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自述

2016年06月26日08:19  来源:北京日报
 

我叫“小七”,我的全名是“长征七号运载火箭”。我的身份是新一代中型运载火箭,满足载人空间站工程,发射货运飞船是我的重要使命。

火箭家族的“长腿大力士”

我生活在“长征系列”的大家族内,我出生在2016年4月,和五哥长五、六哥长六都是长征家族的新一代。

我的首飞被安排在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要知道,我的首飞可是我国空间站建设的开局之战,地位不一般,将进一步加快我国载人航天工程建设的步伐。未来,我可是在役主力火箭的接班人,为我们国家长期有人照料的空间站搭建起“天地运输走廊”。

我在家族里算是出了名的“大力士”。身高53.1米,腰围3.35米,我有4条“大长腿”作为助推器,这四条腿长约27米,是家族中最长的,接近现役火箭助推器的2倍呢。因此,我的“力气”也是已执任务的兄弟里面最大的,起飞总推力约720吨。相比一般中型火箭,我近地轨道运载能力达到13.5吨,高了将近4吨,太阳同步轨道达到5.5吨。

我们火箭家族都是钢筋铁骨的“大个子”,体重都是几百吨,但大家也许不知道,这其中90%以上都是燃料。太空那么大,每次出发我都尽量“吃饱”。

我的任务是把卫星等载荷送去太空。到太空一次不容易,我要把更多的重量留给我的“乘客”,可以多携带一些试验产品等载荷,所以我很注重自己的“瘦身”,外壳、电缆、仪器这些死重都通过设计变得简洁,减轻重量,不浪费我的每分“力气”。

还是一个“技术控”

虽然从体型上看我是一个庞然大物,但我身上凝聚了设计师的智慧和对细节的完美追求。

举个例子,我身上有一个助推氧箱,在现役所有助推贮箱中最长,需要工装辅助焊接,焊接装配局部间隙要小于0.3毫米,错缝小于0.5毫米,这也就是意味着立起来有4层楼这么高的助推氧箱,9条环缝的焊接误差要控制在5毫米之内。

为了能够控制尺寸超差,技术人员把工作做到了极致。在每一个焊接缝处,他们都用刮刀一点一点刮削,直到把有可能造成焊接缺陷的残渣全部清除干净,力求做到完美。

除此之外,我在设计上拥有更多的独到之处,更容易适应新的发射环境。作为在海南新发射场发射的第一枚火箭,我要适应这里的高温、高湿、盐雾、浅层风及雷电等自然环境带来的新挑战。这些都一览无余地体现在设计上。

气象学上,8级以上的风便达到大风级别,每年8月至11月,海南发射场会受到强热带风暴和台风影响,而且由于临海,风速也会随着地面高度的增加而越来越大,这就是所谓的“浅层风”。你们在地面上感受到的微风对我来说可能就是大风了,对于我的强度是一个很大的考验。考虑到这个因素,我的局部结构被加强了,还专门为我设计了一个“防风减载装置”,有了这套装置再也不用担心大风天气了。

另一方面,海南降水量大,全年12小时内降水5毫米至15毫米的中雨较多,我们家族成员都怕下雨,大多会避开雷雨天发射,因为仪器电缆一旦被水打湿会影响信号传输,关系到飞行的成败。但我可不怕,因为我专门做了防水设计。你们知道吗,在我身上仅电连接器防水部位就有千余处,工作量之大可见一斑。

绿色、安全的环保主义者

我们火箭家族使用的常规推进剂燃烧后会产生有毒有污染的氮化物,而且制备成本也比较高。随着发动机技术的改进和隔热技术的提升,我采用的是全液氧煤油燃料,燃烧后产生的是二氧化碳和水,不会对环境造成任何污染,同时,这套绿色动力系统更具有国际范儿。

告诉大家一个可能会被忽视的小细节,通常在下达点火指令1秒钟后你们就能看到橙色火焰在底部出现,但是我却要在指令下达7.4秒后才会看到颜色发白的尾焰。这是因为我是我们国家第一台闭式发动机,这样的好处在于没有废的燃料排出,燃烧效率更高,也更环保。

(责编:张帆、杨磊)

推荐阅读

白春礼:把党治国理政成功经验作为科技创新的行动指南 2016年6月30日上午,中国科学院在京举行纪念建党九十五周年表彰大会。中科院党组书记、院长白春礼出席并发表讲话。白春礼要求中科院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共产党员,把党治国理政的成功经验作为推动科技创新的行动指南,在推进“四个率先”目标的创新实践中勇于担当历史使命,做出应有贡献。【详细】

6月“科学流言榜”发布 吃素不得心脑血管病列榜首 六月“科学流言榜”今天发布,“吃素不得心脑血管病”位列榜首。“每月科学流言榜”由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北京地区网站联合辟谣平台、北京科技记者编辑协会共同发布,得到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科技传播专业委员会、中国晚报科学编辑记者学会、上海科技传播协会的支持。【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