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情书

机器人总动员 入得宇航,出得厅堂

2016年08月17日07:41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机器人总动员 入得宇航,出得厅堂

  美国工程师科林·安吉尔有一份非常酷的工作——设计未来机器人。当他还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上学的时候,他就设计出了不起的机器人。第一个机器人取名“成吉思汗”,是一个能够翱翔太空的家伙。它长着六条腿,能自主行走,这个机器人不仅为安吉尔赢得了硕士学位,更促成了美国火星探测计划实施,安吉尔的名字因此被铭刻在美国“勇气号”的内舱里。

  然而,这份酷酷的工作也有一点关乎现实的小苦恼。“每次人们听说我是发明机器人的,特别是告诉他们‘我的机器人会上太空’,他们都会立刻追问我同一个问题,哦,这太好了,但是你什么时候能造一个机器人来我家帮我干活啊?”安吉尔说,“人们渴望创新能给他们的生活带来直接价值,于是我树立了一个新目标——创造一个实用的机器人。”

  1990年,安吉尔的导师罗德尼·布鲁克斯和他的两名学生共同创办了iRobot公司,生产机器人。1997年,安吉尔开始担任iRobot公司CEO。他设计的机器人造型各异,有的像一个带轮子的铁盒子,有的像一个玩具坦克,中央伸出一只可折叠的机械臂。别小看了这些机器人,它们可都是经历过时代大事件的,有的参与过2001年搜寻9·11事件世贸大厦幸存者,有的在阿富汗战争中奔赴前线拆弹、侦察,还有4个机器人在2011年日本福岛核泄漏后,深入电厂检测核辐射情况……

  不过,机器人中除了在大事件中建功立业的大人物,还有另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家伙也在每天努力。安吉尔设计了一个叫做Roomba的机器人,它的工作任务很简单——在家扫地。活儿虽小,影响却很大。根据iRobot公布的数据,全世界已经有1亿个Roomba机器人住进了人们的家里,听话地趴在他们家的地板上,来来回回地清扫地面。

  “虽然现在机器人有很多不同类型,但是我自己还是很喜欢Roomba。在我看来,它是出现在家庭生活中的第一个实用移动机器人,它的出现改变了人们对于机器人的看法。”安吉尔说,在此之前,人们总觉得机器人要是电影里那种力挽狂澜的大英雄,但机器人同样可以亲切随和,是躲在家里角落默默干活的小帮手。

  这个长得像个圆盘的小机器人赢得了人们的喜欢。iRobot亚太区销售及市场副总裁理查德·坎贝尔(Richard Campbell)说,在他拜访的用户家里,不少家庭会给住在家里的机器人取名字,有的还像给宠物准备小窝一样为机器人搭建小房子。他说,有次去加拿大看望朋友,家里刚学会走路的小孩每天醒过来第一件事就会奔去客厅,拥抱趴在地板上的机器人Roomba,摁下机器中央的“清洁”键,听它发出声音“您的房间即刻被打扫”,围在旁边咯咯地笑。

  广泛出现在美国家庭里的Roomba现在也开始变成文化的一部分,它出现在脱口秀节目里陪主持人一起出镜,还在电视剧里客串角色。在电视剧《公园与游憩》(Parks and Recreation)中,导演给Roomba戴上耳机,来回移动的它扮演了一个公园音乐节的机器人DJ。

  “直到今天都还有很多人跑来问我,电影里那样的炫酷机器人什么时候会成真。我们必须认清楚现实,电影里那种的机器人是不现实的。在机器人的设计上,形式永远要服从功能。实用才是最重要的。”安吉尔说。“我所期望的未来家庭是一个拥有多种机器人协作的智能场所——在一个负责沟通的机器人指挥下,一个机器人帮你扫地,另一个机器人跟在后面擦地,而其他的机器人在按部就班地做其他家务活儿。我梦想着机器人能做更多的事,在我们的家庭中扮演更多新的角色。”

  尽管如此,人们依然对走入生活中的机器人有所顾虑,因为能干的机器人有时候也是一种伤害。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去年7月,德国大众汽车距法兰克福约100公里的包纳塔尔工厂里,一个关在安全笼里的机器人本应该协助工人抓取汽车零件进行组装,可它却突然抓住了附近工人的胸部,然后将他重重砸向金属板,被机器人袭击的工人由于伤势过重,不治身亡。

  然而德国大众汽车公司发言人海科·希尔维格说,在伤人过程中,机器人并没有出现技术故障,也没有遭受损坏,事件发生原因还需要调查。事实上,早在上世纪70年代,自动化组装流水生产线就曾出现伤人事件。机器人进入工作场合与人一同工作,甚至进入家庭,与人一同生活,似乎还需要更多技术调试。

  抛开这些令人忧心的机器人威胁论,当机器人逐步走进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家庭,其实还有另一种成长的烦恼。拜访过朋友家的坎贝尔说,虽然看着朋友的孩子蹒跚着追逐Roomba满屋子跑很可爱,但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担心——孩子每天和机器人朝夕相处,感情这么好,万一他人生学会第一句话不是“妈妈、爸爸”,而是“您的房间即刻被打扫”,该怎么办呢?(谢石)

(责编:贺迎春、熊旭)

推荐阅读

韩春雨实验结果遭质疑 科学界表示仍需等待 3个月前,因发现了一种革命性的基因编辑方法并在顶级期刊《自然·生物技术》发表而“一鸣惊人”的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近日再次被推向风口浪尖。因为到目前为止,全球还没有一家实验室对外宣布能够完全成功重复韩春雨的实验。【详细】

我国第二批航天员首次曝光 参加国际训练意大利撒丁岛组织的航天员洞穴训练任务,来自不同国家的航天员组成乘组,在与外界隔离的复杂洞穴中进行探险、勘查和测绘等活动,并完成采集洞穴样本、寻找生命等一系列科学试验,旨在通过在极端环境中工作和生活,评估和锻炼航天员的行为绩效技能。【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