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198件珍贵文物被追回【2】--科技--人民网
人民网>>科技

解读:198件珍贵文物被追回【2】

2012年11月08日08:4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经侦查,这是一个集盗掘古墓、倒卖文物为一体的特大犯罪团伙。文物被“坑口”一挖出来,马上就会被“支锅”收购转移,“支锅”把文物卖给文物贩子,文物贩子再通过自己的途径把文物转卖出去。目前,随州当地文物保护部门已组建专业的巡逻队,在重点地段或古墓群附近安装视频监控。

  据文物专家介绍,此次追回的部分文物是目前国家出土文物中从未见到过的,它们为商、周和春秋战国时期青铜器研究提供了更多的实物依据。在缴获文物中,仅三级文物的价值就达亿元以上。

  挖掘、运输、贩卖,文物犯罪分工明确、利益链条完备

  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这起大案牵出了一个分工明确、利益链条完备的文物“黑市”。

  10月15日,专案组赴浙江省海宁市将一件春秋时期的鼎追回。经文物专家鉴定,这只鼎为国家一级文物,其墓主人为曾侯宝。

  “曾侯宝鼎保存完好,纹饰精美,具有很高的工艺价值,其年代比曾侯乙编钟要早两三百年,填补了曾侯谏和曾侯乙之间的空白。”黄凤春说,“遗憾的是,曾侯宝鼎是被盗后追回的,破坏了与其他文物的共存关系,很多科学资料无法提取了。”

  “在追回前,这件国宝已被转手了6次。”办案民警张俊说。

  追缴的文物当中,有148件是在武汉人张某某的住处起获的。张某某在古玩文物圈内赫赫有名。他拥有自己的线人队伍,哪里发现古墓、谁有文物要出手,他都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他还拥有自己的运输、储存渠道以及固定的推销经纪人队伍。

  张俊介绍,盗掘古墓、倒卖文物已形成完整的地下产业链,位于低端的是掘墓者,行话称“坑口”;中端是从“坑口”手中收购文物的经纪人,称“支锅”;高端的是一些大的文物贩子,有着很强的文物鉴别能力和专业知识。

  文物被“坑口”一挖出来,马上就会被“支锅”收购转移,“支锅”把文物卖给文物贩子,文物贩子再通过自己的途径把文物转卖出去。

  蔡秀国介绍,文物犯罪呈现三大新特点:一是本地人与外地人里应外合、相互勾结,本地人了解当地情况,外地人则能迅速转移、倒卖文物;二是跨省域甚至跨国的文物犯罪增多,互联网及各种交通工具为此提供了便利。三是犯罪分子大多盗掘、收购、倒卖文物一条龙,文物一挖出来就被买走了,挖出后再找出路的很少。

  破获文物案件变成“专家与专家的战斗”

  “盗墓这事不是一般人做得了的。”随州市公安局局长傅义介绍,如今的文物犯罪已经具有了专业化、链条化的特点。盗墓需要专业的知识和工具,运输需要特别的保护和隐蔽措施,贩卖则需要巨额的资金流动。

  在已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中,有些人具有相当深厚的考古知识。“一些犯罪分子的考古知识已达到专家水平,从一座石亭、一张照片,就能识别出文物价值。”蔡秀国说。

  据介绍,本案中的张某某就是一个“专家型”的盗墓贼。张某某对历史文物具有浓厚的兴趣,早年潜心钻研相关知识,对文物鉴别非常精通。

  而要同这样的犯罪分子做斗争,民警也必须具有深厚的历史知识。民警在介绍随州古墓群的分布时,随手拿来纸笔,现场画出一张古墓分布图,方位、距离、所属年代、相关历史人物一应俱全。这些知识,都是民警在平日与犯罪分子斗争的过程中自学而得的。

  守好文物“既要有专业人员,也要有基层群众”

  近两年来,盗掘古墓、倒卖文物的犯罪活动虽经公安机关严厉打击,但仍时有发生,文物保护任务十分艰巨。

  黄凤春认为,国家应进一步加强文物市场监管;公安机关应加大对盗墓活动的打击力度,对文物盗取倒卖案要一查到底,挖深打透,彻底斩断盗墓“黑手”;政府部门要发动每个人成为文物保护者,编织一张密不透风的社会监控网络,不给盗墓者可乘之机。

  傅义说,打击文物犯罪,追赃难度大,办案成本高,公安侦查工作也面临着许多困难,但应当站在对历史负责的高度来认识打击文物犯罪的重要性,守好宝贵财富。

  蔡秀国告诉记者,文物保护工作的难点在于大量的田野文物。它们广泛分布在人烟稀少的大山里,文物保护部门和警方的人员不可能对所有地点进行布控。

  目前,随州当地文物保护部门已组建专业的巡逻队,在重点地段或古墓群附近安装视频监控。同时,还和当地老百姓签订协议,请他们协助保护,“既要有专业人员,也要有基层群众”。

  (综合田豆豆、王昕、王劲松及新华社报道)

(责任编辑:王泓漓、马丽)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