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离我们多遥远?几千米下大洋的真面目啥样--科技--人民网
人民网>>科技

深海离我们多遥远?几千米下大洋的真面目啥样

本报记者 吴月辉 余建斌

2013年04月22日07:3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图为准备入水的“蛟龙号”载人深潜器。(右下小图为“蛟龙号”潜水器从6963米的海洋深处采集的生物样本。)
  资料图片

  遥远的太空、深邃的海洋和地球深部既蕴含着丰富的未知资源,又是至关重要的战略空间,已成为世界科技强国角逐的热点。

  近年来,我国科技界也加大了研究、探测深空、深海、深地的力度。“三深”研究应瞄准哪些重点?“三深”探测需要突破哪些关键技术?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还有哪些差距?本版从今天起推出“探秘‘三深’”系列报道,请有关专家进行解读。

  ——编 者

  

  蛟龙新征程:

  屡创佳绩的“蛟龙”号载人潜水器又将开始新的征程。从今年6月初起,它将转入试验性应用阶段:第一航段主要在南海特定海域开展定位系统的试验,同时兼顾南海深部科学计划开展科学研究;第二航段主要在中国大洋协会多金属结核合同区进行海底视像剖面调查和取样,为底栖生物多样性和结核覆盖率估算提供视像资料和样品,同时开展常规环境调查,收集环境基线数据,履行与国际海底管理局签订的《多金属结核勘探合同》义务;第三航段计划在西北太平洋富钴结壳资源勘探区开展近底测量和取样,为参与海山区环境管理计划提供技术支撑。

   

  深海大洋

  是认识地球的重要领域

  无论是从资源、环境还是科研、技术来看,深海科考都意义重大

  从3000米到7000米,从南海到西北太平洋,随着“蛟龙”号深潜纪录的不断刷新和科考范围的逐渐扩展,越来越多的国人将目光投向遥远的深海。

  著名海洋地质学家汪品先院士曾经说过:“一旦透过几千米的水深看到了大洋的真面目,回过头来才能明白自己脚下大陆的真相。”深海大洋不仅是人类了解地球亟待填补的空白,其广袤的空间和丰富的蕴藏也为人类社会发展展现出诱人的前景。

  根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世界海洋可划分为各沿海国管辖领域、公海和国际海底区域,后两者统称为国际海域,也就是通常意义上所说的深海大洋,简称深海。

  如果从深度上讲,国际上对深海的定义则是1000米以深的海域。

  “与沿海国管辖海域内活动主要遵循各沿海国法律不同,国际海域活动主要按照国际公认的法律制度进行。”中国大洋矿产资源研究开发协会(以下简称大洋协会)秘书长、办公室主任金建才说,“公海活动遵循公海自由原则,只要有资金、技术,一个国家在公海从事航行、飞越、捕鱼、科研等活动所获利益归该国所有,而国际海底区域活动则遵循人类共同继承财产原则。”

  金建才说,认识地球是人类的共同目标。深海大洋作为地球内层空间,是我们认识地球的一个重要领域。对从事国际海域活动的意义,他从资源、科研、环境、深海技术4个方面进行了阐释——

  从资源角度看,国际海底蕴藏着人类发展所需的丰富资源,除多金属结核、富钴结壳、多金属硫化物等矿产资源外,生物基因资源、空间资源等都对人类发展有重要意义。

  从科学角度看,通过大洋科考活动不断加深对地球内层空间的认识了解对更好地保护和科学利用地球资源具有重要意义。另外,深海科考对解决当前的一些前沿科学问题非常关键。

  从环境角度看,深海环境问题的解决也离不开深海研究的不断深化。近几年国际海域的环境问题受到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关注点集中在国际海域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和深海底部,特别是极端环境下的生物基因资源利用。深海活动越深入,对出台保护深海生物多样性的措施、建立公平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越有利。

  从技术上来说,深海技术代表了海洋技术的最前沿和制高点。通过参与国际海域活动,可以提高我国海洋领域的技术水平和创新能力。

  上世纪90年代以来

  深海勘探研究取得很大进展

  科学考察成果丰硕,深海载人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我国深海勘查和研究实际上是从上世纪70年代末才开始的。”金建才说,“但作为国家长远发展项目、更为系统的开展工作是始于1990年大洋协会成立。”

