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鼎蒼穹 輝煌歷程——紀念我國航天事業創建60周年”訪談

三代航天人做客人民網 共話中國航天創建60年

2016年10月08日07:29  來源:人民網-科技頻道
 

航天事業對國民經濟的影響越來越多、越來越大

主持人:幸福在其中。剛剛韓總非常自信的說,我們是航天大國,我相信我們離航天強國的道路也會越來越靠近。接下來我們想請教四位和我們分享的是,您覺得我們中國航天事業的發展有什麼特點,我們哪些領域是可以趕超世界先進水平,在哪些領域和世界先進水平還有一些差距的?

帥平:我是這樣想的,中國航天事業的發展特點,我覺得應該有三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獨立自主、自力更生。我們是以獨立自主為主,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裡,就是這樣發展起來的。所以,剛才新宇也說了,這份自信是來源於我的獨立自主。因為我的核心技術掌握在我自己的手裡,所以每次我們發射的成功,我們都還是很自信的。

第二個方面,航天事業是一個大協作的工程,我們的優勢在哪裡呢?這就是中國的特色,叫集中力量辦大事。我們有很多前期的論証,在沒有做這件事情之前已經做了很長時間的論証和准備,做了很長時間的分析計算,一旦開始啟動的時候,在短時間之內集中全國力量,就可以把事做成功。這是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體現。

第三個方面,重點突出,全面發展。可以看到,我們的航天事業,我們重點突出在哪些方面呢?我們是以應用為主。你看,我們1971年發射了東方紅一號衛星以后,接著在發射的衛星,首先能應用的就是通信衛星,后來包括導航衛星、返回式的育種衛星和氣象衛星等。我們重點突出,同時又全面發展,我們涉及了航天技術的各個領域,從衛星到飛船,到載人航天,到深空探測,我們都涉及了,包括未來的火星探測,以及小行星探測等,我們發展還是比較全面的。

如果說我們領先的話,我覺得我們在應用衛星這方面,與國際上相比,處於比肩發展這樣一個態勢。現在我們的幾大系列,剛才說的包括導航、通信、遙感、氣象和科學實驗衛星等,我們在國際上還是處於先進水平的。

鄧新宇:我是這樣理解,這兩年隨著國家對航天的支持力度,航天發展得很快,對火箭來說,今年6月份長征七號運載能力提高到14噸,今年下半年11月份左右發射的長征五號,運載能力提高到25噸級,意味著中國的火箭能力從第二梯隊直接上升到第一梯隊,我們和國外應該說沒有差距了。

主持人:趕上國外的先進水平了。

王鵬飛:我覺得中國在航天這塊發展得非常快,像歐美用幾十年甚至小一百年這樣的歷程把航天發展起來,但中國用了幾年、十幾年或者說短短二三十年就把航天發展起來,完成了十倍的速度干起來的成績,我覺得另外一個非常驚訝的就是空間站,剛剛發射的天宮二號。國際空間站可能馬上要退役了,唯一在軌運行的就是我們中國的空間站,我覺得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主持人:中國的航天發展速度確實是火箭般的發展速度。韓總有什麼觀點分享呢?

韓厚健:他們講得非常好。我感覺,要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國的航天有很多事情是共性的,但是有自己的特點。特點,我覺得第一,我們充分發揮了共產黨領導的體制的優越性。您講到的集中力量辦大事。首先,我覺得我們的目標清晰,意志堅決,定下一個事,不定則已,定的時候非常的慎重,定下來就要把它辦成。第二,我們是很實事求是,量力而行。

打中國第一顆衛星,1958年毛主席說我們要搞人造衛星,很快就立了581任務,但是后來我們真正打衛星的工程叫651工程,為什麼1965年,差七年呢?1958年我們是挺熱的。那時候我還在學校,我的一個同學也姓韓,韓世強,到我們這兒來了,說老同學,我們也畫了一個洲際導彈,造洲際導彈.,中國滿地都在放衛星。鄧小平說了,現在還不到時候。等了七年,等我們的基礎上來了,我們才真正的開工了,決策非常的慎重,而且我們總結了,我們要第一,我們不是過去簡單的重復,是把人家的經驗好吸收,我們不是跟在人家后面走,而是往前搶行往前追,是這樣一種追的辦法。這是第一個意思。

第二,你也可以看到,我們在打成第一顆衛星的時候,美國阿姆斯特丹已經登月上了月球,全球很轟動,說實在的,我們很佩服美國人對人類的貢獻,但是咱們也有一些頭腦比較熱的同志。周總理當時講了一段話,20世紀我們中國先不考慮登月的問題,我們辦事,根據我們的國力,實事求是,量力而行。

