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科技

“問鼎蒼穹 輝煌歷程——紀念我國航天事業創建60周年”訪談

三代航天人做客人民網 共話中國航天創建60年【2】

2016年10月08日07:29 | 來源:人民網-科技頻道
小字號

和航天的結緣有點像劇本裡寫好了似的

主持人:剛才了解了四位從事的航天事業,都干了一些什麼,大家都有一個非常清楚的認識。大家都很想知道,第一次和航天結緣可能會有很深的緣分或者很奇妙的緣分在裡面,還記得你們是第一次和航天事業接觸的,這份緣分又是如何生根發芽的?

韓厚健:我給你看這個徽章“航空愛好者夏令營”,當時15歲,1956年,我是湖北的,高二的時候15歲,團中央組織了一個全國的航空愛好者夏令營,空軍和北航聯合舉辦的,338個來自全國40個城市的七個民族的同學,那次活動,我知道了導彈、火箭。關鍵是坐了一次飛機,32分鐘,繞北京兜了一圈,開始我想搞地質的。“是山谷的風吹動了我們的紅旗,是狂暴的雨洗刷了我們的帳篷”,我們那個年頭向往這個。坐了飛機,講了空間飛行的重要性,老師講了,后來我才知道導彈、火箭。講了中國是火箭的故鄉,但是封建社會這麼長,中國衰落了。現在世界新的技術出來了。有一句話特別打動我,希望我們航空愛好者是最有力的后備軍,這門科學正等著你們把它發展到最高技術水平上去,有力地保衛世界和平,為人類的幸福的未來服務。

主持人:您手裡拿的這個我覺得是很有歷史年代感了,這是一份什麼材料?

韓厚健:1956年我參加夏令營的一份材料。

主持人:60年了,這份材料還保留著,我們來看一下。這是當年您自己手寫的嗎?

韓厚健:不是,夏令營發的老師的教材。

主持人:火箭與導彈,所以當時就和航天事業開始有了接觸,所以這就結緣了。

韓厚健:在夏令營的時候,我們的輔導員龍翔,我不知道龍翔大姐現在在那裡,如果你看到了我們希望聯系。給我寫了一個“厚健同志,今天是航空愛好者,明天是航空事業家”。龍翔,航空愛好者夏令營,1956年8月11號,9點鐘,在北京寫的,她是比我高一二年級的北航的學生。第二年我考上北航飛機設計系。

主持人:等於是這個大姐也是一種鼓勵,在當時。

韓厚健:對,明天航空的事業家。第二年考上北航,第一年學飛機設計,開學還沒有十天,蘇聯第一個人造衛星就上天了,我們好激動。我們都盤算著,我們國家什麼時候能打衛星。第二年,正好一年級暑假,1958年的時候,我參加研制“北京一號”飛機,得了一個紅星獎章,我們國家第一代飛機。還沒有開學,突然通知我,叫我轉系,從一系轉到六系,就是火箭系,學習戰略導彈運載火箭總體設計。

主持人:那個時候就開始接觸到。

韓厚健:不是接觸,是深入學習。我們學習的教材,后來和從蘇聯回來的王振華,他是從莫斯科航空學院畢業的,因為那時候中蘇關系比較好,我們的教材基本上都是學習蘇聯的教材。所以,我后來想,我們可能是中國自己科班培養航天專業人才的第一屆。學了五年,1962年畢業以后,我就分配到國防部第五研究院。我就不知道,就從海澱這麼一拉,就拉到東高地,就這樣一干就一直到今天,我一直搞運載火箭總體設計。

