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是一场探索之旅(科技杂谈)

余建斌

2018年10月22日04:5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科学是充满开拓、乐趣、坚守和奉献的探索之旅,有时需要执着的守候,有时需要大胆的开拓

      

  10月初,一年一度的诺贝尔科学奖奖项逐一揭晓,引起全世界的热切关注。作为世界上最高的科学荣誉,获奖的科学家万众瞩目,专业的研究成果也被想方设法“翻译”给大众一睹为快。和这些一样重要甚至更有意义的,是诺奖带来的深层次思考。包括今年在内的历届诺贝尔科学奖一再提醒人们:科学是充满开拓、乐趣、坚守和奉献的探索之旅,它是辛苦的、严谨的和缓慢的,而不是急功近利的舞台。 

  探索之旅,意味着科学是一场马拉松,无论是科学自身的突破,还是这种突破获得广泛认可,往往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诺贝尔科学奖就是最好的证明。数据显示,20世纪40年代以来,全球诺贝尔科学奖得主取得相关研究成果的平均年龄是37.1岁,而他们获奖时平均年龄是59岁,从突破到得奖平均等待22年。日本免疫学家本庶佑获得今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他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研究免疫抗体,获诺奖的主要成果是在1992年得到的。正是他和一同获奖的美国科学家詹姆斯·艾利森的开创性、首创性工作,26年来帮助全球科学家一步步推开了肿瘤免疫研究的大门。

  类似的,有两位科学家因预测被称为“上帝粒子”的希格斯玻色子的存在获得201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而这个预测发生在他们获奖的近50年前。即便是2017年三位科学家因为前一年的引力波探测结果获奖,但在捕捉到那一丝13亿年前的宇宙“涟漪”时,他们已经历了40年的漫长等待。或许正是对基础研究的艰难跋涉深有体会,本庶佑决定把诺贝尔奖奖金全部赠送给母校日本京都大学,用于支持年轻研究者的研究工作,并希望他这次得奖能够给从事基础研究的研究人员增加勇气,“基础研究非常重要,但研究成果要回馈社会耗时较长,期待社会能够更加宽容地对待基础研究”。

  探索之旅,也意味着面对未知,需要用开拓精神来开辟新的天地。诺贝尔科学奖和数学领域的菲尔兹奖、计算机界的图灵奖等顶尖荣誉,大多颁给做出重大原始创新性成果的科学家。如果只是沿着前人走过的道路享受坦途,跟着别人的研究方向亦步亦趋,甚至为早出成果、快发论文而一味跟踪热点,可能难以获得诺奖或实现真正有价值的创造,从而也无法推动产生更多的关键核心技术和重大科技突破。因发明蓝色发光二极管而获得201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美籍日裔科学家中村修二是一家企业的普通职员,他曾经打趣说,因为大公司的研发力量把山头都占满了,竞争太激烈,他只能另辟蹊径走别人不走的路。

  本庶佑获得此次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后,使得2000年以来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日本本土科学家达到了10多人。日本科学家连年获诺奖,离不开日本对基础研究长期稳定的支持、对培养年轻科研人才的重视,以及社会对科学家的尊重和宽容。尤其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在诺奖“丰收”的情况下,日本各界却时刻保持着危机意识,担忧科技创新力出现衰退,并提出加强科研投入,为年轻研究人员提供更好的科研环境。这种崇尚科学、推动科学进步的意识和举措,也值得我们借鉴。


  《 人民日报 》( 2018年10月22日 18 版)
(责编:岳弘彬、袁勃)

推荐阅读

中国第九次北极科考圆满完成 创多个中国之最对爱讨彩头的中国人而言,“九”是一个吉利的数字。正应了这个数字的寓意,中国的北极科学考察也翻开了承上启下的新篇章。【详细】

我国核能系统冷却剂技术获新突破记者近日获悉: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核能安全技术研究所项目团队研制的液态金属锂实验回路,在国内首次实现1500K(相当于1227摄氏度)超高温稳定运行1000小时,标志着我国先进核能系统液态金属冷却剂关键技术取得新突破。【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