第三,我們的特點、特色,或者說與別的國家比的話,除了你們剛才講的以外,現在國外的人很羨慕中國梯隊這樣的組成。過去講“風景這邊獨好”。你們可能知道,前年美國有一個財政危機,政府發不出工資,第一個關門的是航天,除了管理天上航天器、衛星以外,其他的都關了,錢沒有了。除了錢,人呢?因為你們可能知道,最近航天出了一些事故,你都覺得很低級,但確實是出來了。我們“螢火虫”搭載俄羅斯的飛船想到火星去,結果到了地球軌道走不下去了,查原因,為什麼?火箭到了發射台上俄國的年輕人還在改軟件。這是過去航天強國呀,現在也在衰落。美國往火星去,走著走著,快到了,軌道不對了,差什麼呢?說公制單位、英制單位弄混了。我們出過這樣的事嗎?我很羨慕現在的年輕人,你看這麼多。我當主任設計師的時候,我已經是快50歲的人了。后生可畏,是一個規律,放眼世界,你看看,有哪個國家有我們這麼強的梯隊的隊伍。我們過去確實錢不多,干不成。到1984年,我們搞了14年,才打了10顆衛星,現在怎麼樣?現在一年就打了十幾個,這樣的發展靠什麼?人的因素,有人,有正確的領導,按步就班的,按照我們的需求,為了中國人民的幸福,為了保衛和平,規劃我們的選項,多分析,分析好大有益,毛主席說的,這樣就選定方向,下定決心,科學地、穩妥地集中全國的力量辦這個事,我們給人類將來會作出很多貢獻來。

主持人:謝謝韓總給我們分享這個中國航天事業發展的一系列的特點。剛剛鵬飛一直講天宮二號的發射是9月15號,我記得當時基本上朋友圈十點多鐘的時候刷成功發射的消息,非常的振奮。包括未來建立空間站,自己的家園。應該說現在的普通的人都對中國的航天事業充滿自信和民族的自豪感,但是我們也聽到一些別的聲音,比如說中國發展航天事業,我們究竟是為了什麼?而且有的人會說,我們看到還有一部分人在挨餓,我們現在發展航天事業,我們的目的是什麼?我們為什麼還要去努力這麼多的人共同致力於這樣一份事業。所以,我們今天請到三代航天人,也分別從你們自己的角度跟我們大家來答疑解惑一下。

帥平:事實上,衛星已經深入到我們工作和生活的各個方面。對我們國家的各個行業,對我們國家的政府部門,包括我們的國防應用是非常之大,而且起的作用也是舉世矚目的。

舉一個例子,因為我本身是學測繪的。1991年我大學畢業的時候,用傳統的測量手段,你要測一張地形圖,可能要花好幾天的時間,都是用鉛筆一筆一筆的畫出來的。現在測地形圖是怎麼測的呢?測一個道路的電子地圖是怎麼測出來的呢。開車走一遍,圖就出來了,靠的是什麼呢?靠的就是我們的衛星。包括控制點精度提高,靠的就是我們的衛星,靠的我們導航衛星。導航衛星解放了測繪的生產力。隻有生產力的解放,社會發展和經濟發展,人民的生活才會有大發展。所以,衛星對我們國家的經濟發展起著很大的支撐作用。

當然,我們國家的導航衛星可能在民用的推廣方面還有一些滯后,正在逐步改善。比如在南海,現在都裝上我們的北斗衛星導航系統,我們的衛星導航系統可以實時發回短報文信息,與家人聯系。北斗短報文通信的能力,這是其他衛星系統沒有的。讓家人實時知道你的近況。衛星的應用領域還是很廣的,在各個領域,在行業的應用是很廣,這是一個方面。

另外一個方面,也正是我們國家有這樣的能力,在高科技這樣的領域,我們佔有重要的地位,增強民族的自信心和自豪感。

第三個方面,通過發展航天技術,其實帶動其他相關產業的發展。這個潛力是非常巨大的,這也是無法估量的。航天技術可以用在各個領域,包括轉化到民用領域和相關行業。都是是航天技術的轉化應用。

