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科技>>滚动

我国飞行员选拔重视心理素质调查

2015年04月17日08:52    来源:中国科学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身在蓝天 心难自由

如今对于飞行员的选拔,比其他职业更加苛刻严格。我国在选拔飞行员时,除了诸如患有高血压等不适合飞行工作的人不会被录用外,同时也细致调查其心理素质。

3月25日,一架A320客机在法国南部坠毁。因其隶属于德国汉莎航空旗下廉价航空公司德国之翼,一时间人们对于廉价航空的关注度迅速上升,热议的内容也囊括了廉价航空服务是否“廉价”,以及机型的老旧程度问题。

3月30日,德国杜塞尔多夫检察院的一项关于此次空难事故的调查声明,却让德国之翼的飞行员卢比茨成为焦点。该声明称,已证实卢比茨在成为飞行员之前曾经接受过心理治疗,记录显示他有自杀倾向。这犹如电视剧一样的转折,让人们为此事件感到惋惜的同时,也将视线从空难挪开,转而关注飞行员的心理健康。

职业特殊,肩负责任压力大

在普通人眼中,驾驶大型飞机的飞行员从事的是光鲜的职业——身着制服,眼戴墨镜,坐在眼花缭乱的仪表板前,有条不紊地进行操作。如果拨开层层光环,以一种职业的眼光去看待飞行员这个行业,你会看到飞行员面对的危险性和工作压力远远超乎想象。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发布的《职业伤害致死情况全国普查》显示,飞行员在最危险的职业中排名第三,排在第一、二位的分别是捕鱼业和伐木工。2012年,71位飞行员以及随机工程师在工作中遇难。

除了死亡威胁,飞行员面对的各方面压力也是其他大部分行业难以企及的。“在整个飞行过程中,飞行员就是这架飞机的领导。他需要面对各种突发状况,而且现代自动化的飞机驾驶系统,也让飞行过程变得更枯燥。”中国科学院学部社会心理学调研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心理学系教授时勘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

“飞行员的压力来自多方面,他们需要面对来自飞行工作带来的巨大身心负荷、疲劳与睡眠障碍、跨时区生物紊乱;而且,他们的朋友圈子往往比较窄,由于休息时间缺乏规律,难与朋友聚会,一些夫妻双方都是空乘的家庭,孩子没人照管。而这些家庭与婚姻、人际关系方面的问题是飞行员心理压力的重要来源。”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学院心理学系主任、副教授邓丽芳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这些压力如果无处释放就导致一些飞行员产生抑郁情绪,“与心理压力有关的任何问题,都可能发生。最常见的有注意力涣散,焦虑、抑郁,职业倦怠,严重的可能有抑郁症。”中国科学院心理学研究所研究员张侃进一步说明。

2013年,美国联邦航空局(FAA)曾发布一份调查结果表明:2002年至2012年间,美国发生的2758起空难事故中,其中8起由飞行员自杀所致,约占总比例的0.3%。

不过,比较德国之翼飞行员卢比茨,美国自杀的飞行员当时并没有驾驶客机。报告显示,这8名自杀飞行员中有7人独自驾驶飞机自杀,1人机上还载有一名乘客。同时,报告称,预测和防止飞行员驾驶飞机自杀依然难度很大,而且这类事件“很可能不会对外公开或者得到承认”。若想杜绝这样的事件继续发生,与其事后亡羊补牢,不如将工作做在前面。

身心健康均需筛查

如今,对于飞行员的选拔,要比其他职业更加苛刻严格。我国在选拔飞行员时,“各个方面都会检查,比如身体健康由航医负责,像高血压等不适合飞行工作的疾病患者,不会被录用。同时,也调查其心理素质。”张侃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心理测量自然离不开心理调查问卷。“我国空军招飞很早就采用心理量表、测量生理指标的仪器等来考察心理素质,一些民用航空公司近些年来也陆续在飞行员选拔中加入了心理测试环节,有些还采用了专门的飞行员心理素质综合评估系统来考察和评估机长级飞行员。”邓丽芳说。

