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启德:科学与文明之问

2019年11月04日10:21  来源:人民网-科技频道
 

三、科学与文明在中国有什么特殊性?

这是我关于科学与文明之问提出的最后一个话题,也从四个具体的问题展开。

9、中国古代究竟有无科学?

对于“中国古代有无科学”的争论由来已久。1915年,在西方接受教育回国的先驱任鸿隽在《科学》杂志创刊号发表文章“说中国无科学之原因”;1922年,中国哲学家冯友兰发表英文文章“Why China Has No Science””,把中国无科学的原因归结为中国哲学起什么作用的问题;1945年,竺可桢发表文章“为什么中国古代没有产生自然科学”。

但李约瑟与他们有不同的认识,他认为中国古代是有科学的,并在《中国科学技术史》、《文明的滴定》等著作中明确表达了这一观点。李约瑟不懂中文,但自从对中国科学史产生兴趣以后,他投入大量精力搜集了大量中国古代科学相关的文献、典故,总结出中国古代科学技术体系及相关理论。

对这一问题的讨论,支持中国古代有科学的学者有这些理由:西方科学不是唯一的科学;中国拥有自己独特的科学体系;中国古算就是一门自成体系的成熟学科;中国古代的天文学是科学范畴;中国古代的冶金、陶瓷已经包含实验元素等。

反对者则一一回应:中国古代的求知方式靠归纳,缺乏演绎;中国的知识体系不追求确定性,缺少逻辑与数理传统;古算是算例志,不是数理科学;中国古代的天文学更多属于“礼”学范畴,由官方组织,服务于政治目的,不能算科学;冶金和陶瓷中的零星成就,不能代表科学传统。

我们从一开始就已经把科学定义为以牛顿为代表的数理实验科学,也就是西方现代科学。因此,“中国古代有没有科学”这个问题其实并不存在。纠缠于这个问题也没有什么意义,重要的是讨论“为什么中国古代没有产生科学”。

由此引出下一个问题:为什么从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没有产生出近代科学。

10、中国传统文化不利于科学的发生与发展吗?

中国没有在近代产生科学的原因有很多,我建议集中深入讨论“中国传统文化在其中起着什么样的作用”。

这个问题相当复杂,多年来已经有不少这方面的研究,但意见分歧较大。

多数意见认为,中国传统文化对产生科学是不利的。首先,中国天人感应的世界观中,没有一个独立的自然界,不会主动去追问、探索自然。其次,传统的思维方式不利于产生精确和严密逻辑的方法论。中国的传统思维是总结归纳,这对产生现代科学来讲是不利的,但对产生其它智慧是有利的,比如中国传统医学。第三,非世袭的文官制度和科举制度不利于吸引人才从事科学。第四,身份认同方面严密的等级制度不利于产生自由平等的学术氛围。不仅是行政级别,社会不同层级之间,师生之间乃至宗族内部长幼之间僵化的等级制度严重影响学术的自由争鸣。

但中国传统文化对科学的发展仅有不利影响吗?并非如此。尤其是在当前形势下,也存在一些有利的影响——

第一,中国传统的“有机唯物观”,而非“机械唯物观”,对未来的科学发展或许是有利的;

第二,在科学与技术结合越来越紧密的趋势下,强大的政府调控功能)对于开展“大科学”研究是有利的;

第三,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中国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这是有别于其它国家科学家的最显著的特点,在我国科学技术发展的历史进程中发挥着非常显著的作用。

中国每一代科学家承担的任务不同、特点不同,但都彰显着中国科学家特殊的精神内涵。正如《关于进一步弘扬科学家精神、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的意见》中,对中国科学家精神的概括:胸怀祖国、服务人民的爱国精神,勇攀高峰、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追求真理、严谨治学的求实精神,淡泊名利、潜心研究的奉献精神,集智攻关、团结协作的协同精神,甘为人梯、奖掖后学的育人精神。

这不仅是中国科学家的精神,也包含了代表人类先进文明的科学精神和科学家精神。中国的科学家在六个方面都有自己的特点,但最突出的还是“家国情怀”。他们自觉把国家和个人的命运紧密地联合在一起,自然地融合在科学家的精神中、流淌在血液里。恰恰是这样的家国情怀,在各个历史时期,表现出中国科学家的风骨和境界。

11、当前中国科技在世界上处于什么水平和地位?

