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太空会天宫——天舟一号与天宫二号交会对接记

 孙竞 姜宁 祁登峰

2017年04月22日12:58  来源:人民网-科技频道
 

前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今朝妙舞银河邀会天宫。

梦想是如此的神奇美丽!公元2017年4月20日晚,“长七”兄在祖国亲人的瞩目和巨大的破空声中,托举我胜利踏上飞天圆梦的旅程。

我叫天舟一号货运飞船,小名天舟。这是我的首次太空旅行,目的地是堂兄天宫二号的所在地,主要任务是给他输送燃料和物资,也就是大家所说的“太空加油”。

初上太空,仰望近在眼前的浩瀚星河,俯瞰蔚蓝色的地球家园,我内心油然而生一种“巡天遥看一千河”的豪迈之情,更有一种身为“中国星”的自豪之感。我知道,正是祖国的强大力量,送我来到了梦想的九天之上。

还记得4月20日晚,船箭分离后不久,我接收到了来自家乡的一条关键指令。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的科技人员们告诉我要打开太阳帆板了。太阳帆板如同我的两个翅膀,主要是给我提供电能保障。这个动作至关重要,一旦帆板无法正常打开,我的很多系统就无法正常运转。随后不久,飞控科技人员们就精确计算出我的实时轨道,并通过注入数据发送给我。至此,我才知道自己顺利进入了预定轨道,正式踏上寻访天宫的路。

飞天是美丽的,但飞天的路却从来不是容易的。在这无尽的宇宙星空里,我一天要经历十五六个白天黑夜。忽而进入阳照区,温度最高可以攀升至150多度,酷热难当;忽而进入阴影区,温度迅速降至零下130多度,冰寒刺骨。然而,这些还不是影响我顺利找到天宫大哥的因素,毕竟我身穿防热防寒的盔甲。能否与天宫顺利相会,决定权在5次远距离导引。

说到这里不得不对天宫大哥发句牢骚。去年“十一姐”(神舟十一号飞船)去找他,他主动调整自己的轨道和姿态,迎接十一姐。这一次,亲堂妹来了,他反倒摆起了架子,让我适应他的位置进行轨道调整,给飞控科技人员远距离导引增加了不少难度。

当然了,我知道见面后他肯定会说:“我这是为了让你适应未来空间站的需要,是为你好!”

所幸,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的科技人员们足够牛。经历过历次交会对接任务的他们,远距离导引经验丰富,技术精湛。从4月21日凌晨到今天,他们先后对我实施了5次远距离导引控制,抬高近地点、修正轨道面、抬高远地点、轨道圆化,5次控制环环相扣,精准到位,分毫不差。

循着亲人足迹,穿越万里长空,终于,在今天,我找到了堂兄的踪迹。

“相对导航建立!”2017年4月22日9时许,伴随着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飞控大厅总调度贺勇响亮的口令,我跟天宫大哥捕捉到对方的身影。

约1个小后,我顺利来到了他后下方52公里处。

“天舟转自主控制!”贺勇的声音再次在飞控大厅响起。

我虽然听不到地面的声音,但已经顺利执行完这一指令的我却最清楚,从这一刻起,飞控科技人员们护送我与天宫交会对接的使命已经圆满完成,后面该看我的表现了。

经过缜密的计算,我自主打开了变轨发动机,准确发出了寻的段第一脉冲。这一脉冲将开启我从天宫后下方52公里处向相对距离5公里处挺进的征程。

约1个小时后,经过寻的段4次变轨,我成功进入到5公里停泊点。在这里我要稍加停顿,判断综合状态,以便决定是否适合继续实施交会对接。

几分钟后,我再次向天宫缓缓进发。

从5公里停泊点到400米停泊点,这几公里的距离,我走了40多分钟,期间,我需要执行一系列飞控科技人员们提前注入给我的指令,譬如帆板搜索捕获太阳、对接机构推出等等。

400米,120米,30米……

在浩瀚太空中,我向着天宫大哥一步步接近,就像我的国家,正向着航天强国一步步迈进。

“天舟转最后靠拢!”

此刻,我知道,地面的飞控大厅里透过我的舱外摄像机,能够清晰的看到天宫二号的模样。

此刻,在距地面393公里的太空中,我和堂兄天宫二号相对而望,伸出双手。

“对接机构捕获!”

终于,我们两双有力的手握在了一起。随后,对接机构顺利拉回锁紧,这下,我们两个许久未见的亲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相信,此时此刻地面的飞控大厅里一定是掌声雷动,亲人们在为我们两兄妹的成功相会而庆贺欢呼吧。

兄妹同心,其利断金。天宫大哥,有我、有地面的航天人与你结伴同行,就一定能把祖国交给的任务妥妥地完成好!

星空浩渺,重任在前。交会对接成功只是一个开始,未来的几个月里,我们的工作更加繁重。巡看浩瀚苍穹,面对未来征途,想着远方亲人,我和天宫大哥真想放声大喊一声——

加油,我的亲!加油,我的国!

(责编:申宁、熊旭)

推荐阅读

2017年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将全面走完“第二步”在2016年相继完成长征七号运载火箭首飞试验、天宫二号与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行任务后,今年4月中下旬,将在文昌航天发射场发射天舟一号货运飞船,开展货物运输补给、推进剂在轨补加、自主快速交会对接等多项关键技术试验。【详细】

6329米!国产水下滑翔机“海翼”刷新世界纪录我国自主研发的“海翼”号深海滑翔机,在马里亚纳海沟挑战者深渊上完成了大深度下潜观测任务并安全回收,其最大下潜深度达到了6329米,刷新了水下滑翔机最大下潜深度的世界纪录,为我国深渊科考提供了新的科考手段。【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