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茌平被曝遭水污染 牛羊喝后绝育【4】--科技--人民网
人民网>>科技

山东茌平被曝遭水污染 牛羊喝后绝育【4】

2013年02月21日08:27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有环保专家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对于制铝工业产生的赤泥,一般都要做防渗透处理,防止赤泥浸出液进入地下水系统。据介绍,赤泥废水一旦进入地下水系,将会使水体pH值升高,影响水中化合物的毒性。而赤泥中所含的氟化物、铝等物质,还会造成更严重的水污染。人们长期摄取这些物质,会影响身体健康。2010年10月,匈牙利一家氧化铝厂的赤泥堆决堤,赤泥废水流入多瑙河,引发欧洲多个国家恐慌。

  大坑群周边村民告诉记者,赤泥水毒性很强,它流到哪儿,庄稼基本就死到哪儿。另外,因为村子挨着这几个高起的大坑,他们也担心尾矿溃坝。“前两年看新闻,记得山西那边溃过坝,死了几百口子人。我们守着这几个大坑,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下暴雨,我们就担惊受怕。”干韩村一名村民说。

  “领导们都管不住,我们能干啥?”

  除了赤泥沉降大坑可能污染地下水外,当地村民耳熟能详的另一个污染源是“国道旁的深井群”。出茌平县城,沿着309国道向西走,路南侧,每隔几百米就有一眼封闭的水井,据当地人介绍,这些水井能延续10多公里。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温陈街道西侧的国道边,查看了几眼水井。其中一眼水井上面写着“40”字样,整个水管呈封闭状态,外面罩着铁笼子,水管的末端用黑色塑料布裹着,伸向地面,不知通往何处。

  当地多名村民告诉记者,这些水井深度约为400米,是信发集团的排污口。“通过加压设备,直接将污水排往地下,茌平人基本都知道这事。”村民说。

  这一说法得到聊城一名打井老板的佐证。他告诉记者,网上传的打一两千米的深井排污,这样需要的压力太大,不太可信,至少他在聊城没见过这么高端的打井设备,打四五百米的井排污是有可能的。“井越浅,对地下水的污染就越严重。”这名老板不无忧虑地说。

  村民向记者分析道,在温陈、博平等镇街周围,除了信发集团,再没有其他大型工业企业,地下水污染,肯定与信发集团有关。

  在微博上检索“茌平”,可以轻易找出众多关于地下水污染的网帖。网友“@溪水之仁”发帖说:“山东茌平把污水排到地下已经几年了,所有茌平境内国道、省道沿线两侧都布满排污水的管道,污水连续不断排到地下,茌平下游及高唐境内原来能饮用的地下水早就不能饮用”。网友“@歆慕新”发帖说:“污水下压?不只是潍坊吧?茌平的电解铝厂早就这样做了!”

  一名曾在信发集团上班的村民告诉记者,企业里也有自己的污水处理厂,但肯定处理不完那么多污水,现在往徒骇河里排得也少了,剩下的污水去哪了?“污水处理厂更像个摆设,做给外面看的。”

  至于为何将污水排往地下,村民提供的背景是:以前废水都排到徒骇河里,下游的高唐、德州等地老往省里、中央告茌平的状,现在改往地下排水,只是污染方圆几十公里,和其他地方就没有矛盾了。

  2007年3月出版的《商务周刊》报道显示,由于茌平工业发展大量排污,贯穿茌平、高唐、德州、东营的徒骇河污染严重,高唐以及德州等地方政府多次将情况反映给上级有关部门,茌平对此作出了一定赔偿。

  虽然村民认为污染源来自信发集团,向有关部门反映过,信发集团也拿出过一定的资金做公益,替茌平县50多万居民垫付过新农合费用。但是,在村民看来,发生在家乡的污染,却没有停止的迹象。

  “你不知道信发集团的能量有多大,俺们平头百姓,能让企业不生产?”当地村民反问记者,“各级领导来茌平视察,基本都要去信发集团,难道有关部门不知道企业污染的事?领导们都管不住,我们能干啥?”

  公开报道显示,信发集团的快速崛起得益于其于2005年左右紧急上马的氧化铝项目。面对当时货源紧俏的氧化铝市场,信发集团那几年可谓赚得盆满钵满,坊间传说一天利润高达2000万元。企业实现利税连年翻番,快速成长为全国“500强”、山东省“百强”企业、全国工业重点行业效益“十佳”企业、聊城市“百亿产业”之首。

(责任编辑:王泓漓、马丽)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