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时代科研不能再“两头花钱”

倪思洁 王佳雯

2017年03月12日09:50  来源:《中国科学报》
 
原标题:大数据时代科研不能再“两头花钱”

  ■本报记者 倪思洁 王佳雯

  “把论文发出去,需要花钱,再把数据买回来,还要花钱。我们这是在两头花钱,最后把钱都送出去了。”3月9日,全国政协分组讨论会场上,在听完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蒋华良的发言后,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核建集团公司总经理王寿君不由得感慨。

  蒋华良提出的,是一个他呼吁了很多次,却不那么容易解决的问题。“我们一直在强调大数据的重要性,但是在大数据时代,我们自己的科研数据都在国外。”蒋华良直言。

  在蒋华良看来,大数据时代的当下,谁掌握了科研数据,谁就能在竞争中胜出。“美国是科技强国,也是科技期刊的强国,国际上大多数研究结果都发表在美国期刊上。因此,美国掌握了大部分科研数据。”蒋华良说。

  科研数据对于新药研发、新材料研制方面尤为重要。“国外的研究机构和企业,没有多少人去做实验研究,他们主要依靠数据分析,很容易就能把所有科研数据都分析一遍,筛除已经研制失败的数据,然后稍微做一下实验就可以了。这也导致美国做新材料的速度,基本上是我们的两到三倍。”

  而对于国内的科研企业、院所及科研人员来说,想分析科研数据并不容易。“想分析,就要花钱把数据买回来。”蒋华良说。

  “国外一些机构专门做数据库,会把各个研究小组的数据整合起来,如果要用这样的数据库,包括打包的数据服务,就要付费。”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研究员蔡晓红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她表示,由于自己的科研领域经常需要参考国外数据,自己所在单位也与某些数据库建立了订阅服务的关系,方便科研人员进行数据查询。

  “这笔钱不是一个小数目。”王寿君说。

  在全国政协委员们看来,要改变这种情况,最关键的是尽快发展我国的高质量期刊。

  “一些好的文章可以优先安排在国内期刊发表。”蔡晓红表示,希望通过我国科技实力的不断发展,带动国内科技期刊的发展,提高国内期刊的影响力,进而改变上述被动局面。

  然而,问题在于,当下科技管理部门常常按照SCI排名的方式考核项目运行情况,考察实验室或者科研机构的科研水平。“我们每年都要填很多表,写明发表了多少SCI论文,自己要报,单位也要报。”蔡晓红说,如此考核“指挥棒”的导向,直接影响了国内优秀科研论文发表时所选择的期刊。

  要改变当下的局面,考核机制应当调整。“现在有些国内期刊也在鼓励国内科学家优先将论文发到国内期刊,但目前考核体系如此,即便鼓励也不可能改变大局。”蔡晓红告诉记者,“我们要先做到不要唯SCI论事,而是真正以科学研究实际的价值和意义来论事,这样才会在整体上有助于整个体系的改变。”

(责编:魏艳、赵竹青)

推荐阅读

2017年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将全面走完“第二步”在2016年相继完成长征七号运载火箭首飞试验、天宫二号与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行任务后,今年4月中下旬,将在文昌航天发射场发射天舟一号货运飞船,开展货物运输补给、推进剂在轨补加、自主快速交会对接等多项关键技术试验。【详细】

6329米!国产水下滑翔机“海翼”刷新世界纪录我国自主研发的“海翼”号深海滑翔机,在马里亚纳海沟挑战者深渊上完成了大深度下潜观测任务并安全回收,其最大下潜深度达到了6329米,刷新了水下滑翔机最大下潜深度的世界纪录,为我国深渊科考提供了新的科考手段。【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