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苍穹 辉煌历程——纪念我国航天事业创建60周年”访谈

三代航天人做客人民网 共话中国航天创建60年

2016年10月08日07:29  来源:人民网-科技频道
 

和航天的结缘有点像剧本里写好了似的

主持人:刚才了解了四位从事的航天事业,都干了一些什么,大家都有一个非常清楚的认识。大家都很想知道,第一次和航天结缘可能会有很深的缘分或者很奇妙的缘分在里面,还记得你们是第一次和航天事业接触的,这份缘分又是如何生根发芽的?

韩厚健:我给你看这个徽章“航空爱好者夏令营”,当时15岁,1956年,我是湖北的,高二的时候15岁,团中央组织了一个全国的航空爱好者夏令营,空军和北航联合举办的,338个来自全国40个城市的七个民族的同学,那次活动,我知道了导弹、火箭。关键是坐了一次飞机,32分钟,绕北京兜了一圈,开始我想搞地质的。“是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是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我们那个年头向往这个。坐了飞机,讲了空间飞行的重要性,老师讲了,后来我才知道导弹、火箭。讲了中国是火箭的故乡,但是封建社会这么长,中国衰落了。现在世界新的技术出来了。有一句话特别打动我,希望我们航空爱好者是最有力的后备军,这门科学正等着你们把它发展到最高技术水平上去,有力地保卫世界和平,为人类的幸福的未来服务。

主持人:您手里拿的这个我觉得是很有历史年代感了,这是一份什么材料?

韩厚健:1956年我参加夏令营的一份材料。

主持人:60年了,这份材料还保留着,我们来看一下。这是当年您自己手写的吗?

韩厚健:不是,夏令营发的老师的教材。

主持人:火箭与导弹,所以当时就和航天事业开始有了接触,所以这就结缘了。

韩厚健:在夏令营的时候,我们的辅导员龙翔,我不知道龙翔大姐现在在那里,如果你看到了我们希望联系。给我写了一个“厚健同志,今天是航空爱好者,明天是航空事业家”。龙翔,航空爱好者夏令营,1956年8月11号,9点钟,在北京写的,她是比我高一二年级的北航的学生。第二年我考上北航飞机设计系。

主持人:等于是这个大姐也是一种鼓励,在当时。

韩厚健:对,明天航空的事业家。第二年考上北航,第一年学飞机设计,开学还没有十天,苏联第一个人造卫星就上天了,我们好激动。我们都盘算着,我们国家什么时候能打卫星。第二年,正好一年级暑假,1958年的时候,我参加研制“北京一号”飞机,得了一个红星奖章,我们国家第一代飞机。还没有开学,突然通知我,叫我转系,从一系转到六系,就是火箭系,学习战略导弹运载火箭总体设计。

主持人:那个时候就开始接触到。

韩厚健:不是接触,是深入学习。我们学习的教材,后来和从苏联回来的王振华,他是从莫斯科航空学院毕业的,因为那时候中苏关系比较好,我们的教材基本上都是学习苏联的教材。所以,我后来想,我们可能是中国自己科班培养航天专业人才的第一届。学了五年,1962年毕业以后,我就分配到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我就不知道,就从海淀这么一拉,就拉到东高地,就这样一干就一直到今天,我一直搞运载火箭总体设计。

主持人:60年,见证了中国航天事业发展的每一步。

韩厚健:干了,体验了,也参与了。

主持人:帅总,应该说接触这个事业要比韩总可能会,有点基础了,感觉。

帅平:我所学的专业并非是航天专业领域,进入航天有一个历史过程。我是1991年大学毕业,毕业于武汉测绘科技大学工程测量专业。毕业后,我到我的家乡贵州六盘水市做水电勘测设计,当时是做野外水电测量工作,做了四年。1993年,我有幸到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当时是以一个参观者的身份,到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那里也有我测量专业的同行,搞卫星轨道测量的,实际上就是测绘专业的基本能力。我到一个测量站,也是我的校友,当时航天让我很震撼,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后来,我上了研究生,专业是地球动力学与大力构造物理学,这个专业和航天也没有关系;研究范围从地心到地壳,包括地球的运动过程;我的研究方向是地壳形变,包括地震方面的工作。

