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A类先导专项运行6年:四个关键词

2017年06月09日08:29  来源:科学网
 

“中科院要对国家负责任。国家有需要的时候,中科院要能站得出来,要能拿得出东西。”中国科学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所长王建国的这句话,说出了许多中科院人的心声。

2010年3月3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中科院“创新2020”规划,要求中科院“组织实施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2011年以来,中科院启动实施了38项先导专项,其中A类先导专项13项。

作为中科院现有科研项目中经费体量最大的项目,A类先导专项运行6年多来,都取得了哪些成果,又是否拿出了国家需要的东西?

专注重大产出的先导专项

“先导专项定位于解决关系国家长远发展的重大科技问题,是面向未来的一项重要战略安排。”中科院重大科技任务局局长王越超说,“它是对国家科技计划序列的丰富和完善,是从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全局出发,赋予中科院的一项新的重要任务。”

中科院组织实施的先导专项分为前瞻战略科技专项(A类先导专项)和基础与交叉前沿方向布局(B类先导专项)两类。其中,A类先导专项侧重于突破战略高技术、重大公益性关键核心科技问题,促进技术变革和新兴产业的形成发展,服务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面向重大原创成果产出,中科院部署了干细胞、空间科学、碳收支、分子育种和中微子专项,力争作出重大科学发现、开辟新学科方向、提出重大创新理论,引领学科和技术发展方向,创造性地解决重大科技问题。

例如,空间科学专项成功发射了暗物质卫星、实践十号卫星、量子卫星,硬X射线调制望远镜也发射在即。已发射各卫星获得了大量高质量科学数据,重大科学成果即将发布。

抢占制高点的先导专项

面向重大战略性技术与产品研发,中科院部署了核能、信息、药物和海洋专项,力争取得关键核心技术突破、系统集成和提供系统解决方案,形成支撑我国创新发展的先发优势,抢占事关国家全局和长远发展的战略制高点。

发展清洁、高效、安全、可靠的核裂变能,是解决未来能源供应、保障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选择。然而,核燃料的利用效率和乏燃料的安全处理处置问题,一直是国际核能界面临的共同挑战。

加速器驱动次临界系统(ADS)是国际公认的最有前景的乏燃料安全处理的技术途径,但目前还没有建成的装置。2011年,中科院启动了“未来先进核裂变能-ADS嬗变系统”先导专项。6年多来,ADS专项从零开始,突破ADS强流超导质子直线加速器、高功率散裂靶、次临界反应堆等关键核心技术并部分引领了国际发展。

“同时,随着专项不断深入开展,我们对核裂变能可持续发展进行了再思考。”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副所长徐瑚珊说,“我们认识到,传统ADS方案在经济性上缺乏竞争力且技术挑战巨大,因此原创性地提出了‘加速器驱动先进核能系统(ADANES)’这一全新概念,目前已完成了一系列实验室模拟原理验证实验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ADANES是集核废料的嬗变、核燃料的增殖以及核能发电于一体、具有固有防核扩散特性的先进核燃料闭式循环技术,可将铀资源利用率由目前的不到1%提高到超过95%,处理后核废料量不到乏燃料的4%,放射寿命由数十万年缩短到约500年。“这项技术将使核裂变能成为近万年可持续、安全、清洁的战略能源,将为全人类和平利用核能贡献源自中国的原始创新。”徐瑚珊说。

产生效益的先导专项

在王建国眼中,煤是“太阳石”。对缺油少气的中国来说,煤在能源中的主导地位则更不易撼动。

占我国已探明煤炭储量55%以上的低阶煤煤化程度低,蕴藏其中的挥发分相当于1000亿吨的油气资源。但现有技术无法充分利用其资源价值,导致了巨大浪费。“为此,开展低阶煤的清洁高效梯级利用意义非凡。”王建国说。

2012年2月,中科院启动“低阶煤清洁高效梯级利用关键技术与示范”先导专项,提出了低阶煤清洁高效梯级利用的整体解决方案,形成了三条技术路线。

专项实施期间,带动大中型企业投入约100亿元,预计“十三五”期间将有400亿元投资,为企业的转型、产业的提升以及我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起到重要的技术保障作用,为经济社会发展培育了新动力、拓展了新空间。

除此之外,面向重大示范转化工程,中科院还部署了纳米、南海环境变化、智能导钻等专项,力争实现重大技术推广转化应用,创造出新产品、新需求、新业态,引领带动相关产业转型升级或直接产生显著经济社会效益。

“军事化”管理的先导专项

为了让先导专项更顺利的开展,中科院在创新管理模式、构建管理体系、建设规章制度和规范工作流程等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

为确保重大成果产出,中科院提出了“目标清、可考核、用得上、有影响”的十二字要求,首次在重大科研项目管理体系中引入了军工项目的管理理念,各部门明确分工、相互协作、共同推进专项各项工作有序进展。

“我们实现了监理闭环管理,监理专家深入一线,为专项管理决策提供重要支撑。分管副院长每年与承担单位法人代表签署‘实施责任书’,强化承担单位的主体责任意识。”王越超说。

自启动以来,专项始终坚持“先导性”,以国家重大需求为导向、强调优势整合的前瞻部署,积极衔接国家计划,寻求用户支持。如应对气候变化的碳收支认证及相关问题专项的化石燃料碳排放数据已提供我国第三次二氧化碳排放清单参考;未来先进核裂变能专项分别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中国广核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组织实施先导专项具有很强的探索性,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照搬。”王越超说,“但中科院将继续加强组织领导、创新体制机制,组织全国科技力量、全力以赴做好先导专项实施,为国家未来的重大科技专项、战略性新兴产业提供知识和技术储备,为抓住新科技产业革命机遇,抢占未来的科技和产业制高点提供有力支持。”(丁佳)

(责编:魏艳、赵竹青)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

世界首台!我国量子计算机超越早期经典计算机“这是历史上第一台超越早期经典计算机的基于单光子的量子模拟机,为最终实现超越经典计算能力的量子计算这一国际学术界称之为‘量子称霸’的目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潘建伟说。【详细】

从“气象特警”到“随身空调” 航天技术来到你身边航天技术民用化已经不是新鲜事。宝宝使用的尿不湿、方便面里的蔬菜包等,这些产品最初都是由航天技术转化而来,而我国现如今在航天技术转化民用方面,更是已经覆盖汽车、电子通信、医疗仪器等多个民用领域。【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