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新人”陈冬首飞:想和师兄太空“PK”

孙竞

2016年10月17日08:10  来源:人民网-科技频道
 

10月17日,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新人”陈冬和“三朝元老”景海鹏一起执行与天宫二号的对接任务,并在轨驻留33天。这是我国第六次载人航天计划,也将是我国迄今为止在太空驻留时间最长的一次载人飞行。

作为中国第二批航天员,38岁的陈冬是这个梯队里第一个执行航天飞行任务的男航天员。中国第二批航天员选拔工作于2009年5月启动,从空军现役飞行员中选拔出5名男性航天员和2名女性航天员。当时还不到30岁的陈冬,走上了自己的航天员职业生涯。在此之前,两位女航天员刘洋和王亚平已经分别成功执行了神舟九号和神舟十号的飞行任务。

在景海鹏看来,陈冬是一个“富有朝气和活力、做事极为细致认真、对事业非常执着的人”,并且,和他一样有些“完美主义”。这些恰恰是一个航天员最需要的素质。“航天员的训练从周一到周日安排得满满的,最多的时候一个晚上会进行五个训练。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每天还要拿出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梳理程序、故障、实验和操作,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谈起小师弟陈冬,景海鹏不吝溢美之词。

“既要会开飞船又要会种蔬菜”

和之前的航天员一样,陈冬入选天宫二号与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行任务乘组,也经历了严苛的选拔。第一轮初选,根据任务需要的航天员人数选出一个范围,然后再进行定选。定选之后还要进行一系列的强化训练,才能确定执行任务的乘组名单。“我们的选拔程序是非常可靠和合理的。最终目的就是要选出最适合执行这次任务的航天员。”对于此次入选,陈冬感到非常骄傲和自豪。

谈到选拔航天员的素质标准,陈冬说,“首先要有知识的积累,因为载人航天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包括火箭、飞船,还有一些测控系统,对于这些知识都要有所了解。第二就是身体素质,必须保持一个良好的身体素质去适应这种失重环境,同时去完成各项工作和实验。第三就是心理素质。我们的返回舱大概只有四平米,加上轨道舱、实验舱,总共才20平米的活动空间。我们在这样一个狭小密闭空间,要完成所有的生活和工作,就必须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第四就是要有团队协作能力。因为任何一次任务,都是一个乘组共同的努力,这次是我和景师兄两个人。我们两个人之间必须相互配合,相互协作,相互补位。”

航天员在飞行过程中承担着多重身份,除了常规的飞行驾驶和设备操控,景海鹏和陈冬还要进行开展空间实验、验证空间站建造等多项工作。陈冬笑着比喻:“我们首先是驾驶员,要会驾驶飞船;还要是工程师,去做各种实验;也要当修理工,负责设备检修;还有做保洁员,清理舱内的环境;我们还要成为农民,在太空中蔬菜。”

从“向往蓝天”到“向往宇宙”

从小向往蓝天的陈冬,在高三时候顺利通过体检,开启了翱翔天空的梦想。“那时候开的是对地作战的飞机,大部分时间都是低空飞行,我就想什么时候可以飞得更高,飞出大气层看看。”

对陈冬来说,走上航天员的道路是一种偶然和幸运。当年,驻地部队开始进行航天员选拔体检的时候,陈冬正在西北荒漠执行演习任务。他当时以为错过了体检,还有一些小失落。没想到后来全区的体检结果淘汰率很高,人数没有达到要求,陈冬又拥有了去体检的机会,最终一步步成为了航天员。

在加入航天员大队之前,陈冬每次都通过电视观看发射直播。“那时候感觉航天员上太空真是太神奇了。他们在我心目中就是英雄。我至今还记得,杨主任来部队驻地面试我们的场景。”谈起第一次见到杨利伟,陈冬依旧难掩兴奋之情。从神五到神十,他从“向往蓝天”到“向往更宽广的宇宙”,从一名部队强击机飞行员变成了一名中国航天员大队的航天员。

