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科技>>滚动

李传锋:做研究像打坐一样虔诚

2014年01月08日01:28    来源:科技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李传锋:做研究像打坐一样虔诚

李传锋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光学与光学工程系和中科院量子信息重点实验室教授

  李传锋近年来好事连连,继前年获得王大珩光学奖之后,去年底又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并在刚刚召开的第十三届中国青年科技奖颁奖大会上,作为获奖者代表发言。

  作为中国科大的“土著”,李传锋的科研道路并非一帆风顺。

  因贪玩被同学“甩掉两条街”

  李传锋1973年出生在山东省莱芜市的一个农村家庭,从小就对宇宙世界充满好奇,“整天琢磨宇宙是怎么运行的”,而对人情世故没有兴趣。

  中学阶段,李传锋酷爱物理,不断得到物理老师的鼓励,因此更加起劲。1990年,高考填报志愿时,他发现中国科大物理类专业最多,于是第一志愿的4个专业志愿全都填了中国科大的物理。

  刚进科大时,秉性贪玩的李传锋很紧张,“因为班上同学个个都是佼佼者,还有几个高考状元。”当时坊间流传着“不要命的上科大”,李传锋经常到通宵教室学习,累了,就在金庸、古龙的武侠世界里休憩。因此,学习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

  李传锋骨子里喜欢挑战,大三确定专业方向时,选择了当时国内最前沿的量子光学,到郭光灿教授实验室学习,大四结束后正式“分流”到郭光灿门下读研究生。由于课程不多,李传锋“玩过了头”,整天沉迷于街机游戏和电脑游戏,连导师主讲的《量子光学》也没考好。郭光灿把他叫到办公室,狠批了一顿,并以另一个弟子、李传锋的同班同学段路明的优异表现“刺激”他。

  “当时感到被同学甩掉了两条街,就痛下决心,保证不玩了,专心学习与科研。”李传锋说,郭老师让他研究“玻色-爱因斯坦凝聚”(BEC理论),他整天研读文献,很快就发表了SCI论文。

  尽管科研上得到了严格的训练,发了一些论文,但李传锋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做理论,更重要的是BEC理论研究已70多年了,李传锋觉得“不好玩”。因此,1999年博士毕业留校后,他提出转做量子信息实验研究。

  “你以前没学过,能行吗?”面对郭光灿的疑虑,李传锋笃定地说“能”。

  专挑“大牛”的难题做

  做实验研究,首先要搭建实验平台,当时正是中科院中国科大量子信息重点实验室建设的起步阶段。在郭光灿的指导下,李传锋带着几个学生边看文献边尝试建设非线性光学实验室。他发现黄运锋同学动手能力极强,“简直是天才”,实验室建好后,干脆交给黄运锋做实验,自己专攻“把理论转化成实验方案”的环节。从2001年开始,陆续出了一些成果,其中实验验证“量子力学与隐变量的检验”理论(KS理论)的论文发在《物理评论快报》上。后来,在郭光灿院士的指导下,黄运锋的博士论文入选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

  但“好折腾”的李传锋,这时又与自己正式指导的第一个弟子许金时去搭建新的实验室,建好后,让他去做实验。此后,他又牵头搭建了几个实验平台,“让喜欢物理的学生好好在这里‘玩’”。

  由于各个实验平台研究方向不同,一切从零开始,再加上以“玩”的心态搞科研,不重视“产出”,李传锋好几年出不了好的成果,这让身为实验室主任的郭光灿颇为不满。

  “我当时也很着急,思考了几天几夜,终于想明白了。”李传锋说,要做就选爱因斯坦、玻尔、薛定谔、海森堡等科学“大牛”关注过的问题,对他们争论过的理论进行实验检验。2007年,他们一篇验证“宏观实在论”(LG不等式)的论文投到《自然·物理》。有位审稿人写了很长的审稿意见,说LG不等式是很重要的问题,这个实验值得肯定,但是这个问题的阐述需要深厚的物理素养,稿件阐述不清晰。审稿人字里行间质疑李传锋对物理研究的态度。

  这封信对李传锋触动很大,让他思考做物理研究到底是为了什么。“把自己当作‘小和尚’,把宇宙规律当作信仰,做物理研究要像小和尚打坐念经一样虔诚,而不仅仅是‘玩’。” 李传锋的心态从此变了,每天上午8点到实验室,晚上11点回家,天天如此,没有周末,他成为实验室最勤奋的人。

  多年的辛勤探索和积累,终于换来柳暗花明。2009年以来,李传锋小组首次观察到光的波粒叠加状态,挑战玻尔互补原理设定的传统界限;实验验证新形式的海森堡不确定原理;实验实现八光子纠缠态并完成八方量子通信复杂性实验研究;实验发现量子关联可以不被环境所破坏并验证关联的突变现象,观测到量子纠缠的突然死亡和再生现象;首次实现单光子偏振态的固态量子存储,99.9%的存储保真度创造世界最高水平……

  这些成果引起国内外量子信息科学界的关注,“观察到光的波粒叠加状态”被《自然·光子学》杂志选为封面故事文章,并被《自然·物理》杂志“研究亮点”栏目报道,评价其“重新定义了波粒二象性的概念”;“八光子纠缠态”成果被评为2011年度中国十大科技新闻。

  “他善于把深奥的理论问题化为简单的实验方案,然后用实验做出来。”郭光灿说,李传锋小组近年来在国际上名声鹊起,目前已经和多个国际著名的理论研究小组展开密切合作。

  “有成果,他总排在后面”

  谈起自己的“师傅”,年仅31岁的特任教授许金时充满感激。2004年从福建师大考上中国科大研究生时,许金时对量子信息所知甚少。一年后,在李传锋的指导下,许金时开始做量子信息实验研究。当时,李传锋刚着手建量子点实验室,师徒二人从零开始,调试设备,理论计算,搭建实验光路,寻找光子纠缠对,不断优化……李传锋手把手教了半年时间,直到许金时对设备和实验方法熟练掌握为止。

  “李老师对科学前沿看得很准,对实验室建设有远见,对学生以激励为主,很少批评学生,不断点燃大家对科学爱的火焰。”许金时说,在与学生讨论时,李老师让大家尽情发挥,他总能从中找出亮点,使学生兴趣盎然。遇到困难,随时找他讨论,他总能给出思路。有的学生进展慢,他就到实验室陪学生一起做,甚至一陪就是几个月。

  对于李传锋的勤奋好学,许金时更加钦佩。去年到美国学术交流时,李传锋感到不能很好地表达自己的思想,于是回国后就下决心攻英语。每天早上、中午、下班的路上,抓住能利用的边边角角时间,不断练听力、口语。“每天夜里,他办公室的灯总是亮到最后。”

  李传锋已培养了7名博士,目前还带有6个研究生。其中,许金时的博士论文入选2011年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今年还拿到了国家优秀青年基金。

  “李传锋对培养学生很用心,不仅是他自己带的研究生,实验室几个发展很好的年轻教授,起步阶段都得到过他的帮助。”郭光灿说,李传锋为人宽厚谦和,淡泊名利,替别人想的多,不太在乎自己的得失。“他指导学生做出的成果,署名时总是把自己排在后面。”

  回首自己的学习和科研历程,李传锋认为,“最重要的是找到适合自己的事”。他对学生的要求是:“喜欢物理”。

(来源:科技日报)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