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苍穹 辉煌历程——纪念我国航天事业创建60周年”访谈

三代航天人做客人民网 共话中国航天创建60年

2016年10月08日07:29  来源:人民网-科技频道
 

航天事业对国民经济的影响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主持人:幸福在其中。刚刚韩总非常自信的说,我们是航天大国,我相信我们离航天强国的道路也会越来越靠近。接下来我们想请教四位和我们分享的是,您觉得我们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有什么特点,我们哪些领域是可以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在哪些领域和世界先进水平还有一些差距的?

帅平:我是这样想的,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特点,我觉得应该有三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我们是以独立自主为主,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所以,刚才新宇也说了,这份自信是来源于我的独立自主。因为我的核心技术掌握在我自己的手里,所以每次我们发射的成功,我们都还是很自信的。

第二个方面,航天事业是一个大协作的工程,我们的优势在哪里呢?这就是中国的特色,叫集中力量办大事。我们有很多前期的论证,在没有做这件事情之前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论证和准备,做了很长时间的分析计算,一旦开始启动的时候,在短时间之内集中全国力量,就可以把事做成功。这是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现。

第三个方面,重点突出,全面发展。可以看到,我们的航天事业,我们重点突出在哪些方面呢?我们是以应用为主。你看,我们1971年发射了东方红一号卫星以后,接着在发射的卫星,首先能应用的就是通信卫星,后来包括导航卫星、返回式的育种卫星和气象卫星等。我们重点突出,同时又全面发展,我们涉及了航天技术的各个领域,从卫星到飞船,到载人航天,到深空探测,我们都涉及了,包括未来的火星探测,以及小行星探测等,我们发展还是比较全面的。

如果说我们领先的话,我觉得我们在应用卫星这方面,与国际上相比,处于比肩发展这样一个态势。现在我们的几大系列,刚才说的包括导航、通信、遥感、气象和科学实验卫星等,我们在国际上还是处于先进水平的。

邓新宇:我是这样理解,这两年随着国家对航天的支持力度,航天发展得很快,对火箭来说,今年6月份长征七号运载能力提高到14吨,今年下半年11月份左右发射的长征五号,运载能力提高到25吨级,意味着中国的火箭能力从第二梯队直接上升到第一梯队,我们和国外应该说没有差距了。

主持人:赶上国外的先进水平了。

王鹏飞:我觉得中国在航天这块发展得非常快,像欧美用几十年甚至小一百年这样的历程把航天发展起来,但中国用了几年、十几年或者说短短二三十年就把航天发展起来,完成了十倍的速度干起来的成绩,我觉得另外一个非常惊讶的就是空间站,刚刚发射的天宫二号。国际空间站可能马上要退役了,唯一在轨运行的就是我们中国的空间站,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主持人:中国的航天发展速度确实是火箭般的发展速度。韩总有什么观点分享呢?

韩厚健:他们讲得非常好。我感觉,要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的航天有很多事情是共性的,但是有自己的特点。特点,我觉得第一,我们充分发挥了共产党领导的体制的优越性。您讲到的集中力量办大事。首先,我觉得我们的目标清晰,意志坚决,定下一个事,不定则已,定的时候非常的慎重,定下来就要把它办成。第二,我们是很实事求是,量力而行。

打中国第一颗卫星,1958年毛主席说我们要搞人造卫星,很快就立了581任务,但是后来我们真正打卫星的工程叫651工程,为什么1965年,差七年呢?1958年我们是挺热的。那时候我还在学校,我的一个同学也姓韩,韩世强,到我们这儿来了,说老同学,我们也画了一个洲际导弹,造洲际导弹.,中国满地都在放卫星。邓小平说了,现在还不到时候。等了七年,等我们的基础上来了,我们才真正的开工了,决策非常的慎重,而且我们总结了,我们要第一,我们不是过去简单的重复,是把人家的经验好吸收,我们不是跟在人家后面走,而是往前抢行往前追,是这样一种追的办法。这是第一个意思。

第二,你也可以看到,我们在打成第一颗卫星的时候,美国阿姆斯特丹已经登月上了月球,全球很轰动,说实在的,我们很佩服美国人对人类的贡献,但是咱们也有一些头脑比较热的同志。周总理当时讲了一段话,20世纪我们中国先不考虑登月的问题,我们办事,根据我们的国力,实事求是,量力而行。

