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备核心科技 警惕战略踩空

刘 艳  崔 爽

2017年11月23日08:44  来源:科技日报
 
原标题:储备核心科技 警惕战略踩空

  专家点评

  阿里巴巴作为一家世界级的公司,增加基础科学的投入、储备更强的技术力量既是应对未来发展的要求,也是社会责任感的体现。阿里巴巴能够也应该承担起这个领导责任,站在更高的视野,推动国家科技的发展。

  中国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学教授陈纯

  交易创建峰值每秒32.5万笔、支付峰值每秒25.6万笔、实时数据处理峰值每秒4.72亿条——今年的“双十一”,阿里巴巴技术团队经历的一切,不啻为一项互联网技术的“超级工程”。据波士顿咨询、阿里巴巴、百度和滴滴联合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经济白皮书:解读中国互联网特色》报告,中国和美国已成为驱动全球互联网经济发展的双引擎,中国互联网经济发展今后将从应用驱动型创新迈向技术驱动型创新。

  该报告道出了以阿里巴巴等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在向技术要生产力的道路上一路狂奔的状态。

  如今的阿里巴巴,在体量、市值和影响社会生活的程度上,都是世界级的。但是,相比于商业上的巨大成功,他们面临的问题之复杂和困难之巨大也是世界级的。以前通过外包或者“买买买”能解决的技术问题已经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更多基础性、前沿性甚至尚未暴露的潜在技术难题。

  从用技术解决业务问题到用技术拓展商业的边界,是可行之路,但是该怎样走?

  ——发展路径——

  从技术本源出发做创新

  “我们已经进入技术的无人区。”这句话在采访中无数次出现。“我们原来只要跟随就行了,突然有一天,我们前面没有路了。我们必须从技术创新的最初起点布局未来,从技术本源出发做创新,就是为了警惕战略踩空。”阿里巴巴技术战略部总监刘湘雯对科技日报记者说。

  中国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主导着中国互联网经济的走向,但是,很多人并不认为他们是科技公司,因为他们除了卖卖卖,就是买买买。

  “他们在力图改变这一形象,事实上,业界对BAT这样的看法也并不准确,商业成功掩盖了他们的技术光芒。”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如是说。

  “很多人说阿里不是一家技术公司,而是一个商业公司、一个服务公司。但我想说,阿里巴巴必须是一个技术驱动、技术和商业完美结合的公司。”今年3月9日,阿里巴巴CEO张勇在阿里巴巴成立以来的第一次技术大会上强调“技术驱动”,并宣布启动代号为“NASA”的计划,面向未来二十年组建强大的独立研发部门,为服务二十亿人的新经济体储备核心科技。

  让前沿技术与业务场景迅速融合,在刘湘雯看来,是阿里巴巴18年来所采用的独特的技术发展路径带来的必然:“我们从来不纯为技术的酷炫而技术,我们所有的技术都是和场景密切结合。比如淘宝客服,现在基本都由机器完成。今年的‘双十一’,从视觉、语音到自然语言处理这些机器智能技术,使‘双十一’效率更高、体验更好。”

  ——开放资源——

  让科研者专心科学研究

  作为NASA计划的一部分,今年5月31日,阿里巴巴与浙江大学签约组建“阿里巴巴—浙江大学前沿技术联合研究中心”,双方锁定面向未来20年的核心科技,在机器智能、泛在信息安全、无障碍感知互联等前沿技术领域开展研究合作。

  此前,阿里系已和浙大合作多年,但这一次,双方把合作的层级之高、程度之深推至未及之地。五年预计1.5亿元的投入将全部用于支持引进的教授和阿里巴巴技术人员的共同研发。

  阿里巴巴看中的是学者们的理论研究实力,而学者们看中的是该中心创造的种种条件与便利。阿里巴巴为进入中心的学者,完全开放18年发展所累积的技术资源,以及计算平台能力,“在这里,他们和阿里的员工没什么区别”。阿里巴巴—浙江大学前沿技术联合研究中心项目负责人李贝这样形容学者能获得的资源。

