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茌平被曝遭水污染 牛羊喝后绝育【5】--科技--人民网
人民网>>科技

山东茌平被曝遭水污染 牛羊喝后绝育【5】

2013年02月21日08:27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一度,信发集团为茌平县贡献了八成多的财政收入。在茌平县,有一个信发街道办事处,有一条信发路,信发集团董事长张学信曾经挂名担任过茌平县委副书记。至今,信发集团的员工还依然称之为“张书记”。信发集团在当地的地位可见一斑。

  借助信发集团的快速发展,在过去10多年里,茌平县也迅速实现了经济翻身,2002年,该县全国排名527位,2009年上升到第98位,2011年进一步升至第91位,成为鲁西为数不多的“全国百强县”之一。

  2011年,在第八届中国中小城市科学发展高峰论坛上,茌平县委原主要领导在介绍茌平经济发展经验时曾表示,“工业上,以打造‘东方铝城’为重点,带动整个工业经济发展。大力膨胀发展电解铝产业,延伸发展氧化铝、碳素、铝的深加工。”

  在茌平,信发集团解决了最大的就业,提供了最大的财源,当地政府已将经济发展与信发集团捆在了一起。“信发排污,茌平县环保局根本管不着,县长也不一定能管得着。”当地出租车师傅告诉记者。

  茌平县环保局:不存在企业将污水排入地下的问题

  过去,信发集团为茌平的经济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助推力,当地很多人因此发家致富。那时候,茌平人对信发集团的评价很高。

  由于铝行业是一个高耗能、高耗电、高污染的行业,眼见着家乡的居住环境日益恶化,许多茌平人开始把信发集团当作污染的罪魁祸首,对它的评价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因此,网络上开始出现众多反映信发集团问题的帖子,出租车司机也乐于向外地乘客陈述遭受污染的痛苦。

  《商务周刊》曾公开报道说,2006年3月,中铝集团一名管理人员在参观完信发华宇氧化铝公司后回忆说,“这里是典型的边设计、边施工、边生产、边扩建的‘四边工厂’。看来,这里的一切辅助设施,只要不影响氧化铝的产出,统统放在一边,抢生产、抢扩产、抢赚钱,成为压倒一切的重中之重。”

  在随后的新建项目中,信发集团开始将新项目转移到广西、新疆、山西等地,茌平基本不再新上制铝项目。据知情人介绍,在新建项目中,信发集团吸取了过去工厂靠近城区的教训,外地的项目基本都在远离城区的空旷地带。

  2月20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就地下水污染问题来到茌平县环保局进行核实。该局副局长王建国告诉记者,茌平县不存在网上反映的地下水污染问题,也不存在企业将污水排入地下的问题。

  王建国向记者解释说,茌平县城及部分农村之所以喝东阿水,是因为茌平属于老盐碱地,地下水普遍发涩发苦,口感不好。刚好东阿引向聊城的饮用水通过茌平,因此,茌平县政府决定实施这项饮水民生过程,将东阿的自来水引至茌平。

  至于村民灌溉用黄河水、不用地下水,王建国表示,茌平县属于黄灌区,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当地就已使用黄河水灌溉。“这和水污染没关系,黄河水渠四通八达,用黄河水灌溉成本低,所以大家很少用井水。”

  谈及信华集团赤泥处理大坑的问题,王建国向记者出示了环境保护部于2008年7月发出的《关于茌平信发华宇氧化铝有限公司300万吨/年氧化铝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意见的函》。这份函件表示,“工程产生的赤泥由管道输送至赤泥堆场干法堆存。在赤泥堆场设置了排渗设施,铺设了土工防渗膜,设置了4口地下监测井”。

  王建国表示,信华集团对于赤泥的处理都是按照规范要求进行的,堆场大坑里都设有防渗膜,水可以循环利用。

  随后,茌平县环保局工作人员陪同记者一起来到赤泥堆场。现场的一个大坑中,赤泥废水直接接触土壤,并没有防渗设施。对此,工作人员解释称,这一大坑应该是新建的,他们此前并未发现,明天他叫企业相关负责人出面,向记者介绍情况。

  关于村民反映的309国道南侧的“排污井”,王建国表示,那是信发集团用于工业生产的抽水井,并不是排污井。

  面对记者的种种疑问,王建国副局长总结说,信华集团发展实体经济,会(给环境)带来与以往不同的影响,但还不至于达到影响当地正常生产生活的程度。如果真是这样,老百姓早就堵上政府的大门了。他表示,茌平县环境局并未接到村民反映地下水污染的正式举报。

  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院长马中表示,在地下水污染的监管方面,我国目前面临着立法上的空白以及行政监管上的权责不清。“大气、地表水都有相关的法律,土壤也有法律。但到了地下水,除了核废料的处置,对其他污染物是没有法律规定的。”

  村民的指证和茌平县环保局的回应之间,为何会存在如此大的差距?茌平县地下水资源到底有没有污染?污染到何种程度?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本报山东茌平2月20日电

(责任编辑:王泓漓、马丽)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