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例艾滋病治愈者出现,专家表示——

干细胞治愈艾滋病几率极小 不要炒得神乎其神

张佳星

2019年03月07日06:22  来源:科技日报
 
原标题:干细胞治愈艾滋病几率极小 不要炒得神乎其神

  两会声音

  3月5日,《自然》网站的新闻显示,第二例经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的艾滋病患者近3年未检测出艾滋病病毒。

  他被治愈了吗?能不能复制到其他艾滋病人身上?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是不是就能够治愈艾滋病了呢?两会期间,代表呼吁,先不要这样误读。

  符合条件的捐献者仅有亿分之二

  “千万不能把这种治疗方法炒得神乎其神,更不能误导这类病人到医院要求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全国人大代表、山西医科大学血液病研究所所长杨林花说,报道的病人先得了艾滋病,又得了淋巴瘤,在治疗淋巴瘤的时候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这个过程中带进去能阻断病毒进入通道的细胞,使艾滋病病毒消失,比较巧合。所以目前病人仍为“功能性治愈”,病情得到控制。

  这样的巧合要怎样发生呢?有两个先决条件:首先要找到能够配型的造血干细胞捐献者,一般兄弟姐妹中最有希望能找到;其次这个捐献者体内的CCR5受体基因需要发生突变,只有该基因突变,艾滋病病毒“登陆”细胞表面的“落脚点”才有可能会消失,进而不被感染。

  那么这样的巧合几率有多大呢?“一般情况下,找到正常捐献者的概率是10万分之一,CCR5受体基因突变的频率如果按百分之一,这样计算的话找到的概率应该是千万分之一。”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研究所主任医师姜尔烈说。

  然而,不同人种在这种基因上的突变频率不同,有资料显示,中国人身上的CCR5基因变异率可能是世界所有人种中最低的,1300人只有3人具有这种变异,照此计算,能够找到符合条件的捐献者的概率只有亿分之二。

  移植后可能排异,不能保证免疫系统“无痕修复”

  具体到个体身上,这个概率可能更低。杨林花说,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有着很大的个体特殊性,尽管造血干细胞移植已经有丰富的经验和大量的成功案例,但是仍有需要攻关的课题,而“免疫重建”就是其中之一。

  “免疫重建”是造血干细胞移植中必经的“坎”,为了接纳外来的健康干细胞,患者本身的免疫系统需要彻底摧毁,如果输入细胞能将患者的免疫功能带动起来,则“过关”。

  “艾滋病是一类免疫缺陷型疾病,和白血病患者免疫系统被摧毁后的状态相似。”杨林花说,因此除了基因变异钳制艾滋病病毒之外,这一疗法也符合造血干细胞能够带动患者体内免疫重建的规律。

  但是目前的干细胞移植技术并不能保证机体免疫系统的“无痕修复”。“移植后有可能发生排异反应、也有可能复发。”杨林花说,这些机理还不是很清楚。

  即便移植成功,也还需长时间验证

  “CCR5基因突变不一定能使艾滋病病毒‘绝迹’。”解放军总医院老年医学研究所所长王小宁教授表示,艾滋病病毒有其他渠道进入不应该被感染的细胞,甚至不需要病毒受体也能造成感染。

  一度认为,艾滋病病毒只感染有“落脚点”的淋巴细胞中的T4细胞,肠道上皮细胞不应被感染。但是,中国学者最早报道肠道上皮等组织细胞中也有艾滋病病毒的存在。

  在2015年的《细胞研究》杂志的封面论文中,王小宁团队揭示了新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路径(In-cell Infection):艾滋病患者的淋巴细胞钻进上皮细胞,死亡后激活释放病毒,病毒感染上皮细胞,上皮细胞死亡后释放的病毒,又可以直接感染原本不能直接感染的上皮细胞的能力。王小宁说:“辗转多种细胞的过程中,病毒发生了变化,形成了一个可以‘逃遁’的隐秘闭环。”

  “新疗法为艾滋病的治疗提供了新思路,未来还可以通过体外干细胞的基因编辑解决干细胞稀缺问题,再回输治疗艾滋病。”王小宁评价,但是目前的临床策略还需要较长时间的验证,科学需要有批判精神才能不断创新。

(责编:冯粒、熊旭)

推荐阅读

高福院士:消除疫苗疑虑需要科技“加码” 25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举行新闻发布会,针对近年来的疫苗事件,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表示,中国疫苗应该是世界上最好的疫苗之一,不要对疫苗失去信心。 【详细】

个人电脑如何适应智能时代在智能时代扮演好新的生产力工具角色,个人电脑必须顺应潮流,转型升级为智能化设备,匹配5G和移动网络的要求,才不会那么快地成为计算机历史上的过客。【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