韓厚健:他說得挺好,我可以講講。這個問題,我是昨天下午五點半才看見的,我覺得這個問題,在最近聽到一些。我今天早上是兩點半醒的,昨天晚上查了資料,看了看,大概十一點鐘,今天要參加這個節目,不敢晚睡。今天早上我兩點多醒來之后我就想這個事,因為貧困的問題,涉及的面非常廣的。黨中央把它作為這一屆黨中央要解決的一個奔小康的關鍵問題來解決。前兩天我注意這個事,因為我們國家搞了一個980多萬人要在“十三五”期間要異地搬遷,要花錢9500億。能不能少花點別的錢干這個事呢?這個問題,我們是搞自然科學的,社會科學的問題,應該說我們沒有多大的發言權。后來我左思右想,我不想回避這個問題,我想談一下個人的看法,可能不對,希望大家一起討論。

這個問題分三個階段。如果當初五六十年代提出這個問題,是一個非常實際的問題。如果80年代提出這個問題,是我們正在解決的問題。今天如果用這種形式提出問題,說有人還在挨餓,為什麼還要發展航天?我覺得是一個偽命題。為什麼這樣說呢?確實在我們國家,毛主席在60年代、50年代下決心搞的時候,那個時候很難決策的,我們的老部主任,他跟我說,那一年,那個時候陳毅元帥是到我們一部參觀,他給陳毅元帥匯報工作,就在一部大樓的門口,陳毅元帥很激動的說,我們當了褲子也要搞。這個爭得很激烈的。定下決心不動搖,是毛主席在北戴河講的,那時候是一個非常實際的問題。最后,毛主席、黨中央根據全局的情況,所以,中國的航天,你要從更廣泛意義上講,創業是中國人民勒著褲腰帶創業的,我們要珍惜。

講第二個階段,我為什麼說80年代我們正在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在80年代,大家知道1985年的時候,鄧小平那時候是軍委主席,我不知道大家知道歷史不,那時候我們國家裁軍100萬,整個軍工口,我們過去全是國家供給,自己要解決一些創收益的問題,但是現在這個詞叫二產品。我們都有任務的,那時候我是室副主任,有指標的,我們做出成果分配給大家的是7%,其他都是作為上繳,作為整個單位收益搞的。你們可能知道天安門每次有領導人歡迎外賓的分列式閱兵的台子,是我們當時孫寶來(同音)同別一起搞的,當時我們搞二產品,創收益。1985年的時候,有一次SDI研討會,會上我講了一個情況,因為我的一個親屬心臟不好,要換瓣膜,進口的二尖瓣瓣膜一萬多一個,703所和清華大學聯合搞中國的人工心臟瓣膜,用鈦合金做骨架,外面涂附什麼呢?核材料保護層的材料,因為在裡面要耐磨,不能掉粉掉渣。攻關,多少錢一個呢?一千多塊錢一個。農村,一萬多塊錢,農村換得起嗎?換不起,我們就解決這個問題。我講完這個話以后,我過去不認識鄧老鄧稼先,他是核九院的院長,他很感興趣,找我談了。那時候從上到下是作為體制的一種變化,國家有意識的,我們不能光吃皇糧,要這樣的走向綜合經濟發展的道路。

航天,我們老師講的,就是為了人民的幸福,為了世界的和平。幸福怎麼來的,你看看,我坐著汽車,我路上問他們,請教,導航的那個聲音是人工合成的還是怎麼錄的,我現在都搞不清楚。說實在話,那時候我打第一顆衛星,沒有想到對今天人類的生活有這麼大的影響。我們要利用天上的資源,物理資源,高真空、失重,它帶來的技術上的發展這些東西,你可以想想,現在的路。我這兩天正在看《平凡的世界》,孫少安怎麼從吃黑饃變為吃白饃,單靠國家能解決問題嗎?中國,近30年來,我看資料來,中國已經讓六七億的農村脫貧了。我們現在的詞叫扶貧,而不是養貧,我們通過我們自身的貢獻,直接效益。我可以講講現在。2015年我們院屬於民用產業的收益176.5億人民幣,整個“十二五”,我們是600個億。我說它是個偽命題。現在用的詞是還“在挨餓”,這個可能是極少數了,你說吃得差一點,我們要改善。中國還有八千多萬的人在國際貧困線之下,中央有決心。養育我們航天的是全國人民,我們用我們的貢獻回報。

主持人:非常感謝韓總剛才用一片深情回憶中國航天從一開始的時候如何去發展到現在取得的成績,作為第四代聽到前輩在回憶的時候也會有一些感觸,你們如何去看待剛剛這種討論?

