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科技

借“互联网+”平台 “我帮舅舅卖樱桃”

赵广立

2015年07月08日09:33    来源:《中国科学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借“互联网+”平台“我帮舅舅卖樱桃”

  杨松琳

  “樱桃公主”杨松琳的“甜美事业”,源自她的一条朋友圈状态。

  2014年5月,独自出差青岛的杨松琳收到舅舅托人给她送到酒店的一大堆樱桃——两个舅舅都是朴实的果农,他们亲手培育的樱桃“无论品质口味都是上乘”,她“从小吃到大”。

  “大概是下午2点,我发了一条朋友圈,只是想晒一下被舅舅疼爱的幸福。”杨松琳没想到,这一“晒”勾起了很多同事和朋友的“馋虫”。

  朋友们对樱桃虎视眈眈的需求,让她产生了这个想法:在微信上帮舅舅们销售樱桃。

  万水千山总关情

  对于成长在烟台莱州的杨松琳而言,“樱桃”是一个很特别的字眼:亲切,熟悉,骄傲。这正来源于她的两个舅舅:“舅舅们是最朴实的果农,他们种了几十年樱桃,勤勤恳恳培苗育果,也积极学习新的技术,所以他们的樱桃无论品质口味都是上乘。”

  2008年5月,杨松琳还在北京读大一。这是她人生中第一个背井离乡的樱桃季节。正当她还在为吃不到舅舅们的樱桃而黯然神伤时,突然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说是受舅舅们所托,给她捎了樱桃到北京,100斤。

  “当时看到两大箱樱桃,我真的哭了。”杨松琳没有“独吞”,她把这两大箱樱桃分给老师、同学,收获了无数的好评。

  “再后来,无论我到哪里,每年樱桃季节,都不会错过舅舅家的樱桃。”杨松琳顿了顿说,这也解释了文章开头发生的那一幕。

  舅舅家的樱桃其实并不愁销路。但是每到樱桃上市季节舅舅们总是很辛苦。仅樱桃销售一项工作,就要起早贪黑地忙活:每天凌晨四点到七点是采摘时间,七点到上午十点要运到批发市场等待批发商的挑拣,之后直到下午六点铺摊零售,天挨黑就要回到果园护理果树,一忙活就是晚上十多点钟。

  更让果农们消受不起的是,他们还经常受批发商们的挑肥拣瘦和无理压价——在整个链条上,果农最累,利润最薄。

  “咱农大的校训讲‘解民生之多艰’,在我舅舅们身上,何解‘多艰’?”杨松琳抓住了症结:要优化销售流程。

  试水樱桃电商化

  因为工作关系,杨松琳每年会去很多地方,朋友们也是遍布全国各地。

  “我当时就想,我那么多朋友,同时借助微信信息传达的便捷,是不是可以在微信里帮助舅舅们销售呢?”

  说干就干。在发了那条招来“羡慕嫉妒恨”的朋友圈状态之后,杨松琳用了半个小时时间,规划了一条微信樱桃营销的流程,并且想出了自己樱桃品牌的名称“她大舅她二舅”。

  没多考虑,杨松琳在朋友圈发了一条“YSL家她大舅她二舅自有樱桃园自产无农药无公害大樱桃收集帖”:“我想看看我家樱桃魅力有多大!北京地区统一货运然后分发,其他地区直接发顺丰。”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她开出了比当地零售价还低的价格,而且免收运费。

  这条朋友圈状态收到的回复和私信,一共接到了300斤樱桃的订单。

  五个小时之后,杨松琳托朋友设计好了“她大舅她二舅”的商标,并制作了“接头暗号”的二维码,一起放在朋友圈。她调侃道:“从下午纯粹秀樱桃,到现在品牌Logo隆重上线,简直太欢乐太有正能量了——不要逼我转行啊,因为樱桃每年只卖一个月。”

  行动上的兑现真正考验了杨松琳。由于北京订单量比较大,她选择了速度快、二次分拣坏果少、运费低的货车快运。她需要每天凌晨1点到木樨园接货,然后再用两个小时的时间按订单分装,第二天再雇车雇人派送。

  前前后后十天的时间,杨松琳在北京卖了近2000斤樱桃。这期间的她白天还要上班。

  然而,日夜的辛苦并没有给杨松琳带来利润,相反“整体上实际是卖赔了”——由于太注重客户体验,她在包装、派送上投入了昂贵的成本。

  她并没有过多计较,看到的全是乐观的一面:“只要吃过的人,都会说舅舅家的樱桃是吃过中最好的。”

  “我们要搭建一个农资电商平台”

  舅舅们也没有怨言,他们对杨松琳特别有信心:“第一年试过,以后就有经验了。”

  她却觉得心中有愧。今年她搭建了一个小团队一起做樱桃的电商平台,通过微店销售“她大舅她二舅”品牌的樱桃和樱桃罐头。此时,这个商标也被他们正式注册。

  这一阶段,他们鼓励大中小农业种植基地在平台上开设店面进行销售。尽管没有太多精力投入,这一次他们还是做出了近3000斤的销量。作为回馈,他们把所有的销售额直接给了两个舅舅。

  “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农产品电商平台,完全实现基地到终端消费者的直供,尽可能减少一切不必要的中间环节,让利给消费者、种植者。”两年下来,杨松琳颇有些心得,谈起了自己的生意经:“我们要搭建的是一个农资电商平台,在农资端深耕,利用已有基础逐渐改变目前的模式,形成个性化定制农资解决方案,培养合作种植基地线上销售的习惯。”

  通过樱桃在流程通路上的试水,他们测试了冷链物流的各个环节、了解了消费者的诉求,也感受到了种植者电商化的难度。

  “这一步很难,但是这一步也是整个闭环中最具改革意义的一环。”杨松琳说。

(责编:许景(实习生)、马丽)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