角色变了,陈冬观看发射直播的心情也随之变了。“之前神五神六的时候,我更像是一个旁观者,作为热血青年看到国家航天发展的那种激动和自豪。后来在神九发射的时候,我朝夕相处的战友在执行任务,就完全不一样了。当他们起飞的时候,我心里真是非常紧张。那种感觉像是家人坐在上面,非常牵挂。”

“太空之旅,要和师兄PK一下”

面对即将开始的太空之旅,陈冬也有着自己的憧憬。“太空和地面最大的不同就是失重,我想在有空闲的时候,进行一些实验,比如一些在地面不太好做的动作,在太空中失重如何去完成。我还想透过窗户,从太空看看我们的地球,我们的祖国。”

当记者问到他会不会像景海鹏那样突然出现在镜头中给大家一个惊喜时,陈冬笑着说:“一个镜头可能有点少,可能到时候会跟景师兄PK一下吧。比如我们俩搞个比赛,跑步、掰手腕之类。”他的轻松、自信,不禁让记者有了更多的期待。

太空的生活环境与地球完全不同,这对于第一次执行航天飞行任务并且在轨驻留30天的陈冬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不过他早已将景海鹏传授给他的经验烂熟于心:失重要养成一种习惯。在这个习惯形成的过程中,有两点是比较重要的。一是东西不能随便放。在地面的时候,可以随手把东西放在桌子上,但在天上就不一样了。如果我随手一放,过一会儿就不一定漂到哪里去了。二是在太空中移动自己的身体,首先要想到固定。拿工具的时候,也要先控制好身体,如果身体的位置不固定,稍微碰一个东西,它就会给你一个反推力,那个地方就站不住了。

其实,听陈冬说起来容易,航天员真正做起来还是非常辛苦的。在国际空间站长期飞行的国外航天员,脚底是非常光滑的,但是,脚面几乎都磨出了很多茧子。因为他们始终是要用脚面勾着小限制器来固定身体。

双胞胎儿子眼中的“齐天大圣”

随着距离发射时间越来越近,陈冬的训练也越来越紧张。他一个星期才回家一次,每次也只能停留两个小时。陈冬有两个5岁双胞胎儿子,现在正是调皮的时候,每次回去儿子们都缠着他讲故事。

“每次时间太短,讲一两个故事就要匆匆回宿舍了。”谈到家庭,陈冬总感觉有些亏欠。不过妻子总是安慰他:“你就放心工作,家里的事不用担心。”为了让他安心训练,父母和岳父母也经常过来帮着带孩子。两个儿子非常喜欢在夜晚看星空,知道爸爸入选飞行员后,他们用“齐天大圣”来形容爸爸“嗖一下就上天了”。

当年,神舟九号的三名航天员在离开天宫一号前为神十航天员留下了神秘礼物。在神舟十号抵达时,航天员们惊喜地发现了刘洋在太空亲手编的中国结,以及三个福字卡片。这一次出发去天宫二号,陈冬也在琢磨给以后到访的航天员留下一些“小惊喜”。而至于是什么,我们只能等待下一次,去揭开面纱了。

(责编:林露、贺迎春)

推荐阅读

航天科技集团董事长:2025年左右建成航天强国国防部第五研究院的成立,标志着中国航天事业正式诞生。经过60年发展,中国航天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目前已经是名副其实的航天大国,并正在向建设航天强国的目标阔步前行。在中国航天事业创建60年纪念日前夕,人民网记者专访了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雷凡培。【详细】

2016年9月“科学”流言榜:无籽葡萄抹了避孕药9月“科学”流言榜今天发布,无籽葡萄抹了避孕药、地铁安检后的食品不能吃等十条“科学流言”入榜。流言:时下正值吃葡萄的时节,但近日一段视频在微博、微信上大量传播,让不少人“望葡萄却步”。视频中,一位“果农”模样的男子一边搬运葡萄,一边和拍摄者对话,称无籽葡萄是“蘸了避孕药的”。真相:避孕药只有在进入人体后才能被人的响应识别机制所识别……【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