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推行成果贷 送上科技型中小企业复工复产应急款

2020年05月14日09:30  来源:科技日报
 

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银行贷款成本升高的档口上,北方微波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吕进凯拿到了800万元贷款。与以往不同的是,从申请到放贷,这笔款仅用时10天,并以科技成果转化贷款(以下简称成果贷)的形式获得。

复工复产期的科技型中小企业,缺钱成为普遍问题,如何不让“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科技日报记者从山东省科技厅了解到,该厅会同有关部门及银行构建的成果贷风险补偿机制正在发挥应急作用,在疫情最严重的二、三月份,共发放成果贷11.59亿元,缓解了科技型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这一做法,也作为“降低民营和中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的有效措施”出现在国家审计署的公告上,作为经验推出。

记者在各地调研时发现,成果贷在为科技企业成长雪中送炭的同时,也存在着部分地区财政杠杆效率明显偏低、部分银行贷款发放较少、利率偏高等现实问题。

政策三度加码:这是一笔雪中送炭的贷款

“感谢你们的精准服务,成果贷风险补偿绿色通道及时帮我们解决了贷款难题!”

3月底,山东赛德丽新材料公司(以下简称赛德丽)负责人胡保文收到了中国银行800万元成果贷。胡保文告诉记者,这是雪中送炭的一笔款子。

作为国家级高新企业,赛德丽是2020年科技型中小企业信息库入选企业,主要致力于水性建筑涂料、水性工业涂料的研制。在复工复产之后,该企业一度陷入资金紧张困境。济宁市科技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像赛德丽这种情况,符合成果贷的支持范围。于是,该局与中国银行精准配合,为企业定制成果贷专属信贷产品,并给予利率优惠。

赛德丽的案例是在山东省成果贷风险补偿机制下发生的。

2016年11月,《山东省科技成果转化贷款风险补偿资金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设立了一亿元成果贷省级风险补偿资金,建立了省、市、银行三方共担风险(35%、35%、30%)的成果贷风险补偿机制,引导合作银行为科技型中小企业发放贷款。

两年后,《办法》再度加强,在保留原三方共担风险比例基础上,对支持对象、贷款利率、贷款额度、风险补偿流程等方面进行优化。到了2019年底,《办法》第三度加码,“创新服务模式、提升服务质量”成其核心。

记者从山东省科技厅相关部门得到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41家合作银行在山东省13个市为335家企业提供了成果贷,共授信20.22亿元,实际发放贷款16.5亿元,较2019年四季度增涨36%,平均贷款利率4.95%,较去年四季度下降0.42个百分点。

审批特事特办:这是一场三赢的合作

在山东时正工业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成品库内,负责人隋家海向记者介绍了新产品开发情况。该企业主要生产汽车转向臂组件系列产品,与重汽、东风、欧曼、一汽青岛等大型汽车企业合作,由于合作单位对技术要求高,并且回款周期长、资金占用大,给企业发展带来了一定制约,而成果贷恰好解决了企业的难题。

一方面,当地科技部门引导县域企业通过认定进入科技型企业的国家库;另一方面,与10家银行成立财政风险补偿专项资金,调动后者积极性。“两手抓”使得当地推荐的8家企业申请的成果贷全部获批,共获银行授信3976万元,获贷3110万元。

非常时期有非常举措。为保证疫情期间科技企业无缝续贷和快速获贷,山东省科技厅整理了135家临近到期的成果贷企业名单推送给银行,并对受疫情影响但没有及时入库的企业开启绿色通道,先申请贷款,后续补充入库信息。同时,科技型中小企业入库速度由原来的一月一批提升为一月两批,由此,一季度该厅共向合作银行推荐了6938家企业。

由于省市两级成果贷风险补偿机制的建立,推动了银行以较低利率向大量的科技企业发放贷款。同时,《办法》也调动了银行的积极性。

疫情期间,山东省科技厅汇总了全省重点防疫物资生产的企业名单,推荐给合作银行。之后,齐鲁银行通过疫情防控信贷支持快速应急机制共发贷1.99亿元;中国银行对接59家重点疫情防控企业,其中对从事防疫物资生产的某科技企业1000万元需求实现了“当天申请当天审批”,利率低至3%;工商银行用两天时间完成了测温仪企业的1000万元贷款审批;邮储银行为口罩熔喷布生产企业特事特办,加急审批发放了1000万元的成果贷……

另一个案例让记者印象深刻:蓬莱民生村镇银行作为山东省内唯一一家与山东省科技厅、烟台市科技局建立合作关系的村镇银行,去年一年共为13家科技型中小企业授信9548万元,贷款8346万元。

现实喜中有忧:还有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企业受益,银行受益,科技部门乐见其成。山东省成果贷的典型做法得到了国家审计署相关公告的肯定,也得到了山东省有关领导的认可。

不过,梳理山东省成果贷的3年实践,在好做法、效果好之外,一些问题仍然亟待改善。

记者拿到的一份2019年山东各市科技成果转化贷款情况资料显示,去年,该省共有12个市的银行向企业发放了成果贷,其中,济南、烟台两市贷款均超过5亿元,威海、泰安等6市贷款规模超过1亿元,但部分城市的贷款规模较小。

值得注意的现象是,32家合作银行发放了成果贷,但彼此之间差距明显。比如中国银行、齐鲁银行、工商银行、邮储银行、交通银行等5家银行超过两亿元,其中中国银行、齐鲁银行均超过7亿元。对比之下,部分股份制合作银行贷款投放较少。记者发现,去年少部分银行成果贷投放量仅占其全省贷款总规模的7.8%。

同时,比较各大银行之间的利率,记者也有发现:国有合作银行平均贷款利率为4.9%,低于该省平均贷款利率,中国银行甚至有6笔贷款利率低于基准利率。以此为代表,国有合作银行利率优势明显,但部分股份制与地方法人银行利率存在偏高现象。

分析上述问题的成因,有专家认为城市管理者的重视程度、地方科技投入高低、金融机构的认识程度、商业模式的形成等等都在左右着成果贷的落地。

这些问题早已纳入到主管部门的视野中。记者了解到,下一步,山东省将构建基于企业发展不同阶段、不同放贷模式的成果贷风险补偿机制;同时,加强对合作银行的绩效考核力度;并着力搭建全省科技金融综合服务平台,实现网上对接,网上实时备案,申请风险补偿,提高服务效率。(王延斌 周立波 陈志翔)

(责编:赵竹青、吕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