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老龄社会科研空白 香山科学会议追问三大问题

张佳星

2019年10月12日09:03  来源:科技日报
 

  “数据显示,由于很多不可控因素,临床试验很少纳入75岁以上的老年患者。”10月9日,香山科学会议举办“老年心血管病诊疗困境与探索”为主题的学术讨论会,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以下简称安贞医院)副院长周玉杰教授表示担忧。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我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24949万人(约2.5亿),但专门针对这部分人口特点的医学基础研究和临床研究还远远不够完善,有的甚至是空白。

  应对“来势汹汹”的老龄化、完成党中央关于“下大气力来应对”老龄工作的任务,科学研究做好准备了吗?香山科学会议追问三大问题——

  75岁以上老人的临床试验再多一些

  “鲜有临床试验以75岁以上老人为研究对象”的现实状况得到了与会专家印证。“我们统计的74项高血压相关的临床试验中,只有1项对75岁以上老年患者进行了研究。”安贞医院教授赵东说。

  这使得大多数获批上市的药物在真正进行临床施治时,对于老年人的用法用量是非常倚重医生的用药经验的。

  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快更显需求迫切,有数据显示,1990年以来75岁以上老人在翻着番地增加,例如85岁以上老人增加了500%。

  75岁以上患者混杂因素比较多,很多临床事件不可控,这会使临床试验的结果解释起来非常复杂,研究者和被研究者都会面临比较大的风险,研究者很难说清楚入(试验)组患者的死亡是不是由验证药品造成的。“以现存的评价体系来说,将承担很大的风险。”安贞医院主任医师刘晓丽说。

  临床试验有选择地纳入患者也与其目标导向相关。“目前的临床证据的获得,主要依赖于医药企业的循证研究,他们希望打开市场,会避开有风险的临床试验。”南京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教授孔祥清认为,靠市场主动转变缺乏动力,对于老年人的临床研究需要国家项目的投入进行撬动。

  “衰老”来了,基础指标有哪些不一样了?

  衰老究竟是什么,具象到体内的生命分子有哪些指征?基础研究目前仍旧不能很好地回答这个问题。

  “血糖高到多少,会形成对微血管病变的危害,这个指标在形成时不分年龄。”中日友好医院教授杨文英说,但到了高龄阶段,按指标对血糖进行管理和诊断与真实世界会发生不符。

  然而衰老的分子机理研究并不容易。老年是一个状态,捕捉它需要实时的手段。“从机制上对衰老进行解释只依靠标本行不通,需要影像学诊断的辅助。”孔祥清说。

  “如果可以把患者临床特征、遗传特征、影像特征综合起来,形成大数据,并进行挖掘和分析,将可能找到真正与衰老相关的分子机制。”中国科学院院士陈润生建议说,应该建立国家级的数据库,将医疗机构对于老年人的研究数据进行有效地统计,进而获得真实世界老龄化体征和生物学基础证据。

  “基于人工智能的冠状动脉生理功能评估,我们提出深脉分数的诊断方法,研究表明,以血管为基础,深脉诊断的准确率、敏感性、特异性较高,诊断性能优越。”周玉杰介绍,通过全面的从解剖到功能的评价,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手段的实施将助力避免有创检查及无效支架的置入。

  关爱型新技术应大力发展

  “老龄化意味着,创伤严重的开胸手术,变得不再适用。”周玉杰说,随着老龄化走进高龄化,如果不对现有手术更新换代,很可能束手无策。

  今年7月,美国FDA已经批准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TAVR)这种治疗技术用于低危人群。“这是一种微创的换瓣膜手术,医生不需要开胸,而是通过导管进行心脏瓣膜的置换。”周玉杰说,新技术的发展不仅让高危、高龄的患者“动手有策”,还会有效应对高龄患者存在的复杂合并症的问题,如多种慢性病集于一身等情况。

  “误伤”最小的靶向治疗也是关爱型的一种。“冠心病现在也可以进行靶向药物治疗,用纳米载药颗粒‘直击’易损斑块,可大大减少全身副反应。”周玉杰说,关爱型新技术应时刻考虑到老龄人口的“脆弱”。

(责编:赵竹青、吕骞)

推荐阅读

“海水稻”春播育秧时值春耕时节,三亚南繁种质资源材料陆续送到青岛,正式拉开春播育秧工作的序幕。不同的是,这里种上了“海水稻”。【详细】

长征火箭 300次发射的背后 4月20日晚10时41分,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载着第四十四颗北斗导航卫星顺利升空,完成了长三甲系列火箭的第100次发射;此前,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完成了第300次发射。【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