第三,我们的特点、特色,或者说与别的国家比的话,除了你们刚才讲的以外,现在国外的人很羡慕中国梯队这样的组成。过去讲“风景这边独好”。你们可能知道,前年美国有一个财政危机,政府发不出工资,第一个关门的是航天,除了管理天上航天器、卫星以外,其他的都关了,钱没有了。除了钱,人呢?因为你们可能知道,最近航天出了一些事故,你都觉得很低级,但确实是出来了。我们“萤火虫”搭载俄罗斯的飞船想到火星去,结果到了地球轨道走不下去了,查原因,为什么?火箭到了发射台上俄国的年轻人还在改软件。这是过去航天强国呀,现在也在衰落。美国往火星去,走着走着,快到了,轨道不对了,差什么呢?说公制单位、英制单位弄混了。我们出过这样的事吗?我很羡慕现在的年轻人,你看这么多。我当主任设计师的时候,我已经是快50岁的人了。后生可畏,是一个规律,放眼世界,你看看,有哪个国家有我们这么强的梯队的队伍。我们过去确实钱不多,干不成。到1984年,我们搞了14年,才打了10颗卫星,现在怎么样?现在一年就打了十几个,这样的发展靠什么?人的因素,有人,有正确的领导,按步就班的,按照我们的需求,为了中国人民的幸福,为了保卫和平,规划我们的选项,多分析,分析好大有益,毛主席说的,这样就选定方向,下定决心,科学地、稳妥地集中全国的力量办这个事,我们给人类将来会作出很多贡献来。

主持人:谢谢韩总给我们分享这个中国航天事业发展的一系列的特点。刚刚鹏飞一直讲天宫二号的发射是9月15号,我记得当时基本上朋友圈十点多钟的时候刷成功发射的消息,非常的振奋。包括未来建立空间站,自己的家园。应该说现在的普通的人都对中国的航天事业充满自信和民族的自豪感,但是我们也听到一些别的声音,比如说中国发展航天事业,我们究竟是为了什么?而且有的人会说,我们看到还有一部分人在挨饿,我们现在发展航天事业,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去努力这么多的人共同致力于这样一份事业。所以,我们今天请到三代航天人,也分别从你们自己的角度跟我们大家来答疑解惑一下。

帅平:事实上,卫星已经深入到我们工作和生活的各个方面。对我们国家的各个行业,对我们国家的政府部门,包括我们的国防应用是非常之大,而且起的作用也是举世瞩目的。

举一个例子,因为我本身是学测绘的。1991年我大学毕业的时候,用传统的测量手段,你要测一张地形图,可能要花好几天的时间,都是用铅笔一笔一笔的画出来的。现在测地形图是怎么测的呢?测一个道路的电子地图是怎么测出来的呢。开车走一遍,图就出来了,靠的是什么呢?靠的就是我们的卫星。包括控制点精度提高,靠的就是我们的卫星,靠的我们导航卫星。导航卫星解放了测绘的生产力。只有生产力的解放,社会发展和经济发展,人民的生活才会有大发展。所以,卫星对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起着很大的支撑作用。

当然,我们国家的导航卫星可能在民用的推广方面还有一些滞后,正在逐步改善。比如在南海,现在都装上我们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我们的卫星导航系统可以实时发回短报文信息,与家人联系。北斗短报文通信的能力,这是其他卫星系统没有的。让家人实时知道你的近况。卫星的应用领域还是很广的,在各个领域,在行业的应用是很广,这是一个方面。

另外一个方面,也正是我们国家有这样的能力,在高科技这样的领域,我们占有重要的地位,增强民族的自信心和自豪感。

第三个方面,通过发展航天技术,其实带动其他相关产业的发展。这个潜力是非常巨大的,这也是无法估量的。航天技术可以用在各个领域,包括转化到民用领域和相关行业。都是是航天技术的转化应用。

