光線變少了,亮光本來可以促進大腦化學物質的平衡,如五羥色胺的活躍,缺少光照、五羥色胺活躍度下降,則可能會誘發憂郁情緒。

  而12月的低落,除了與自然有關,還與年終的總結和忙亂有關。可以想象,寫下“如果2021也像2020這麼難,那就不要來了吧”的朋友,可能是剛做完年終總結,然后發現與年初相比,自己定下的目標並沒有完成,也可能是年終總結工作實在太多,加班太晚而忍不住的抱怨。

  如何與情緒相處:接納和重視

  如何面對這樣的“自閉”呢?我們要分不同情況來看。

  對我們而言,就算每天都有那麼幾分鐘想就地躺下、每個月都有那麼幾天想“自閉”、每年都有那麼一段時間想埋在被窩裡——隻要這些情緒沒有影響到我們正常的生活節律,就還處在正常范圍內。人人都會有負面情緒,沒有人可以消除它們,我們不必因此驚慌,喪一會兒就喪一會兒,沒什麼大不了的。

  即便消除不了,調節方法也有很多種。調節不是壓抑和消除,而是通過調節情境、調節認知等方法來讓情緒改變。我們可以擺脫或改變那些讓我們沮喪的情境,去創造一些開心的情境,比如加完班后聽自己喜歡的音樂。我們也可以改變對情境的評價,當我們覺得工作是為了提升、為了之后的積累時,總比覺得“工作都是壓榨”,要好受一些。

  但如果這樣的情緒讓我們持續茶飯不思、無法工作和學習,甚至在一段時間內隻有消極情緒、完全沒法感受到快樂,這可能就需要引起我們的重視了:這個時候,也許你需要跟專業人士聊一聊了。

(責編:趙竹青、呂騫)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