1998年,研究生毕业后,我就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实际上,我第一次以参与者的身份进入航天,这就是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那时候才知道国家的航天事业,是一个大系统协作工程;也了解航天几个研究院的分布,以及每个研究院所做什么事。事实上,我从大学毕业一直想做的事,就是我们国家的导航卫星,这是我的一个梦想。我从酒泉出来以后,就考取了航天二院的博士研究生,所学是导航制导与控制专业。但是,真正的卫星研制不是在航天二院,而是航天五院。博士研究生毕业后,我就到航天五院。2003年,到航天五院做博士后研究,也就是航空宇航科学与技术博士后流动站。博士后研究题目是“导航星座优化设计与自主导航技术研究”。这是国内第一个导航星座设计、性能分析和自主导航方面的研究报告。2003年,我终于从事我一直梦想的研究方向。

现在,我所从事的工作也是导航,只不过是关于航天器的自主导航,叫脉冲星导航,这是一个全新的研究方向,是世界航天技术前沿的新方向。如果从真正从事涉足航天的时间算起,我有16年进航天部门学习和工作的经历。

主持人:谢谢帅总给我们介绍您的经历。前面两位是前辈,见证了航天事业的发展,80后,新宇和鹏飞给航天事业带来一股清新的创新力量。我们想听听二位在和航天事业第一次接触,是否我们理解的80后从高中感兴趣考相关专业、考大学,毕业顺利分配到航天的一些相关的部门,是这样的顺利吗吗?

邓新宇:我和航天的结缘有点像剧本里写好了似的,小的时候和小朋友一样,都是长大以后励志当科学家,所以我的父母给我取的名字是新宇,开创新的宇宙。等上中学的时候,我记得很深刻,1999年11月20号,刚好神舟一号发射成功,当时我们的老师就跟我们说,你们一定要立意高远,以后要从事高端技术的研究。从那时候开始,就下定了以后从事高新技术的梦想。等我们上大学的时候,正好也赶上杨利伟上天,2003年第一次神舟五号发射,又给了我一个极大的鼓舞,更加坚定了我从事航天事业的信念,所以后来我就选择了去航天一院做火箭的研制。在火箭研制过程中,我也参与过十多次火箭的发射,尤其是咱们这次长征七号的首次发射,一路过来,从事航天事业给了我很大的成长,也让我收获很多,也更加坚定了我从事航天事业的信念。

主持人:如果你说是一个好的剧本放在那儿,我觉得你也是一个奥斯卡奖最佳男主角了。请鹏飞谈谈你的经历。

王鹏飞:我和航天的直接接触还是相对比较晚的,也是从入职之后第一次零距离接触了航天器,接触之后真的是相见恨晚,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对着星空曾经幻想过,星星为什么挂在天空上掉不下来,月球到底有什么,我特别喜欢幻想,以及包括到后来我开始喜欢物理,喜欢力学,后来考到西安交大的航天学院,包括硕博期间选择的导师都曾受教于钱学森钱老,找工作的时候,我当时只应聘了一院和五院,最后一头扎进了钱学森实验室,我和航天有不解之缘,这样形容不过分。

上一页下一页
(责编:魏艳、熊旭)

推荐阅读

2016年9月“科学”流言榜:无籽葡萄抹了避孕药9月“科学”流言榜今天发布,无籽葡萄抹了避孕药、地铁安检后的食品不能吃等十条“科学流言”入榜。流言:时下正值吃葡萄的时节,但近日一段视频在微博、微信上大量传播,让不少人“望葡萄却步”。视频中,一位“果农”模样的男子一边搬运葡萄,一边和拍摄者对话,称无籽葡萄是“蘸了避孕药的”。真相:避孕药只有在进入人体后才能被人的响应识别机制所识别……【详细】

中科院为海外青年学者回国创新发展铺路搭桥127名中科院“百人计划”入选者及“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以及来自美国、英国、德国、澳大利亚和日本等国家的100余位海外优秀青年学者和中科院海外评审专家代表近日齐聚北京,交流了解国内科研领域最新情况。【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