主持人:60年,見証了中國航天事業發展的每一步。

韓厚健:干了,體驗了,也參與了。

主持人:帥總,應該說接觸這個事業要比韓總可能會,有點基礎了,感覺。

帥平:我所學的專業並非是航天專業領域,進入航天有一個歷史過程。我是1991年大學畢業,畢業於武漢測繪科技大學工程測量專業。畢業后,我到我的家鄉貴州六盤水市做水電勘測設計,當時是做野外水電測量工作,做了四年。1993年,我有幸到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當時是以一個參觀者的身份,到西昌衛星發射中心。那裡也有我測量專業的同行,搞衛星軌道測量的,實際上就是測繪專業的基本能力。我到一個測量站,也是我的校友,當時航天讓我很震撼,是以旁觀者的身份。后來,我上了研究生,專業是地球動力學與大力構造物理學,這個專業和航天也沒有關系﹔研究范圍從地心到地殼,包括地球的運動過程﹔我的研究方向是地殼形變,包括地震方面的工作。

1998年,研究生畢業后,我就到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實際上,我第一次以參與者的身份進入航天,這就是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那時候才知道國家的航天事業,是一個大系統協作工程﹔也了解航天幾個研究院的分布,以及每個研究院所做什麼事。事實上,我從大學畢業一直想做的事,就是我們國家的導航衛星,這是我的一個夢想。我從酒泉出來以后,就考取了航天二院的博士研究生,所學是導航制導與控制專業。但是,真正的衛星研制不是在航天二院,而是航天五院。博士研究生畢業后,我就到航天五院。2003年,到航天五院做博士后研究,也就是航空宇航科學與技術博士后流動站。博士后研究題目是“導航星座優化設計與自主導航技術研究”。這是國內第一個導航星座設計、性能分析和自主導航方面的研究報告。2003年,我終於從事我一直夢想的研究方向。

現在,我所從事的工作也是導航,隻不過是關於航天器的自主導航,叫脈沖星導航,這是一個全新的研究方向,是世界航天技術前沿的新方向。如果從真正從事涉足航天的時間算起,我有16年進航天部門學習和工作的經歷。

主持人:謝謝帥總給我們介紹您的經歷。前面兩位是前輩,見証了航天事業的發展,80后,新宇和鵬飛給航天事業帶來一股清新的創新力量。我們想聽聽二位在和航天事業第一次接觸,是否我們理解的80后從高中感興趣考相關專業、考大學,畢業順利分配到航天的一些相關的部門,是這樣的順利嗎嗎?

鄧新宇:我和航天的結緣有點像劇本裡寫好了似的,小的時候和小朋友一樣,都是長大以后勵志當科學家,所以我的父母給我取的名字是新宇,開創新的宇宙。等上中學的時候,我記得很深刻,1999年11月20號,剛好神舟一號發射成功,當時我們的老師就跟我們說,你們一定要立意高遠,以后要從事高端技術的研究。從那時候開始,就下定了以后從事高新技術的夢想。等我們上大學的時候,正好也趕上楊利偉上天,2003年第一次神舟五號發射,又給了我一個極大的鼓舞,更加堅定了我從事航天事業的信念,所以后來我就選擇了去航天一院做火箭的研制。在火箭研制過程中,我也參與過十多次火箭的發射,尤其是咱們這次長征七號的首次發射,一路過來,從事航天事業給了我很大的成長,也讓我收獲很多,也更加堅定了我從事航天事業的信念。

主持人:如果你說是一個好的劇本放在那兒,我覺得你也是一個奧斯卡獎最佳男主角了。請鵬飛談談你的經歷。

王鵬飛:我和航天的直接接觸還是相對比較晚的,也是從入職之后第一次零距離接觸了航天器,接觸之后真的是相見恨晚,因為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對著星空曾經幻想過,星星為什麼挂在天空上掉不下來,月球到底有什麼,我特別喜歡幻想,以及包括到后來我開始喜歡物理,喜歡力學,后來考到西安交大的航天學院,包括碩博期間選擇的導師都曾受教於錢學森錢老,找工作的時候,我當時隻應聘了一院和五院,最后一頭扎進了錢學森實驗室,我和航天有不解之緣,這樣形容不過分。

(責編:魏艷、熊旭)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