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之恶”折射中国互联网之痛

赵广立

2016年05月03日08:46  来源:《中国科学报》
 
原标题:“百度之恶”折射中国互联网之痛

  ■赵广立

  “找骗子,上百度。”

  这个本该品品茶、赏赏景的五一国际劳动节,一个名叫魏则西的年轻人的死亡,将百度再次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这一次,起因又是百度医疗搜索的“竞价排名”。

  因为听信了百度搜索中关于“滑膜肉瘤”的广告信息,魏则西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尝试了一种号称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在花费了20多万元医疗费后,才得知这个疗法在美国早已因“有效率很低”被停止临床。而这期间,魏则西肿瘤已经扩散至肺部,终告不治。

  作为在中国占据垄断地位的搜索引擎公司,百度是绝大多数中国网民获取资讯的入口。但正是这个看似开放的网络入口,却被“竞价排名”卡住咽喉。信息泛滥,导致能挤到用户眼前的资讯更加“金贵”,于是,金钱成为衡量一切的原则。

  据公开报道,百度2013年的广告总量是260亿元,莆田的民营医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亿元的广告,他们广告投入的60%都给了搜索引擎。甚至有医院一年收入1.2亿元,其中1亿元就投给了搜索引擎。

  相反,作为一家技术公司,“竞价排名”符合市场经济基本评判标准,在不少市场经济体中也同样得到很多应用。不过,在中国,这种广告与资讯不分,“只认钱不认人”的方式,泯灭了法律边界和道德底线,才让资本这头猛兽到处噬人。

  作家西乔女士曾如此评价百度之“恶”:“百度控制着普通人接触信息时代的入口,却把路标指向邪恶欺骗的世界。它让人们对互联网世界失去信任、对技术失去尊重、在使用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知识/信息获取方式时感到恐惧。它加剧了信息占有乃至智识上的不平等。这种对弱势群体、对普通大众的经年累月的作恶,是最深的恶。”

  有网友这样对比:百度和谷歌都在挑战人类的极限。不同的是,谷歌挑战的是人利用技术能够突破的上限,百度挑战的是人性的底限。

  试想,如果百度是一家美国科技公司,它还会这么肆无忌惮地作恶吗?为什么在美国就是谷歌,到了中国就成了百度?为什么代表互联网金融未来的P2P到了中国就变成了“庞氏骗局”?

  垄断、过度趋利,这是中国互联网的痛,折射了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无序和缺乏监管。因为垄断,带来的就是无视用户声音;因为过度趋利,使得中国许多互联网企业的文化中,认为“完全听命于资本市场”的机制是正当的。但是,显然不是。企业的文化中,“社会责任”也是极为重要的部分。

  还有,许多人讨厌百度的竞价排名,并非是反感其收钱,而是讨厌它在某个程度上阻碍了好产品的展现,这对于想要改变现有不合理产业格局的创业者们,是不友好的。如果有竞争,也许会更好。

(责编:赵竹青、马丽)

推荐阅读

白春礼:把党治国理政成功经验作为科技创新的行动指南 2016年6月30日上午,中国科学院在京举行纪念建党九十五周年表彰大会。中科院党组书记、院长白春礼出席并发表讲话。白春礼要求中科院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共产党员,把党治国理政的成功经验作为推动科技创新的行动指南,在推进“四个率先”目标的创新实践中勇于担当历史使命,做出应有贡献。【详细】

6月“科学流言榜”发布 吃素不得心脑血管病列榜首 六月“科学流言榜”今天发布,“吃素不得心脑血管病”位列榜首。“每月科学流言榜”由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北京地区网站联合辟谣平台、北京科技记者编辑协会共同发布,得到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科技传播专业委员会、中国晚报科学编辑记者学会、上海科技传播协会的支持。【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