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神十专题
人民网>>科技

“蛟龙”乘客自述下潜见闻:神奇陌生的海底世界 

邱建文

2013年06月22日09:54    来源:科技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6月19日,在潜航员叶聪和付文韬的带领下,我搭乘“蛟龙”深潜器到达了南海冷泉区的海底。这次下潜最大深度1326米,水下时间7小时24分。水下工作的主要内容为海底环境与生态观察及地质和生物标本的采集。

  当初通知我有一个随“蛟龙”下潜南海的机会,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递交申请,没觉得一定能被选中。所以当得到通知去无锡培训的时候,我挺兴奋的,有机会可以目睹和体验深海生态系统的景象。据说有人会有在幽闭空间里的恐惧,但我培训时进“蛟龙”内部,感觉还好。很宽敞,灯光充足。我想,潜航员下潜过7000多米,我们只到1000多米,没什么好担心的。

  人到了船上,能不能下潜都由当时的天气、个人身体状况等多种因素决定。我也曾担心自己下不去,白来了。当得到通知,让我19日下潜时,期盼的感觉更强烈。

  早上起来,出去看了一下潜器和海况。很多支持人员头一天晚上就在准备。早饭他们让我少吃点流质的东西。8点来钟让我进舱再熟悉一下高清照相机的操作。

  进舱后,感觉挺闷热,温度仪上显示29.7摄氏度,感觉像三十五六摄氏度。潜航员和我都在流汗。关了舱门以后,下吊过程很顺利。原以为下到海面会颠簸,我抓紧了坐垫(没有座椅,只有坐垫)上方的扶手。

  很快就下潜,下得还挺快,没有颠簸。我往窗外看,一开始窗外很光亮,海面一道道白色的光柱平行地往下照,背景是蓝色。下到四、五十米处,就没有光柱了。舱内灯基本灭了,只有仪表盘亮着。潜航员打亮了外面的灯,让我们看看外面的生物。我看到有些很小的水母,类似于水蚤的挠足类,还有大颗灰尘状的亮亮的小颗粒,在探照灯光里就好象繁星。

  下降速度大约每分钟35米,潜艇很稳。因为是无动力下潜,只能听见说话的声音,好安静啊。开始阶段,我也不太敢跟潜航员说话,他们在跟上面联系,看仪表盘,我就看窗外。后来三个人就聊起来了。我问他们潜航的经验,还有屏幕显示的信息,哪个是二氧化碳浓度,哪个是潜器倾斜度之类的问题。他们跟我说话,可能也是为了让我放松一点。下降过程还是比较单调的,只能看“繁星”。

  潜航员放脚的地方是贴着底部,因为降温,会有积水。听说是过滤空气的时候,会有凝结水,不及时清理的话就会脚冷。

  窗外视野只有四,五米。快到海底时,潜航员问我看到底了没有。因为黑,我半天也没看到。还是叶聪眼睛比较好,先看出来了。潜艇落在一个相对平缓的地方,深度是1300多米。

  离目标点不远。但爬坡费了一些时间。没走多远就看见我们想采的东西——像石笋一样的海绵,孤单的立在泥里。非常白,完全漂白,好奇怪,竟然在这地方保持这样的颜色,有点出淤泥而不染的感觉。根部在泥里稍微隆起,像菜根似的。

  在这里还采了沉积物柱状样品,之后就向山坡上潜行。一路上看到好些长相奇特的生物。比如一种小虾,颜色是橙红色,眼睛是金色的。还有一种鱼,像水滴一样,尾巴很长,头朝下尾朝上漂着。还有些小纽扣状的白海星躺在泥土上,非常夺目。还有一种动物藏在小洞里不现身,只看见泥地上晃动两条四五厘米长的白须。

  一路都是泥质海底,比较单调。但快到坡顶时,出现一些表面凹凸,纹理不清楚的石头。上面有些小洞,似乎还有贝壳。我想起来,这可能是前一天周老师他们采回来的石灰盐岩。这些岩石附近又有一些死去的贻贝壳,零星散布在石头之间的沉积物里。

  再往上走,就到了山顶的冷泉区了。水深大概是1100米。虽然昨天在视频上看过了,但这里的景象还是让我大吃一惊。在大概40、50平方米的范围内,密布着贻贝以及毛瓷蟹。只有浅海的潮间带才会有这么密集的景象。

  贻贝跟浅水潮间带那一片片的贻贝长得没什么不同,但拿上来解刨,发现内脏团特别小,而粉色的腮特别大,占据了壳的一倍以上。可能是因为腮里有特殊的细菌可以利用甲烷。跟浅水近亲一样,冷泉贻贝也是微微张开壳,露出水孔。

  毛瓷蟹基本是不动的,我仔细看,它们好像是用最靠近嘴的一对鳌足不停向嘴里送些什么。毛瓷蟹分布在一条宽带上,宽带以外,就是零散分布了。

  这个生态系统很安静,已存在多年。我们是不速之客。

  坡顶的潮流可能很急,几乎没有什么泥土了。我们试了一下采样器,想采一点带甲烷的沉积物,但海底好像很硬,插不下去。我们又找了一片沉积物区去采样,是距离山顶大概四五十米的地方。这里奇怪的是有一层菌席,好像稍微老化的插座面板的白色。

  贴着海底的时间大概5个多小时,一转眼过去了。收到了指挥部催着上去的指令,于是我们赶紧检查采到的样品是否固定好了。然后开始抛载上浮。

  我没觉得累,只是一直盘腿坐着,斜靠着舱壁,基本没换过姿势,脚有点麻。为了在预定时间完成所有任务,工作一直很紧凑,只是吃了一块巧克力,喝了几口水。上浮的时候才开始放松伸展。然后拿起相机,拍了一些纪念照。

  潜航员让我先出舱。一出来觉得外面很亮,很热。到了甲板,他们就给我淋水了,感觉好爽快。还没反应过来,甲板上的人们就过来祝贺。

  作为来自中国香港的科学家,我很荣幸参与了“蛟龙号”第一次应用性航次,见证了我国在深潜器科技研发与建造方面的实力,以及在大型海洋科研考察方面的组织协调能力。此次深潜是我个人的海洋生物研究生涯从浅海到深海重要的一页,它让我有机会亲眼目睹深海生物的生活情况,操作深水高清摄影机,以及参与用机械手采集生物样品。我这次参与“蛟龙号” 第一次应用性航次受到了香港浸会大学的高度重视,同事与朋友的祝福,家庭的支持,以及香港传媒的广泛报道,为香港市民了解内地科研能力的进步提供了宝贵素材。(作者邱建文香港浸会大学副教授 本报特派记者高博整理)

 

(责编:魏艳、马丽)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推荐

资料库

我和神十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