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弹一星”元勋程开甲:一生为国铸核盾 民族脊梁更挺直

2018年11月19日15:16  来源:人民网-科技频道
 

著名物理学家、我国核武器事业的开拓者、我国核试验科学技术体系的创建者,“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程开甲院士17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1岁。

程开甲院士毕生在国防科学领域辛勤耕耘,建立发展了我国核爆炸理论,创立了核爆炸效应研究领域,开创了我国抗辐射加固技术研究领域,大大推进了我国核试验技术体系的建立和科学发展。

一生奉献于我国核事业的“核司令”走了,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半个世纪的坚守,程开甲院士始终将个人追求融入国家命运,让民族的脊梁挺得更直,也激励更多科研工作者在追求科学的道路上笃定前行。

隐姓埋名20多年

我国指挥核试验次数最多的“核司令”

1964年10月16日,我国自主研制的第一颗原子弹在罗布泊爆炸成功。这也意味着,核基地技术负责人程开甲设计的百米高铁塔爆炸方案,获得圆满成功。在程开甲的研究和主持下,基地研究所研制的1700多台仪器全部拿到了数据。而据资料记载,美英苏第一次核试验只拿到很少一部分数据。

作为“两弹一星”元勋,近半个世纪以来,程开甲对核武器内爆机理进行了深入研究与计算,为核武器爆炸威力与弹体结构设计提供了重要依据;他开创了中国系统核爆炸及其效应理论,为核武器战场应用奠定了基础。

但鲜为人知的是,为专心核试验任务,程开甲曾带着一家人迁到戈壁深处,隐姓埋名度过了20多年的“罗布泊时间”。程开甲曾参与主持决策了包括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两弹”结合以及地面、首次空投、首次地下平洞、首次竖井试验等30多次核试验,甚至曾深入最危险的“爆心”,是我国指挥核试验次数最多的“核司令”。

今年10月16日,是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54周年的纪念日,已百岁高龄的程开甲对54年前东方的一声巨响仍记忆犹新,他曾说:“我十分欣慰自己能为国家的强大作点贡献。我寄希望于年轻的同志们接过我们老一辈人的接力棒,自力更生、奋发有为,为祖国国防现代化事业贡献自己的青春和力量。”

薪火相传培养后起之秀

核武器试验研究所走出10位院士

程开甲创建的核武器试验研究所及其所在的核试验基地,是我国核事业人才的摇篮之一,先后走出了包括林俊德、邱爱慈在内的10位院士、40多位技术将军,获得2000多项科技成果奖,许多成果填补了国家空白。

据悉,核试验研究所成立之初,根据专业需求,程开甲从全国各地研究所、高校抽调了一批专家和技术骨干,并给予充分信任。第一次核试验,立下大功的测量核爆炸冲击波的钟表式压力自计仪,是程开甲鼓励林俊德等几名年轻大学生因陋就简研制;我国第一台强流脉冲电子束加速器的研制,也与程开甲大胆启用邱爱慈密切相关。

后来,林俊德、邱爱慈都脱颖而出,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作为研究所10位院士中惟一的女性,邱爱慈公开表示,“决策上项目、决策用我,两个决策,都需要勇气,程老就是这样一个有勇气,敢创新的人。”

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程开甲担任过多种职务,获得了许多崇高荣誉。对于这些,程开甲曾多次公开表示,“我只是代表,功劳是大家的。我们的核试验,是研究所、基地所有参加者,有名的、无名的英雄在弯弯曲曲的道路上一步一个脚印去完成的。”

1937年,程开甲考入浙江大学物理系,1950年,从英国留学回国后,又回到浙江大学任教。浙江大学原校长助理、校友总会秘书长张美凤回忆起2016年去院士家拜访时的情形,她表示,在程开甲院士的家里客厅中间的墙上摆着一块大大的黑板,上面写满了各种公式。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老人仍不断在计算、突破,想为国家再做一点贡献。(李依环)

(责编:刘婧婷、熊旭)

推荐阅读

细胞放大镜: 剥开癌细胞的“画皮”近期,接二连三有公众人物因癌症突然离世,令人扼腕的同时也引发热议:我们该如何更早地发现癌症,从而获得尽早治疗的机会?目前,我国癌症发病率接近世界平均水平,但死亡率高于世界水平。世界卫生组织专家认为,早诊早治是关键。【详细】

中国北斗迈向全球的“关键一步” 十一月十九日二时零七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及远征一号上面级),以“一箭双星”方式成功发射第四十二、四十三颗北斗导航卫星,这两颗卫星属于中圆地球轨道卫星,是我国北斗三号系统第十八、十九颗组网卫星。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