韩厚健:他说得挺好,我可以讲讲。这个问题,我是昨天下午五点半才看见的,我觉得这个问题,在最近听到一些。我今天早上是两点半醒的,昨天晚上查了资料,看了看,大概十一点钟,今天要参加这个节目,不敢晚睡。今天早上我两点多醒来之后我就想这个事,因为贫困的问题,涉及的面非常广的。党中央把它作为这一届党中央要解决的一个奔小康的关键问题来解决。前两天我注意这个事,因为我们国家搞了一个980多万人要在“十三五”期间要异地搬迁,要花钱9500亿。能不能少花点别的钱干这个事呢?这个问题,我们是搞自然科学的,社会科学的问题,应该说我们没有多大的发言权。后来我左思右想,我不想回避这个问题,我想谈一下个人的看法,可能不对,希望大家一起讨论。

这个问题分三个阶段。如果当初五六十年代提出这个问题,是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如果80年代提出这个问题,是我们正在解决的问题。今天如果用这种形式提出问题,说有人还在挨饿,为什么还要发展航天?我觉得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这样说呢?确实在我们国家,毛主席在60年代、50年代下决心搞的时候,那个时候很难决策的,我们的老部主任,他跟我说,那一年,那个时候陈毅元帅是到我们一部参观,他给陈毅元帅汇报工作,就在一部大楼的门口,陈毅元帅很激动的说,我们当了裤子也要搞。这个争得很激烈的。定下决心不动摇,是毛主席在北戴河讲的,那时候是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最后,毛主席、党中央根据全局的情况,所以,中国的航天,你要从更广泛意义上讲,创业是中国人民勒着裤腰带创业的,我们要珍惜。

讲第二个阶段,我为什么说80年代我们正在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在80年代,大家知道1985年的时候,邓小平那时候是军委主席,我不知道大家知道历史不,那时候我们国家裁军100万,整个军工口,我们过去全是国家供给,自己要解决一些创收益的问题,但是现在这个词叫二产品。我们都有任务的,那时候我是室副主任,有指标的,我们做出成果分配给大家的是7%,其他都是作为上缴,作为整个单位收益搞的。你们可能知道天安门每次有领导人欢迎外宾的分列式阅兵的台子,是我们当时孙宝来(同音)同别一起搞的,当时我们搞二产品,创收益。1985年的时候,有一次SDI研讨会,会上我讲了一个情况,因为我的一个亲属心脏不好,要换瓣膜,进口的二尖瓣瓣膜一万多一个,703所和清华大学联合搞中国的人工心脏瓣膜,用钛合金做骨架,外面涂附什么呢?核材料保护层的材料,因为在里面要耐磨,不能掉粉掉渣。攻关,多少钱一个呢?一千多块钱一个。农村,一万多块钱,农村换得起吗?换不起,我们就解决这个问题。我讲完这个话以后,我过去不认识邓老邓稼先,他是核九院的院长,他很感兴趣,找我谈了。那时候从上到下是作为体制的一种变化,国家有意识的,我们不能光吃皇粮,要这样的走向综合经济发展的道路。

航天,我们老师讲的,就是为了人民的幸福,为了世界的和平。幸福怎么来的,你看看,我坐着汽车,我路上问他们,请教,导航的那个声音是人工合成的还是怎么录的,我现在都搞不清楚。说实在话,那时候我打第一颗卫星,没有想到对今天人类的生活有这么大的影响。我们要利用天上的资源,物理资源,高真空、失重,它带来的技术上的发展这些东西,你可以想想,现在的路。我这两天正在看《平凡的世界》,孙少安怎么从吃黑馍变为吃白馍,单靠国家能解决问题吗?中国,近30年来,我看资料来,中国已经让六七亿的农村脱贫了。我们现在的词叫扶贫,而不是养贫,我们通过我们自身的贡献,直接效益。我可以讲讲现在。2015年我们院属于民用产业的收益176.5亿人民币,整个“十二五”,我们是600个亿。我说它是个伪命题。现在用的词是还“在挨饿”,这个可能是极少数了,你说吃得差一点,我们要改善。中国还有八千多万的人在国际贫困线之下,中央有决心。养育我们航天的是全国人民,我们用我们的贡献回报。

主持人:非常感谢韩总刚才用一片深情回忆中国航天从一开始的时候如何去发展到现在取得的成绩,作为第四代听到前辈在回忆的时候也会有一些感触,你们如何去看待刚刚这种讨论?

