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物理博士曝美国对撞机下马经过

高 博

2016年09月07日08:27  来源:科技日报
 
原标题:哈佛物理博士曝美国对撞机下马经过

  近两天,杨振宁和中科院高能物理所所长王贻芳分别发文,争论中国是否应该修建大对撞机。这场争论的一个导火索,就是评论家、哈佛大学物理系博士王孟源“看衰”大对撞机的文章。9月5日,王孟源在博客上回应王贻芳,称美国大对撞机1990年代的下马内幕是一开始压低了预算,预算严重超支是美国超导超级对撞机(SSC)失败的主要原因。这与王贻芳的观点截然不同。

  王贻芳在《中国建大型对撞机正当其时》中写道:“美国超导超级对撞机(SSC)失败的原因有很多,包括当时的政府赤字且与国际空间站争夺经费、美国的两党政治斗争、德克萨斯与其他地区的区域竞争等。‘预算超支’绝不是SSC失败的主要原因。”

  王孟源在9月5日的博客中反驳了王贻芳的看法,“当SSC在美国国会经历评审的时候,刚好是我博士毕业,到德州加入了温伯格的研究团队。温伯格是SSC背后的最重要推手,在那段时间为SSC到处奔走。每周组里开会,他也必然会把最新发展和大家分享,所以我对SSC预算被裁的来龙去脉有真正的内线消息。”

  王孟源说,SSC的推手温伯格很后悔一开始低报预算:“SSC原本的预算在1987年是44亿美元,到1993年被裁的时候,总进度不到20%,隧道挖了不到1/3,但是预算已经涨到120亿美元。国会决定放弃已投入的20亿美元资金之后,温伯格在组里会议总结教训的时候,很后悔一开始把预算数字压得低过头了:若是早把实际上接近200亿美元(1993年币值,相当于2016年330亿美元,超支比率约为450%)的真正费用分发到各个工业州的转包商去,德州议员就不会在国会孤立无援。”

  王贻芳认为美国下马SSC极为错误,使美国高能物理学落后于欧洲:“欧洲建造了大型强子对撞机(LHC),获得了极大的成功。虽有超支,但并不是太多。”

  而王孟源则认为,LHC的超支是非常严重的,达到346%。“在1998年开建时预算是26亿美元,到2008年完工实际花费了90亿美元(相当于2016年的101亿美元),超支比率346%。”

  王孟源还认为,LHC比SSC便宜,主要因为它沿用CERN的现成隧道和基础设施,而在SSC的预算里,这些项目占大约一半,所以如果LHC必须从头建起,总花费应该在200亿左右(2016年美元币值)。

  王孟源在博客中说:“王所长计划建造的正负电子对撞机(CEPC)和质子对撞机(SPPC),总预算是1400亿人民币,假设这是今年的币值,依当前的汇率等同210亿美元,基本上和LHC的总价一样。但是SSPC的尺寸比LHC大四倍,能阶高七倍多,照理应该贵四到七倍之间。所以在逻辑上这有两个可能:第一是王所长能保证在未来30多年的建设期间,有一连串举世独创的突破,不但打破全球对撞机价钱随时间上升快于通货膨胀的传统,而且反其道而行,能压低造价四倍以上。第二是高能物理界造对撞机的传统依然健在,包括低估预算四倍左右。不论实际预算是多少,一个超千亿人民币级的计划必然会挤压其他基础科学方面的投资,这不但是常识,而且和中国的基础科学总预算是否增长是两回事。王所长说因为总预算要增加,所以其他科目不会受挤压,只是纯粹玩弄语法;如果没有这个计划,总预算的增长就可以真正提升许许多多对国家社会有立即直接贡献的研究。”(科技日报北京9月6日电)

(责编:魏艳、赵竹青)

推荐阅读

韩春雨实验结果遭质疑 科学界表示仍需等待 3个月前,因发现了一种革命性的基因编辑方法并在顶级期刊《自然·生物技术》发表而“一鸣惊人”的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近日再次被推向风口浪尖。因为到目前为止,全球还没有一家实验室对外宣布能够完全成功重复韩春雨的实验。【详细】

我国第二批航天员首次曝光 参加国际训练意大利撒丁岛组织的航天员洞穴训练任务,来自不同国家的航天员组成乘组,在与外界隔离的复杂洞穴中进行探险、勘查和测绘等活动,并完成采集洞穴样本、寻找生命等一系列科学试验,旨在通过在极端环境中工作和生活,评估和锻炼航天员的行为绩效技能。【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