  自大洋协会成立以来,我国在深海勘查研究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

  “首先,我们已经跟国际组织签订了多金属结核的勘探合同和多金属硫化物的勘探合同,今年我们有望再获得第三块区域的勘探合同。同时,我们总共完成了27个航次的科学考察。通过持续不断地对深海资源的勘查,我们对深海的科学认知水平和对深海环境评价能力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勘查所取得的成果已被广泛应用,有些在国际相关规则制定中提供了重要的科学支撑。此外,我国的深海技术装备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建立了一支能完成海上调查、工程技术装备的研发以及科学研究和环境评价的人才队伍。”金建才说。

  2012年6月27日,我国自主研制的“蛟龙号”载人潜水器成功完成7000米海试,在7000米深度顺利进行了取样、测绘、摄像等多项作业。

  这标志着我国深海载人技术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实现了新突破和新跨越,也将促进我国整个深海勘探和研究的发展。

  “‘蛟龙号’的成功,对我们国家的深海技术发展是一个巨大的带动。” 国家深海基地管理中心主任刘峰告诉记者,在研发过程中开展了深水电池的研究、水密接插件的研究等,这些都是我们过去不敢涉足或没有涉足过的。此外,建立了一支优秀的队伍,这支队伍还可以开展其他深海装备的研究。通过“蛟龙号”这样一个研发历程,探索出了一条国家大型深海高技术装备的研发道路。

  没有一个海洋强国

  只关注家门口的那片海

  应尽快建立强大的科考船队,大力提升参与国际竞争的能力

  虽然我国在深海科考方面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金建才毫不避讳我国同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他认为,这种差距并非一星半点。

  “我们现在深海考察能力严重不足,科考船很少,且基本处于满负荷运转状态。而与之相对的是美、俄、日等发达国家庞大的科考船队,甚至韩国和印度的科学考察船也远不止一条。”

  “中国应该发展自己的大洋考察船队。”金建才认为,无论从深海大洋的长期发展战略,还是从深海大洋科学考察对人类的贡献,或是从海洋大国到海洋强国发展战略出发,中国都应该建设一支强大稳定的深海大洋科考船队。

  “差距还表现在我国深海探测手段的落后。事实上,除了取样手段落后外,我们在保真技术、实验配套、深海钻探等方面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也很大。”

  除了硬件,金建才认为软件的配套同等重要。“当前,我们要认真研究如何应对国际海域规则、规章制定过程中的问题,如何从海洋发展客观规律出发提高工作的创新性和开放性等问题,在这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金建才强调,我国应尽快建立一套切合国际海域工作特点的工作机制,提高我们参与国际竞争的能力,包括建立部门间协调机制,定期协调国际海域工作中的重大问题,建立适应国家行政、预算、科技体制改革方向的国际海域投资机制等。

  “要实现海洋强国的战略目标,我们必须关注深海大洋。”金建才说,“综观人类发展史,没有一个海洋强国只关注家门口的那片海。如果不关注深海大洋或者没有能力开展这方面工作,就够不上海洋强国的标准。走向深海大洋是建设海洋强国的必然选择。”

  提到今后的重点工作,金建才指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加强地球科学领域的研究;二是加快对深海生物多样性等海底环境问题的研究步伐;三是通过国际合作和自主创新,加大对深海前沿技术装备的研发力度;四是着力提高我国深海领域的基础能力、可持续发展能力,包括重大装备、考察船、深海基地建设、大洋样品馆、大洋信息库等能力平台的搭建等;五是培育和发展我们国家的深海产业;六是整合国内资源,搭建高端平台,形成国家竞争优势,提高参与国际竞争的整体实力。

  

  延伸阅读

  2001年5月22日,我国拥有了对位于太平洋上7.5万平方千米大洋矿区的专属勘探权。

  2002年,中国启动“蛟龙号”载人深潜器的自行设计、自主集成研制工作。

  2005年,中国大洋科考船“大洋一号”历时300多天,完成了首次全球航行。

  2007年5月1日,我国在南海北部成功钻获天然气水合物(可燃冰)实物样品。

  2010年7月18日,“蛟龙号”载人潜水器在中国南海海试,成功下潜到3759米,这是中国载人深潜队伍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挑战深海。  

  2011年5月23日,3000米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81”顺利交付。

  2012年6月27日,“蛟龙号”载人潜水器在西太平洋的马里亚纳海沟海试,到达7062米深处海底,创造了作业类载人潜水器新的世界纪录。

  

(责编:值班编辑、赵竹青)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