长期以来,人们习惯认为中国科技就是在“追赶”西方。但随着中国科技事业的快速发展,当前中国科技在世界上处于什么样的水平和地位居然成了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对于中国科技的评价,经常出现两种不同的声音:一个是“厉害了我的国”,另一个是“还远远落后”。我认为,这两种观点都不够客观。

改革开放初期,我们采取拿来主义,积极开放引进技术,同时鼓励大批科技人员出国学习。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增长,科技投入随之增长,科技自主能力和整体实力迅速增强,总体上呈现从跟跑向并跑和少数领域领跑过渡的态势。当然,这种情况在各个科技领域发展是不平衡的;即使是在所谓的“卡脖子”环节,有的必须努力攻克难关,有的本来就是全球产业链分工所致,且“卡不了脖子”。总之,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第二,关于“后发优势”的问题。技术是有后发优势的,别人创造的技术,如果我们没有,这属于“已知的未知”,只要集中力量努力攻关,是可以追赶甚至超越的;但科学基本没有后发优势。科学上落后于人,只能把基础打实,寻找制约因素,老老实实地追赶。

第三,关于某某领域“落后发达国家多少年”的说法,是很缺乏依据的。如果说是根据当前中国的水平相当于发达国家多少年以前的水平,那么因为已经有了目标、追赶并不需要那么多年;如果说是估计需要多少年才能赶上,那么影响因素实在太多而复杂,这种拍脑袋做出的估计是靠不住的。当然,如果仅仅以此来激励我们自己努力追赶世界前沿,还是可以的。

第四,对“软实力”的评价,这是确实应该进行研究的。文化、制度、法制、环境等等,这些“软”的方面是我们更为欠缺的地方,是非常值得研究和探讨的。

由“当前中国科技在世界上处于什么水平和地位”引发的一系列问题,不论我们怎么争论,有一点是有普遍共识的,那就是:迫切需要开展战略研究,收集方方面面的实际情况,进行科学的定量分析,据此制定相应的规划,落实具体措施。

12. 当前推动中国科学发展最关键的环节在哪里?

是增加经费投入吗?2018年,中国的科技经费投入约2万亿元,总量位居世界第二。我们目前的科技投入增长迅速,但效率是当前更急需解决的问题。投入还需要增加,尤其是基础研究的经费,但若不提高效率,则会造成更大的浪费,甚至会助长不正的学术风气。

是政策出了问题吗?党的十八大已经明确提出,科技创新必须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国家不断出台政策,也不断有相关制度推出,推动了科技事业的发展,但文件的落实情况还有待改进。

我认为比前面两个问题更为重要的,是推动科学文化建设。从历史、文化等方面原因看,我国现代科学的培养土壤并不肥沃。如果不推进科学文化建设,弘扬科学精神,提高国民科学素养,难以出现更多科技原始创新和突破性成果。

目前许多人已认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但解决的抓手在哪里?想解决这个问题很困难,但并不是不可为的。只要去做,哪怕不能完全解决,比目前做得好是可以的。

这,也是我卸任后全身心投入到中国科学文化建设中的初心,希望中国科学文化的土壤能逐渐肥沃起来。 

(责编:赵竹青、吕骞)

推荐阅读

“海水稻”春播育秧时值春耕时节,三亚南繁种质资源材料陆续送到青岛,正式拉开春播育秧工作的序幕。不同的是,这里种上了“海水稻”。【详细】

长征火箭 300次发射的背后 4月20日晚10时41分,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载着第四十四颗北斗导航卫星顺利升空,完成了长三甲系列火箭的第100次发射;此前,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完成了第300次发射。【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