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科技

世界新“硅谷”将在粤港诞生?

2014年02月15日09:47    来源:光明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世界新“硅谷”将在粤港诞生?

  在实验室里的李泽湘。

  汪滔创办的大疆公司的产品——航拍飞行器,在热播电视节目《爸爸去哪儿》中的亮相让人印象深刻。

  图为粤港地区创新产业生态体系现状示意图

  阅读提示

  这些年的产学研实践,使笔者对高校人才在香港、深圳及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中如何发挥作用有了深入的认识。

  笔者认为,粤港携手打造世界水平的新硅谷,具有其他地区无可比拟的竞争优势。

  硅谷何以成功

  硅谷是美国,也是世界上高科技产业发展最成功、最突出的地区。很多人通过研究硅谷,试图在本国或本地区复制硅谷的成功。大家总结出,硅谷的成功在于它建立了科技创新产业所需要的生态体系:一是历史沉淀,包括大批的先行者,军事需求,军民互动,创新先锋及叛逆文化(或“零权威”文化);二是催化剂,包含著名大学,集群效应,风险投资和冒险家;三是文化和生活方式,包括创业激情,不畏失败精神,鼓励创新,密集的社会网络等等。

  有人说,硅谷能有今天,是因为它有得天独厚的地理,气候等环境,有美国这个巨大的本土市场,但实际上也不全是。世界上任何地方只要建立了和硅谷类似的生态体系,它都能孵化出成功的高科技产业园区,例如以色列。以色列人口800万,面积2万平方公里,周边环境恶劣,自然条件更差,本土市场也不大,但是以色列非常注重创新科技生态体系的建设,上世纪90年代又从俄罗斯吸引了100万受过良好高等教育的科技人才。依靠在科技方面的突出发展,以色列迅速成为中东地区最强大的国家,被称为“世界创新工厂”。

  美国匹兹堡市的卡内基—梅隆大学(CMU)也是一个科技创新的成功案例。匹兹堡以前是一个钢铁城市,经济一度非常不景气。以往CMU的学生和老师大都选择到硅谷或波士顿去创业,对匹兹堡经济推动不大。本世纪初,CMU校方反省了自身不足,制定一系列新的政策激励师生就地成果转化,还在周边建立了孵化中心和加速器,吸引了微软、迪士尼等一流公司来此建立研发中心。如今,CMU的创业氛围有了极大的改变,匹兹堡也借此成为美国高科技产业发展最迅速的城市之一。

  麻省理工、斯坦福毕业生所取得的创业成就也类似,在此不再赘述。这些成功案例说明顶尖高校的科学研究和科技人才储备加上浓厚的创新创业氛围,在类似硅谷的高科技创业生态体系的支撑下,能创造出不可估量的物质和精神财富。真正的世界一流大学,要能大批量培养从研究到创业的复合型人才。

  “新硅谷”的潜质

  人们总在问,下一个世界水平的“硅谷”最有可能出现在哪里?

  综合粤港地区的独特优势,我认为如果深圳能和香港携手发展高科技产业,取长补短,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下一个世界水平的硅谷将很有可能在粤港地区出现。这里的深圳是广义的深圳,包括周边的东莞、惠州,甚至广州等地区。

  我重点说一下深圳,这个城市拥有2000多平方公里土地,常住人口1000万,2013年人均GDP达到2万美元,是中国最富的城市。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深圳高科技产业取得全国领先地位,涌现出大批优秀的高科技企业,风险投资占全国的60%,吸引大量年轻人前来创业。目前,深圳的高科技产值GDP贡献值已居全国第一。此外,深圳及其周边的东莞、惠州地区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信息家电”(3C)产品制造基地,聚集了世界上最完整的3C产业链。近几年,深圳又积极发展产品设计产业。只要你有一个想法,这里就有人能将其变成产品,甚至可以承担批量生产。