  美国中佛罗里达大学齐国君助理教授已经在阿里巴巴住了三个月,作为研究中心引入的第一位学者,从事计算机视觉研究领域的他坦率地说:“我最看重的是阿里的平台。中国用户的用户基数之大、提供的可能研究机遇,是可遇不可求的——这比方法重要,新的问题新的数据新的平台才是真的机遇所在。”

  刘湘雯对阿里巴巴的这一技术优势非常自信:“阿里巴巴技术发展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够提供多样化的、极其丰富的场景。电商‘双十一’、支付金融、云计算、物流……这些独一无二的商业场景,让阿里巴巴成为前沿技术最好的练兵场。”

  不仅如此,阿里巴巴还为每位学者配备了专门的配合研究人员与工程开发团队,以保证学者们不再纠结于工程细节,将精力集中于研究和重要问题,也让学者们的研究成果能够第一时间得到验证与落地。

  对于这支配合团队,齐国君给出的评价是:“阿里给我留下的最深刻印象是他们的工作效率和迭代速度,这可能也是一种‘中国速度’。一些美国公司的研发速度跟阿里没办法比。比如说,同样的时间,我在别的公司能验证10个想法,在阿里却可以验证20个或者30个想法。”

  马云曾说,他并不喜欢为技术而技术的公司,更喜欢商业需求倒逼出来的技术公司,只有理解了这句话,才能真正理解阿里的技术布局。

  ——合作升级——

  产学研携手竞逐互联网

  不同于传统的产学研合作,处于领跑位置的互联网企业对技术的高敏感和高需求,使其拥抱学术研究的愿望前所未有的强烈。

  浙江大学软件学院卜佳俊院长说:“原来的产学研很难真正成功,企业更多地把学校一方作为帮助其完成项目的工程部门。双方视野不一样、考核指标不一样,在投入和知识产权等方面都存在障碍。”

  而通过阿里研发中心的长线合作模式,教授能从真实的需求中获得研究问题,还能把研究成果放入真实场景进行检验。“更为重要的是,我可以给我的学生提供锻炼机会,更好地培养他们。”这是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孙建伶教授最为看重的部分。

  严锡峰,美国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教授,是曾获得过NSF职业荣誉奖、IBM发明成就奖的学界大拿,他对学术界与工业界的关系有着更为切身的体会。在他看来:“如果学术研究能够从真实的商业环境中抽象出研究问题并加以解决,不仅能够让研究‘更有用’,还能贡献给学术界。”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今年,严锡峰来到阿里巴巴—浙江大学前沿技术联合研究中心,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心无旁骛地工作了两个月。

  “大学也不希望自己的成果变成一些锁在库里的专利,他们想要给自己的技术成果找到更多的应用场景。而阿里的需求和场景,有足够的挑战性。”李贝说,“大学学者在理论上比我们先进,他们可以带着我们走。”

  谈到和以往与产业界合作的不同,齐国君说自己“对用户的需求有了更加深入、真实和第一线的了解”,以往与包括美国公司在内的企业的合作基本只围绕技术,而在阿里巴巴的几个月中,彼此交流密度更大、强度更高,对于产品和用户的理解要深得多。

  齐国君的观点也代表了成长起来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与产业界合作的新愿景:随着互联网“人口红利”慢慢减少,如何让产品更好地理解用户、服务用户,是竞逐互联网“下半场”的关键。

(责编:张歌、熊旭)

推荐阅读

世界首台!我国量子计算机超越早期经典计算机“这是历史上第一台超越早期经典计算机的基于单光子的量子模拟机,为最终实现超越经典计算能力的量子计算这一国际学术界称之为‘量子称霸’的目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潘建伟说。【详细】

从“气象特警”到“随身空调” 航天技术来到你身边航天技术民用化已经不是新鲜事。宝宝使用的尿不湿、方便面里的蔬菜包等,这些产品最初都是由航天技术转化而来,而我国现如今在航天技术转化民用方面,更是已经覆盖汽车、电子通信、医疗仪器等多个民用领域。【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