除此之外,“在招飞时,我们还会采用更加接近飞行生活的情境测试,比如游戏或者打篮球等运动。在操作飞机时,飞行员的腿作用巨大,所以采用不会对腿部造成伤害的篮球运动,相对适合鉴别候补飞行员的心理特征。篮球运动是一个既需要个人投篮得分,又要有团队配合的活动,而在旁边观看评价的既有心理学家也有飞行教练,后者由于有多批飞行学员的培养经验,其头脑中就会‘播放’以往成功单飞学员打篮球行为的‘认知模型’,这样,就很容易对于这些新手作出准确的预测。”曾经多次参与飞行员心理会谈系统设计的时勘解释道。

“虽然这个行业会造成飞行员面临巨大的压力,但是我认为,患有抑郁症还是与个体性格有关。”时勘说,“有些人确实不适合成为飞行员,比如性格过于张扬或过于内向,迟疑不果断的人。”因为个性开朗者能够较好地进行自我调适,使消极情绪得以转移,相反,一些性格比较孤僻的人,无法将情绪有效地宣泄。因此,这种个性差异也是在飞行员录用和培训中务必考量的问题。

心理健康需要持续关注

尽管挑选飞行员时,飞行学校确实都有严格的筛查制度,但是张侃认为:“虽然有制度,但是执行不够严格。为了飞行员利益和飞行安全,要在完善这种测查系统的同时,加强对于制度执行的监管。”

对此,中国科学院心理学专家多次呼吁建立飞行员、航天员等特殊职业的国家心理标准。“近年来,我国飞行员安全管理导向已经有了较大的转变,从消极应对转变为积极预防。其中,特别重视对于飞行员心理资本等积极品质的培养。”时勘说,“今年1月,我国国家民航局在心理学专家组的指导下,已经完成了《飞行员心理健康指南》。”

目前,该《指南》在民航系统已经达成共识:各种突发紧急事件发生后,飞行员会产生相应的压力反应,可能会导致体力严重消耗及心理免疫力下降,甚至有可能导致身心健康问题。若这些问题不能得到及时心理干预,极有可能转化为严重的心理障碍。

除了下发《指南》外,民航部门也开始进行EAP(Employee Assistance Program)员工援助计划,将在飞行员培养系统中,引入了员工援助师职业标准,将系统地训练飞行员和管理机构的人员,掌握对飞行人员进行心理咨询和辅导的基本技能。

这支专业队伍既包括飞行员管理系统内部人员,也安排了一批来自飞行机构外的心理学工作者。“不论谁来做这项关爱工作,都要接受专业的训练,否则,心理干预就可能变为心理干扰。”时勘如是说。

“目前,飞行员通常每半年会有一次体检,通常会包含精神疾病在内的相关内容,有些部门的飞行员在执行任务前会有生理指标检测和心理会谈。”邓丽芳介绍。此外,民航机构要测查飞行过程中机组的协调与配合,在现代信息化条件下,还要测查飞行员能否充分利用驾驶舱内的各种信息资源和操纵手段来有效地应对安全问题。

除了心理辅导,飞行员自我调适也很重要。时勘提出,要从身、心、灵三方面全面考虑飞行员的培养问题,身:健康生活方式,均衡饮食,适量运动;心:培养良好心理素质,避免自尊心过低,及惯性的负面想法;灵:涉及层面比心理更高,包括处世的价值观及对人生的看法,懂得面对成败,要使飞行员认识到自己承担的是不同于普通人的社会责任。

“现代飞行技术越发达,信息化、自动化程度越高,飞行员的体力负荷虽然降低了,但是心理负荷反而加重了。所以,心理科学在飞行活动中的指导作用显得更加重要了,因为现代信息社会本身就是一本打开了的心理学!”时勘认为。(袁一雪)

(责编:王凤一(实习生)、马丽)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