  我认为,今后数年里,制约深圳高科技产业往深层次发展的根本因素还是高等教育和基础研究的不足。深圳甚至内地建立现代高等教育体系的路程还很远。与之相比,香港最大的优势是在高等教育方面的突出成绩,按英国高等教育调查机构(QS)发布的2012年大学排名,香港科技大学、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分别位列亚洲第一、第三和第五。目前,单单内地在香港的优秀学生就积累了10万之多。与深圳相比,香港具有更宽松的环境,更自由的信息通道和更完善的金融、法律体系。在过去10年,香港也试图发展自己的高科技产业,但是由于没有利用好珠三角地区的产业链优势,尤其是没有建立像麻省理工、斯坦福和CMU那样的产学研一体化模式,科研与人才优势最终没能突破最后一公里的瓶颈,未能转化成经济优势。

  近年来,香港与内地在深圳、东莞等地开展的多层次科技与教育合作,实际上就是在复制硅谷模式。粤港携手打造世界水平的新硅谷,具有其他地区无可比拟的竞争优势。

  粤港合作的巨大优势

  1992年,我加入香港科技大学,并创办了自动化技术中心(ATC)。1999年,深圳市政府、北京大学、香港科技大学三方携手在深圳市高新技术区共同创建深港产学研基地,使命是促成两校的科研成果在深圳实现产业化。在此平台上,我们创办了固高科技公司。

  基地成立之前,一位在顺德开厂的港商到ATC找到我,他花了几百万港币从日本购买了一台马口铁剪切设备,但费了很长时间,都没能把机器运作起来,他希望ATC能援手解燃眉之急。我们把他的日本设备换上“ATC大脑”后,问题就解决了。通过这个案例,我们看到,香港高校的研究成果能够对珠三角的制造业有所帮助。

  固高创办初期,当地业界懂得应用运动控制技术的人才非常少,产品推广一度陷入停顿。但我们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我们举办了很多期的运动控制培训班,为企业培训了大批的运动控制技术人才。我们把这称为“广东农民运动控制讲习所”。这个举措促进了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推动了深圳及中国装备产业的发展。在此之前深圳并没有像样的装备产业,但现在深圳很多装备行业都处于全国领先水平。

  通过创办固高公司,我对产业发展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或者学生需要具备什么样的能力,才能在实际应用中大显身手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和体会。利用这些体会,我为香港科技大学的学生开创了两门新课程,旨在培养学生动手,团队合作,让学生真正体会到学以致用的意义所在。

  这些课程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学生,汪滔就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学生。他在深圳创办了大疆创新科技公司。在2013年热播的电视节目《爸爸去哪儿》中,那个精巧的航拍飞行器就是他们的产品。在过去三年,大疆公司业绩有了80倍的增长,目前员工已经将近1500人,客户遍布全球40多个国家。这种规模和增长速度在美国高科技发展史上也是罕见的。

  大疆的成功体现了粤港合作的巨大优势。汪滔在香港科技大学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又很好地利用了深圳地区完善的产业链和运营成本优势,同时还把市场定位在全球市场。正是深圳和香港优势的充分融合,才成就了大疆的今天。让我骄傲的是,ATC不乏优秀的学生,除了大疆之外,他们还创办了李群自动化,云州智能,逸动科技等公司,其中幻音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已在香港主板成功上市。

  这些年的创业历程让让我有了很多体会。大学的研究必须要对产业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才能显现出大学的意义。论文的发表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对产业造成的影响力,大学里最重要的成果应该是学生,而不是论文。

  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我们应该将香港、深圳以及周边的东莞等地区,看成是一个整体。从整体来看,粤港地区已经具备了发展世界水平高科技产业的所有条件,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世界硅谷的地方。只要把香港的优势和珠三角的优势紧紧密结合起来,新硅谷的出现指日可待。

  作者简介

  李泽湘,香港科技大学电子及计算机工程学系教授,自动化技术中心的创办者。先后求学于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曾在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实验室及纽约大学计算机系工作、任教。

(责编:欧兴荣、熊旭)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