王鵬飛:剛才韓總講的時候我也很激動,因為我的朋友、親戚曾經也問過我,中國的航天到底有什麼用。因為大家問出這個問題,可能更多的是看到新聞上的報道,而似乎沒有感覺到航天直接對他本身的實際生活帶來實際性的福利。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我們每個人都在用手機,手機的導航用的是GPS的導航,這個GPS導航是美國的,說得難聽一點,美國人想讓你往東就往東,想讓你往西就往西,它想把你栽到坑裡面有什麼不可能呢,當然,一般情況下他不會這樣做。如果一個國家核心的技術,你的命運掌握在別人那裡,全部靠國外,那它想掐斷你就掐斷你,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作為我們個人來講,如果自己國家的核心技術,你的核心的一些成就立在那了,你到國外,你不用再低著頭走,可以昂首挺胸的,因為我曾經在國外待了一段時間,可以很自豪的做這些事情。

我們的導航,我們為了國家安全,也是為了民眾有更多的自豪感和更多的底氣,我們現在軍用上已經有北斗導航開始用了。當然,可能之前中國的航天直接和消費者產生關系的地方相對少一些,沒有直接聯系,但是我們都是間接受益者。近些年我已經深刻感受到,航天這塊,無論是國家還是作為我們企業或者事業研究單位,都已經開始注重航天資源的應用研究,就是直接把它轉化成我們消費者可以感受得到的東西,這其中除了我們這些導航,也包括航天科技的轉化,比如我們現在航天艙裡的涂料是非常環保的,我們可以通過一些技術轉化,轉化為民用。

鄧新宇:我用一句時髦的話,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更有詩和遠方。科學技術,首先要服務人類的生活,剛才說了,衛星電視、天氣預報和汽車導航都離不開航天,可以毫不謙虛的說,航天改變了生活。更重要的是,科學技術是為了探索未知世界。在宇宙,相對於浩瀚宇宙而言,我們人類了解實在是微不足道,對於宇宙的探索,應該是人類的亙古不變的追求,也是我們一直的夢想,這就是我們航天的一個最終目的。

韓厚健:我再補充兩句,從宏觀上來講,我們運載火箭是一個運載工具,就像汽車、飛機一樣,都是運載工具。運載工具最后是要賺錢的,這是一個長遠的發展。現在是一個什麼情況呢?現在整個航天,美國人公布數據,大概總的年值3300億美元,相對於全人類的總產值77萬億美元來講,大概比例是佔0.4%左右。我們中國現在這個數據,現在經濟數據沒有公布,我沒有這種研究,但是大體上跟這個差不多。創造的效益,大家可以看,這是投入相對來說比較少,給人類帶來的將來是長遠的效益會不斷增加一個途徑。除了我們自身做工作是一個途徑創造收益,我們直接能支援的扶貧的盡量做,比如我們院在夏河一個學校,我們固定的,每年有六七個老師在支教,都是組織這樣的活動,我們早晚有一天把運載工具,靠自身的血液來循環,但這個東西對整個事業是很遠的,大家對馬斯克很感興趣,他是商人了,我們講這個事可以分享,我們要總結,就是科學正在自然規律的發展道路上面去。

主持人:所以我們應該對中國航天事業、對於國民經濟發展的影響,對老百姓產生直接的影響應該是充滿信心的。

韓厚健:你會看到越來越多、越來越大、越來越方便。

帥平:而且已經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只是普通老百姓可能不太了解。

韓厚健:講得很直觀一點,我很多同事都是農村來的,農村要富,靠年輕人自己聰明起來,像農村教育,我們國家的電視教育普及了嗎?沒有。空間大著呢,共同努力,盡快使我們國家脫貧,這是我們共同願望。

上一頁下一頁
(責編:魏艷、熊旭)

推薦閱讀

2016年9月“科學”流言榜:無籽葡萄抹了避孕藥9月“科學”流言榜今天發布,無籽葡萄抹了避孕藥、地鐵安檢后的食品不能吃等十條“科學流言”入榜。流言:時下正值吃葡萄的時節,但近日一段視頻在微博、微信上大量傳播,讓不少人“望葡萄卻步”。視頻中,一位“果農”模樣的男子一邊搬運葡萄,一邊和拍攝者對話,稱無籽葡萄是“蘸了避孕藥的”。真相:避孕藥隻有在進入人體后才能被人的響應識別機制所識別……【詳細】

中科院為海外青年學者回國創新發展鋪路搭橋127名中科院“百人計劃”入選者及“青年千人計劃”入選者,以及來自美國、英國、德國、澳大利亞和日本等國家的100余位海外優秀青年學者和中科院海外評審專家代表近日齊聚北京,交流了解國內科研領域最新情況。【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