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聊天记录” 记者买木马引发大辩论--科技--人民网
人民网>>科技

“谁动了我的聊天记录” 记者买木马引发大辩论

柳扬

在南京赫赫有名的微博“江宁公安在线”表示,“等于记者自己花钱给自己种了个木马……那还真是蛮惊奇的。”  《京华时报》的官微也跳出来调侃称“@人民日报众多网友为你们记者勇于献身的智商感到着急”。
2013年01月17日08:12    来源:扬子晚报    手机看新闻

  昨天,人民日报官方微博上,一条名叫“谁动了我的聊天记录”的微博被网友猛烈转发了2万多次,这条微博讲述了人民日报记者花了50元购买了一款聊天记录查看器,装在自己电脑上以后,惊奇地发现自己通过某聊天工具的所有聊天内容被发送到安装时所指定的信箱中的故事。但对此“江宁公安在线”和一些网友认为,这个所谓隐私被侵犯的过程忽略了最难的一个过程——给别人的电脑里装木马。

  记者买木马 体验聊天记录被偷窥

  在这条微博链接的文章中,人民日报记者自述了花钱购买软件查看聊天记录的过程:记者花了50块钱,通过某著名购物网站购买了一款即时聊天工具的聊天记录查看器。付款后,买方便可选择在卖方指引下安装或直接由卖方通过远程操作软件操作买方电脑,帮助买方安装。此后,惊奇地发现,自己通过某即时聊天工具所进行的所有聊天内容都会发送到安装时所指定的信箱中。据卖方称,安装软件在安装完毕后便可删除,安装好的程序放在电脑中非常隐秘的位置,很难被发现。

  这一不经意的体验,让记者惊出一身冷汗。在多家购物网站,记者见到了很多兜售类似软件的卖家广告,身边许多同事也告诉记者,他们经常收到“你想知道他的短信记录吗?请联系1390101××××”“私家侦探,让他的行踪尽在掌握”等广告短信。

  忽略了最重要一步 网友替记者感到“着急”

  这条微博一出,跟这位记者有共同感受的不多,表示调侃的网友却不少。

  “黑客想把这种木马写进别人电脑并不容易,记者直接帮黑客完成了最重要的一步。替记者把这种十几年前的技术当成‘难以想象’而着急。”有网友留言说,。

  网友“欧巴桑_糖果攻”留言说:木马病毒难道不是应该别人植入或者植入到别人电脑去的吗?自己给自己装了木马,然后说网络安全令人担忧……那么自己把自家大门拆了,让人随便进出,丢了东西是不是也可以怪罪治安好差?“您花了50块钱让自己中了个毒,然后惊奇地发现居然中毒了,接着发个微博大呼神奇。”另一位网友如此说。

  各大媒体官微或吐槽或声援

  不仅是网友,许多媒体微博也纷纷出来,对《人民日报》记者的这次体验或者“吐槽”或者“声援”。

  在南京赫赫有名的微博“江宁公安在线”表示,“等于记者自己花钱给自己种了个木马……那还真是蛮惊奇的。这和网络安全有什么关系呢,全世界的黑客想的都是如何能给别人种木马,全世界的安全软件公司想的都是如何能不让别人种木马,这篇报道直接把这一步最困难的给跨过去了。”

  《京华时报》的官微也跳出来调侃称“@人民日报众多网友为你们记者勇于献身的智商感到着急”。

  《潇湘晨报》的微博中则为大家普及了一则知识:国内第一款木马“冰河木马”开发于1999年,使用者可以通过在其他电脑“种植”木马,来远程访问、控制被种植的电脑。而世界上第一款被称作“木马”的恶意软件“PC-Write木马”,则出现于1986年,运行该程序的后果是硬盘被格式化。“终于发现了有人会动我的聊天记录,真是难以想象。”

  “拜托”网友别误解 IT工程师教您如何防木马

  对于网友的质疑呢,人民日报的官微的确“着急”了,“卖萌”地回复道“拜托,真正买这个软件的人当然不是在自己电脑里安,我就不比如了。”

  事实上,这种木马并非完全没有可用之处。一些网友表示:这种软件都是买来给自己怀疑的人装的,比如妻子给丈夫的电脑装,来监视他,这位记者做个演示来提醒的。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表示的确见识过《人民日报》这篇稿子中所说的情景,他表示“我看到过电脑公司的一个演示:用A手机给B手机发一个带木马程序的短信,之后,B手机上的所有通话和短信A手机就全监控了。更可怕的是,B手机关机了,但它仍是个窃听器,它周围的谈话仍被A手机听得清清楚楚。现在哪还有什么隐私啊。”

  一位IT工程师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包括“飞信聊天记录查看器”、“飞信消息查看器”、“qq聊天记录查询”、“查别人qq聊天记录保证100%成功”等都属于木马,而跟几年前相比,现在木马的种类越来越多,也越来隐蔽,的确对个人信息安全造成了很大的威胁。防止木马的方法主要有:经常升级病毒库,木马工具,将它们设置为开机自启动,尽量不要上色情网站,下载软件补丁时一定要注意不要随便什么网站的都下,尽量去大网站下载。记者 柳扬

(责任编辑:王泓漓、马丽)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