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岁博士获聘华东交大教授 每天16小时泡在实验室

2019年09月29日10:58  来源:北京青年报
 

  29岁博士获聘华东交大教授 学校回应称其科研业绩突出

  90后教授每天16小时泡在实验室

  因为一个特殊的身份,今年29岁的胡剑突然收获大量关注。在从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博士毕业后,他被聘为华东交通大学材料学院教授,成为该校首位90后教授。

  年纪轻轻就当上教授,这位90后有何过人之处?对此,华东交大官方网站曾发文提到:胡剑曾以第一作者身份在《Science》发表高水平文章,由于科研业绩突出,2017年7月来校后直接享受教授的绩效工资待遇,2018年顺利成为省聘教授。而在胡剑自己看来,成为教授或者当选硕导,最重要的还是勤奋与毅力,“如果能够投入大多数时间潜心科研,肯定会有成果,别的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90后博士获聘教授引发关注

  胡剑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源于9月26日一段名为《90后博士获聘教授:我其实不是学霸》的视频。视频中,胡剑作为华东交通大学首位90后教授接受采访。他表示,自己并非学霸,“能够有一点小成果,可能更多还是因为我们比较用功一点或者说勤奋一点,有好几个月都是6点左右去实验室,晚上12点才回宿舍。”

  视频一经发布,很快引发热议。

  校方因其科研业绩突出聘用

  事实上,胡剑个人简历非常出众。根据华东交大材料学院官方网站消息,胡剑,1990年生于江西南昌,博士毕业于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师从卢柯院士,曾获中科院“优秀毕业生”、中科院“师昌绪奖”、中科院“院长奖”特别奖等。现为华东交通大学教授,中国生物材料学会生物医用复合材料分会常务委员。主要从事纳米金属材料的制备及性能研究,揭示了纳米金属材料的结构-性能本征关系,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Science》(《科学》)。

  9月21日,华东交大官方网站发布文章介绍该校举办2019(首届)国际青年学者论坛的具体情况,其中明确介绍了学校引进胡剑的具体理由。文章称,论坛召开期间,胡剑作为青年学者代表发言。 “我校首位‘90后’教授胡剑博士,曾以第一作者身份在《Science》发表高水平文章,由于科研业绩突出,2017年7月来校后直接享受教授的绩效工资待遇,2018年又顺利成为省聘教授。”

  以第一作者在重要学术期刊发文

  显然,能够以第一作者在《Science》周刊发文,成为胡剑获聘教授的关键因素之一。

  据了解,《Science》是美国科学促进会出版的一份学术期刊,系各国学术界公认的最权威学术期刊之一。近年来,国内许多高校都曾发布奖励措施,鼓励学者在《Science》发文。而在9月21日发布的相关文章中,华东交大也曾提到,校内教职工在《Nature》《Science》《Cell》等期刊正刊发表学术论文,将被奖励40万元。

  文章称,近年来华东交大惜才重才、爱才用才,不仅从行动上爱护,更从政策上保障:实行“年薪制”,在注重引育平衡的同时,保障人才薪酬与聘期同步;实施“塔青人才计划”,打造“人才蓄水池”,聘期内不设定课题、文章、项目等具体考核要求,在全国高校尚属首次;大幅度提高高水平教学科研成果的奖励力度,国家科技奖一、二等奖分别奖励200万元、120万元;在保持总体待遇全省高校领先的基础上,再次提高标准,对优秀博士,提供60万—80万元的住房补贴、安家费和科研启动经费,引进3年内,直接享受副教授绩效工资待遇等;对长江学者、国家杰青等国家级人才,提供不低于160万元的年薪;针对顶尖人才,设立 “人才特区”,一人一策;同时学校在平台、团队、家属、住房、子女就学等方面,加以侧重。

  对话胡剑

  不存在神童 就是花的时间比别人多

  9月27日,胡剑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他介绍,去年自己刚刚完成身份“升级”,与爱人结婚,今年又成为新晋奶爸。但因为主要精力都被投入到了科研工作中,对妻女的关心、照顾就很不够,也因此常常心怀愧疚。对于近日引发的网络关注,他表示,关注度也是一种动力,推着自己不得不往前赶。

  谈成果

  我觉得不存在神童

  北青报:什么时候被聘为硕导的?

  胡剑:去年6月份的时候评的。

  北青报:评硕导需要参加面试吗?

  胡剑:不需要。主要看业绩的,学术成果达标了,学校学术委员会通过就可以。

  北青报:那这次被评为硕导,主要是依据你的哪些学术成果?

  胡剑:主要是项目和论文两项。项目方面我是获批了两项国家级自然科学基金,论文是在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Science》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另外还发表了SCI一区论文3篇。

  北青报: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多学术成果,有人评价你是“神童”,你怎么看?

  胡剑:我觉得不存在“神童”。有些人走得快,就是花的时间比别人多。 勤奋肯定是最基本的,还有就是坚持下去的毅力。搞科研肯定会遇到很多挫折,有需要有毅力和决心走下去。再就是运气,比如说遇到一个好导师。

  谈工作

  与学生相差四五岁没代沟

  北青报:今年开始带第一批硕士生了吗?

  胡剑:是的,今年带了两个硕士生。

  北青报:和学生相处如何?

  胡剑:蛮好的,学生差不多是1995年的,相差四五岁左右,没有代沟。

  北青报:学校和你年纪差不多的硕导、教授人数多吗?

  胡剑:硕导的总体趋势是在往年轻化发展,硕导年纪跟我差不多的还蛮多的。教授相对来说难度大一些,我是由于在《Science》上发表了论文,被江西省破格提拔的。正常通过职称评定的话,要看资历,学校45岁以下的都没有。

  谈关注

  不得不往前赶

  北青报:如何看待网友对你的关注?

  胡剑:不管是网上还是学校内,都有一些好奇甚至怀疑的声音。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最重要的还把本职工作做好。

  北青报:这种关注度影响做科研吗?

  胡剑:这种关注度对我来说是一种动力,推着你不得不往前赶,我自己还是挺平常心的。一直以来,我在科研方面对自己还是蛮严格的。因为对一个科研工作者来说,最精华的年纪就是在20多岁到40岁之间,我现在就必须要把握每一秒时间,以后回过头来至少我不会后悔。

  北青报:对未来有什么规划?

  胡剑:我觉得最难的就是把科研工作坚持下来。其实如果能够投入大多数时间潜心科研,肯定会有成果。

  文/本报记者 孔令晗 见习记者 韩谦

(责编:赵竹青、吕骞)

推荐阅读

“海水稻”春播育秧时值春耕时节,三亚南繁种质资源材料陆续送到青岛,正式拉开春播育秧工作的序幕。不同的是,这里种上了“海水稻”。【详细】

长征火箭 300次发射的背后 4月20日晚10时41分,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载着第四十四颗北斗导航卫星顺利升空,完成了长三甲系列火箭的第100次发射;此前,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完成了第300次发射。【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