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队员过年:“伺候”两千年前战车

2019年02月12日08:49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考古队员过年:“伺候”两千年前战车

  春节期间,柴佳(左)与王忠刚(右)在维护文物。受访者供图

  大年三十那天,考古队员包的饺子。 受访者供图

  从业二十余载,这是王忠刚第5次没有回家过年。

  他的老家在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县,父母已年逾古稀。按当地旧俗,一年肇始之际的正月初一早晨,他要给父母磕头拜年。

  2月5日,也就是大年初一这天,不在父母膝下的王忠刚又“缺席”了,他的妻子替他完成这一礼节。

  43岁的王忠刚,是河北省文物研究所行唐故郡考古队的一名考古技师。今年春节,他留在故郡遗址考古工地,值班看守文物。

  这份职业,与寂寞、枯燥如影随形,却有足以令人怡然自得的地方。与王忠刚一起从农历戊戌年跨入农历己亥年的,不是父母妻儿,而是从工地出土的两千多年前的文物。

  “像医生观察病人一样观察古战车”

  故郡村位于石家庄市行唐县北部,南距县城约10公里。行唐故郡遗址,居于故郡村村北,地处太行山东麓的山前地带。大沙河从遗址东边奔流而过,遗址西、南两侧,有曲河蜿蜒缠绕。

  时值冬日,绿色已从村中溃逃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草木枯黄。树木在严寒前褪掉羞耻,光秃秃矗立于林间。面积超过50万平方米的行唐故郡遗址,就隐藏在这片开阔的土地上。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汉唐考古研究室主任张春长,是行唐故郡考古项目的负责人。据他介绍,目前,行唐故郡遗址累计发掘面积达8000平方米。发现的遗存主体属东周时期,城址、墓地与居址共存。

  如同大禹治水过家门而不入那样,考古工作者常年在外,与亲友聚少离多。临近年关,故郡考古队的二十余名队员陆续返乡,王忠刚和来自石家庄平山县的考古技师柴佳,则被安排在春节值班。

  两人加上工地的保安,一共十来人留守在遗址工地。工地外围,还有由警察、村民组成的联防巡逻队。他们的任务是维护出土文物,并确保遗址工地安然无恙。

  2018年年底,故郡遗址2号车马坑的5号战车重见天日。那是一辆东周时期的豪华战车,拥有两个直径达140厘米的车轮,每个车轮拥有辐条38根。战车车厢饰有繁复的髹漆彩绘图案,镶嵌着金属质兽型牌饰,表层还粘贴了金箔饰片。

  这辆2000多年前的古战车,贵重而脆弱,需在恒温、恒湿的条件下保存。每天,王忠刚、柴佳都要手持小喷壶,给5号战车喷蒸馏水,上午8点半一次,下午4点左右又一次。喷洒时须慎之又慎,喷多,则红、黑的漆色会被冲淡;喷少,则漆皮干燥,易断裂脱落。

  他们还要不时观察战车的细节变化,每天给战车拍照,然后放大,与前一日照片对比。这个过程全凭肉眼,既费时又费劲。“就像医生观察病人一样,如果稍有疏忽,后果不堪设想。”王忠刚说。

  工地库房里,还存放着出土的青铜器和小饰件。虽然房内装有监控摄像头,但王忠刚、柴佳每天都要到库房巡逻,清点、验收文物。

(责编:郝孟佳、熊旭)

推荐阅读

中国航天:星舞九天“一线牵” 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在这颗蓝色星球上,人类对浩渺无垠的宇宙充满好奇。随着现代航天科技的发展,人类对宇宙空间的探索能力日渐增强。中国嫦娥四号在奔月旅途中,将首次在月球背面着陆,讲述地球近邻不为人知的“另一面”的故事。 【详细】

中国人来到了太空11月上旬的珠海航展期间,首次对外公开亮相的中国空间站核心舱展区迎来了一位特殊的观众,他就是航天英雄杨利伟。2003年10月15日,杨利伟肩负着祖国和人民的重托出征,去探索太空。当指挥员倒计时口令传来时,杨利伟情不自禁地举起右手,向祖国和人民敬了个庄严的军礼。【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