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鄂博矿钍资源回收利用不能再等了

2016年08月10日07:52  来源:科技日报
 
原标题:白云鄂博矿钍资源回收利用不能再等了

  内蒙古包头白云鄂博多元素共生矿因富含稀土举世闻名,经过几代科技工作者的努力,稀土资源综合利用水平不断提高。令科学家痛心的是稀土矿中伴生的钍资源却随着提取稀土后的矿渣被掩埋在山中。8月8日—9日,记者在第八届中国包头·稀土产业(国际)论坛上采访了围绕白云鄂博矿研究50多年的科学家,他们呼吁:为了国家能源安全、环境安全,钍资源回收利用刻不容缓!

  我国是贫铀国家,铀的储量仅占世界的1/40,钍资源储量世界第一,白云鄂博钍资源占我国储量的50%以上。退休22年的高级工程师王鸿儒1962年兰州大学毕业分配到包头稀土研究院,从事的工作就是研究白云鄂博矿中的钍,至今他还在为回收利用钍资源奔走呼号。王鸿儒说,2010年—2015年包钢稀土集团开采稀土约180万吨,其中含钍约7200吨,如将这些钍核裂变能,转为核电相当于我国近10年的用电总量或者180亿吨煤。

  原包钢集团总工程师、教授级高工马鹏起介绍,白云鄂博矿中钍的工业储量22.1万吨,远景储量达百万吨,70%以上赋存于稀土矿。自然界的铀多以不能裂变的铀238形态出现,具有核裂变功能的铀235在铀中仅含0.7%。钍经过中子轰击后,可100%转化为铀-233,成为与铀235一样的核燃料。王鸿儒介绍,目前每年生产12—15万吨稀土精矿,伴随了240—250吨的钍,可惜的是用回转窑高温焙烧生产工艺生产稀土,钍都被“烧死”了(成为焦磷酸钍),产生的尾渣全部掩埋,环境安全隐患时刻存在,还产生二氧化硫、三氧化硫、氟化氢等有害气体和废液。

  马鹏起说,在提取冶炼稀土过程中回收钍,技术不是问题,问题是国内没市场。这一点得到中国有色设计研究总院的教授级高工王国珍的认同。王国珍说,国际市场上对钍宠爱有加,许多国家对我国的钍资源垂涎三尺。印度也有丰富的钍资源,其核电站全部都是利用钍建的核反应堆,英国、以色列、日本纷纷开始利用钍做核反应堆发电。目前世界上公认,利用钍做核反应堆发电是最安全的,同时,1吨钍相当于100吨铀。

  王国珍介绍,在上世纪90年代初,我国的科技工作者就研制成功了低温焙烧工艺,先得到硝酸钍,再提取稀土,氟化氢也变成氟化氢铵得到回收,还减少废气、废水污染,消除了矿渣污染隐患,一举四得(美国至今还想得到这一技术工艺)。90年代包钢当时的稀土三厂曾用这一工艺进行试验,成功获得2吨钍。面对2吨钍,厂领导不知所措,为安全起见,只得将其和废渣堆存在一起,试验不了了之。

  马鹏起告诉记者,2005年徐光宪、师昌绪等15位院士为此专门写报告,要求国家注重回收钍等有价元素,保护好钍资源,防止放射性污染。可时至今日依然如故。马鹏起建议“国家应在政策及财政上支持、鼓励企业在生产稀土的同时回收精矿中的钍,并成立专门机构与基金,收购存贮钍”。王鸿儒说,从稀土工艺中回收钍,增加不了多少成本,如果从废渣中回收钍,作为载体的稀土没了,钍的收率会大打折扣,成本可能高的惊人,还会再次造成污染,宝贵的资源得不到储备和利用太可惜了。

  马鹏起告诉记者,中科院已经开始立项利用钍做核反应堆发电的研究,广东的核电站已经与加拿大合作试用钍为核反应堆原料。王国珍说,科技部、工信部已将钍资源回收利用列入议事日程。但愿白云鄂博的钍资源早日得到回收利用、造福人类,科学家的梦能早日变成现实!(科技日报包头8月9日电 胡 左)

(责编:王艺锭、熊旭)

推荐阅读

韩春雨实验结果遭质疑 科学界表示仍需等待 3个月前,因发现了一种革命性的基因编辑方法并在顶级期刊《自然·生物技术》发表而“一鸣惊人”的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近日再次被推向风口浪尖。因为到目前为止,全球还没有一家实验室对外宣布能够完全成功重复韩春雨的实验。【详细】

我国第二批航天员首次曝光 参加国际训练意大利撒丁岛组织的航天员洞穴训练任务,来自不同国家的航天员组成乘组,在与外界隔离的复杂洞穴中进行探险、勘查和测绘等活动,并完成采集洞穴样本、寻找生命等一系列科学试验,旨在通过在极端环境中工作和生活,评估和锻炼航天员的行为绩效技能。【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