王鹏飞:刚才韩总讲的时候我也很激动,因为我的朋友、亲戚曾经也问过我,中国的航天到底有什么用。因为大家问出这个问题,可能更多的是看到新闻上的报道,而似乎没有感觉到航天直接对他本身的实际生活带来实际性的福利。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每个人都在用手机,手机的导航用的是GPS的导航,这个GPS导航是美国的,说得难听一点,美国人想让你往东就往东,想让你往西就往西,它想把你栽到坑里面有什么不可能呢,当然,一般情况下他不会这样做。如果一个国家核心的技术,你的命运掌握在别人那里,全部靠国外,那它想掐断你就掐断你,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作为我们个人来讲,如果自己国家的核心技术,你的核心的一些成就立在那了,你到国外,你不用再低着头走,可以昂首挺胸的,因为我曾经在国外待了一段时间,可以很自豪的做这些事情。

我们的导航,我们为了国家安全,也是为了民众有更多的自豪感和更多的底气,我们现在军用上已经有北斗导航开始用了。当然,可能之前中国的航天直接和消费者产生关系的地方相对少一些,没有直接联系,但是我们都是间接受益者。近些年我已经深刻感受到,航天这块,无论是国家还是作为我们企业或者事业研究单位,都已经开始注重航天资源的应用研究,就是直接把它转化成我们消费者可以感受得到的东西,这其中除了我们这些导航,也包括航天科技的转化,比如我们现在航天舱里的涂料是非常环保的,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技术转化,转化为民用。

邓新宇:我用一句时髦的话,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更有诗和远方。科学技术,首先要服务人类的生活,刚才说了,卫星电视、天气预报和汽车导航都离不开航天,可以毫不谦虚的说,航天改变了生活。更重要的是,科学技术是为了探索未知世界。在宇宙,相对于浩瀚宇宙而言,我们人类了解实在是微不足道,对于宇宙的探索,应该是人类的亘古不变的追求,也是我们一直的梦想,这就是我们航天的一个最终目的。

韩厚健:我再补充两句,从宏观上来讲,我们运载火箭是一个运载工具,就像汽车、飞机一样,都是运载工具。运载工具最后是要赚钱的,这是一个长远的发展。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呢?现在整个航天,美国人公布数据,大概总的年值3300亿美元,相对于全人类的总产值77万亿美元来讲,大概比例是占0.4%左右。我们中国现在这个数据,现在经济数据没有公布,我没有这种研究,但是大体上跟这个差不多。创造的效益,大家可以看,这是投入相对来说比较少,给人类带来的将来是长远的效益会不断增加一个途径。除了我们自身做工作是一个途径创造收益,我们直接能支援的扶贫的尽量做,比如我们院在夏河一个学校,我们固定的,每年有六七个老师在支教,都是组织这样的活动,我们早晚有一天把运载工具,靠自身的血液来循环,但这个东西对整个事业是很远的,大家对马斯克很感兴趣,他是商人了,我们讲这个事可以分享,我们要总结,就是科学正在自然规律的发展道路上面去。

主持人:所以我们应该对中国航天事业、对于国民经济发展的影响,对老百姓产生直接的影响应该是充满信心的。

韩厚健:你会看到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越来越方便。

帅平:而且已经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只是普通老百姓可能不太了解。

韩厚健:讲得很直观一点,我很多同事都是农村来的,农村要富,靠年轻人自己聪明起来,像农村教育,我们国家的电视教育普及了吗?没有。空间大着呢,共同努力,尽快使我们国家脱贫,这是我们共同愿望。

上一页下一页
(责编:魏艳、熊旭)

推荐阅读

2016年9月“科学”流言榜:无籽葡萄抹了避孕药9月“科学”流言榜今天发布,无籽葡萄抹了避孕药、地铁安检后的食品不能吃等十条“科学流言”入榜。流言:时下正值吃葡萄的时节,但近日一段视频在微博、微信上大量传播,让不少人“望葡萄却步”。视频中,一位“果农”模样的男子一边搬运葡萄,一边和拍摄者对话,称无籽葡萄是“蘸了避孕药的”。真相:避孕药只有在进入人体后才能被人的响应识别机制所识别……【详细】

中科院为海外青年学者回国创新发展铺路搭桥127名中科院“百人计划”入选者及“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以及来自美国、英国、德国、澳大利亚和日本等国家的100余位海外优秀青年学者和中科院海外评审专家代表近日齐聚北京,交流了解国内科研领域最新情况。【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