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东洋:与“长七”火箭一起成长

何怡 赵英梓

2017年04月20日15:38  来源:人民网-科技频道
 

鄢东洋是长征七号运载火箭助推液氧贮箱的主管设计、箭体结构副主任设计师,从参加工作至今,一直从事“长七”火箭的研制。工作6年里,他与“长七”一起成长,从初样到合练,并亲自护送其首飞升空,累并快乐着。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这是我和‘长七’的缘分,如果重来,我还愿再做它的设计师。”

对工作,打破砂锅问到底

鄢东洋研究生毕业后,就来到了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一院所属北京宇航系统工程研究所3室工作。当时正赶上“长七”火箭开始初样阶段的研制,因主管助推液氧贮箱的设计人员工作调动,新人鄢东洋因表现出色,被委以设计主管的重任。

鄢东洋说:“作为一名航天新人,初来乍到就能参与‘长七’研制,很幸运,但因没经验,压力也很大。”

可紧迫的研制任务已不允许他有太多犹豫,“长七”初样方案论证后,就马上转入了初样出图阶段,而且是全三维出图。这样的出图方式,对他和大家来讲完全是陌生的,只能靠自己独立探索和完成。还未完全适应眼前工作的他,肩上的压力再次剧增。

鄢东洋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下定决心要努力提高业务水平,尽快适应。同事胡正根说:“那时可以这样来形容他:‘一个爱问问题的人’和‘一个不回家的人’。”

鄢东洋在工作中遇到问题,抓住身边的同事就请教,不问清楚不罢休,打破砂锅问到底,下班时间也已自动调整为每天晚上的12点以后。

付出就有回报。经过近7个月的努力,助推液氧箱成为“长七”中第一个实现全三维下厂生产的结构部段,之后助推液氧贮箱也一直走在全型号研制的最前列。

对火箭,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鄢东洋主管设计的图纸下厂了。他在满心期待产品的时候,直肠炎发作了,不得不住院手术。

然而,“长七”火箭贮箱生产进度急,如生产现场出现问题,留给设计人员的处理时间可谓是屈指可数。

病情紧急,家人为鄢东洋找了一家专科医院,但为了不耽误工作进度,他执意选择离单位最近的医院。

在住院期间,鄢东洋时刻关注“长七”火箭的进度,用他的话说就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的电话依然保持24小时开机,每天都有接不完的电话。同病房的病友打趣他说:“生个病都不消停,这世界少了你就不转了吗?”

鄢东洋说:“我是技术负责人,即使不在现场,但我最熟悉情况,电话沟通也能以最快的速度处理问题。”

术后第三天,伤口还在剧烈疼痛,鄢东洋就趁输液的间隙从医院“挪”到办公室。虽然他知道由于身体还未恢复,去办公室也干不了什么,“每天能回去看一眼,我心里就踏实。”鄢东洋说。

对家人,不敢给承诺

“长七”火箭的研制一直都在赶进度,研制人员也在和时间赛跑,加班都是家常便饭的事。鄢东洋说:“我也不能‘免俗’,工作起来时常忘了家里的事。”

鄢东洋有一个1岁多的女儿,可在她嘴里,爸爸有一个外号叫:“爸爸没抱抱”。这源自于一天早上,在鄢东洋上班出门时,开门的声音惊醒了睡梦中的女儿,她一咕噜爬起来喊:“爸爸抱抱,爸爸抱抱……”可此时已身在门外的鄢东洋因赶时间,说:“爸爸现在要去上班,晚上回来再抱抱。”

没想到,那天因总装现场出了点故障,鄢东洋急赴天津参与排故,回到家时已是第二天凌晨。从那以后,他就成了女儿嘴里的“爸爸没抱抱”。

“我现在特别害怕给孩子和家人承诺,哪怕是最小最小的承诺。”鄢东洋说,“但是有了家人的理解和支持,我才能够毫无牵挂地一心扑在工作上,我想和家人说,‘军功章上有我的一半也有你们的一半’。” 

(责编:赵英梓、林露)

推荐阅读

2017年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将全面走完“第二步”在2016年相继完成长征七号运载火箭首飞试验、天宫二号与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行任务后,今年4月中下旬,将在文昌航天发射场发射天舟一号货运飞船,开展货物运输补给、推进剂在轨补加、自主快速交会对接等多项关键技术试验。【详细】

6329米!国产水下滑翔机“海翼”刷新世界纪录我国自主研发的“海翼”号深海滑翔机,在马里亚纳海沟挑战者深渊上完成了大深度下潜观测任务并安全回收,其最大下潜深度达到了6329米,刷新了水下滑翔机最大下潜深度的世界纪录,为我国深渊科考提供了新的科考手段。【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