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新闻强国社区强国论坛强国博客人民播客|科学发展观中国人大中国政府中国政协中国工会中国妇联
 

策划:人民网科技频道 编辑:王蕾   

  导语:
  

2008512日,四川汶川地震发生后, 许多国家派出国际紧急援助队及专家深入震区,提供经验和专业技术支援。其中包括地震多发地日本的心理援助专家 。2009427日,由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和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共同实施的“四川大地震灾区重建——心理援助人才培养项目”正式启动,希望通过中日双方共同努力,培养能够长期从事心理援助工作的人才。

时隔一年,如今的灾区是怎样一种心理状态呈现?他们最需要的又是什么? 近日,日方专家团部分教育心理专家重访灾区,带回了他们的观察和建议。
 

 2009.5.12--“最关键的时刻”到了!

 

作为日本灾后心理援助专家团的一员,这已经是高桥哲第四次来到中国。此时,距离“5·12”汶川地震已经整整一年,在他看来,心理救援“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高桥哲兵库县学校心理顾问(教育咨询)曾亲历阪神大地震

 

    面对繁复现实,孩子心更痛

 

 结束灾区四天的考察,高桥哲发现,许多孩子至今还会晚上做恶梦睡不着,听到很大声响就感到恐惧。换句话说,潜在、被压抑的心理障碍没有解除。

 不只是孩子,地震初期,经历丧失亲人的突然打击,许多人产生的是心理上相对“单纯”的悲伤;但是,随着生活、未来等越来越多现实问题的出现,他们的悲伤逐渐转变成“复杂”的伤痛,而往往,这个过程需要一年时间,甚至更长。【更多】

 

 这一年,援助者“来了又走” 

 

 2008年10月,作为防灾教育专家,诹访清二曾到汉旺、什邡等震区的学校进行交流。一年后再来灾区,他发现,随着志愿援助者逐渐撤出,灾区心理援助工作的持续性减弱,能扎根在当地长期工作的寥寥无几,而孩子逐渐变化中的心理问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消化

 而且,在心理辅导中缺乏系统科学的防灾教育。比如,孩子们不知道在地震到来时如何采取行动。也正是因为没有防灾意识,“他们至今仍然感到恐惧” 【更多】

 

 

 援助团队呼唤“超级顾问”

 

心理援助需要系统 需要科学

 

 427日下午,在成都举行的灾区教育相关人员意见交流会上,中方专家曾提出一个问题:心理援助者接受培训后,如何更好地发挥作用?

 对此,高桥哲建议:在心理援助者的团队里,需要有一个“超级顾问”。换句话说,上下级的关系设置非常重要。

 所谓“超级顾问”,指专业心理辅导知识全面、能指导其他援助者的团队核心。这样,不仅便于完善工作,并且在听取下一级基础援助者汇报工作的同时,“超级顾问”可以察觉到援助者本身的心理变化,及时引导和调整。【更多】

 

 

 

 

 “多震国”心理援助经验谈

 



  作为地震的高发地,日本在防震减灾方面积累了诸多的经验。诹访清二所在的舞子高中,就开设有“环境防灾学科”。

 

——诹访清二:兵库县震灾·学校支援小组  兵库县立舞子高中 环境防灾科长

 


 

    日本孩子怎样学逃生
 

  在日本,初高中都开设有保健课,其内容的三分之一涉及心理辅导,防灾减灾的教育过程就渗透其中。

     诹访清二说,防灾教育可以分为四个方面:学习自然现象。比如为何会地震,为此,在日常的学科设置中突出自然、地理知识的学习;懂得如何避难和互助,比如学校一般每年都要进行两次环境救灾演习;会辨识出什么样的建筑物最安全。包括学校和家;总结经验教训,并且培养孩子懂得感激和互相关爱。【更多】

 

 中日合作“打造”心理援助师

 

“四川大地震灾区重建——心理援助人才培养项目”

   2009年4月27日,由全国妇联和日本国际协理机构(JICA)主办的“四川大地震灾区重建——心理援助人才培养项目”在四川成都正式启动,并将在今后的五年里,培养一批具有专业知识和指导能力,能够在灾区进行长期心理援助的人才。
 


    受益不只重灾区:

 

  据JICA相关人士介绍,该项目主要在四川、陕西、甘肃等地选取试点展开培训,计划在当地一次培训50-100人,一年2次。同时,培养核心力量到日本进修,回国后能够有效地指导灾区心理援助者的培训工作。

 初步计划在6月中旬进行第一批访日研修,参与培训的人员主要来自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北京师范大学、四川师范大学和华西医院等单位,共计20人。7月下旬计划实施国内培训,主要针对灾区,分“地区”和“教育领域”两个方面。地区主要指社区和临时安置点,教育领域包括学校和相关教育机构进行现地国内培训。培训规模约100人 。【更多】
 

 日本专家团在灾区

 

 

在陕西宝鸡市陈仓区板房小学

日本孩子绘制的向日葵长卷

在都江堰临时安置点与孩子做游戏

与板房里上课的孩子们交流

 关注:援助者也是“灾民”

    十四年前,日本阪神地震发生后不久,一些消防战士发现,自己也出现了“心理障碍”:沉重、无助、丧失希望,。

   “这在心理学上称为‘二次伤害’”,高桥哲说,日本就曾经历过许多惨痛的教训。在他看来,地震灾区至今仍然出现的一些现象,看似极端,其实正是援助者,包括从事政府工作的行政人员本身遭到“二次伤害”的体现。

    对此,高桥哲说,作为一名心理援助者,一定要懂得“倾诉”。遇到痛苦的情景,不能压在自己的身上,必须讲出来,在集体内互相倾诉和分担;而且,定期向超级顾问汇报工作,这也是一个很好的调节过程。【更多】

 测一测,你有PTSD吗?

    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简称PTSD)是一种有重大灾难引发的焦虑障碍,其特征是通过痛苦的回忆、梦境、幻觉,或者闪现持续的重新体验到创伤性事件,人们在生命受到威胁或者严重伤害、严重的自然灾害时容易发生这种心理疾病。无论是创伤的受害者,还是看到创伤情景的人都可能患上PTSD。

1)反复重现创伤性体验, 至少1项:
 不由自主地回想受打击的经历;
 反复出现有创伤性内容的恶梦;
 反复发生错觉、幻觉;
 反复发生触景生情的精神痛苦, 如目睹死者遗物、旧地重游, 或周年日等情况下会感到异常痛苦
 产生明显的生理反应, 如心悸、出汗、面色苍白等。

2) 持续警觉性增高, 至少有以下1项:
 入睡困难或睡眠不好;
 深易激惹;
 集中注意困难;
 过分地担惊受怕。

3) 对相似情境的回避, 至少有下列2项;
 极力不想有关创伤性经历的人与事; •避免引起痛苦回忆的活动,或引起痛苦回忆的地方;
 不愿与人交往、对亲人变冷淡;
 兴趣爱好范围变窄, 但对与创伤无关活动仍有兴趣;
 选择性遗忘; 对未来失去希望和信心。

(4)亲人的死难给受灾群众产生的极大打击:
 生命的丧失,死亡的威胁
 生活结构的重大改变
 社会支持的丧失
 丧失希望、目标
 

  结语:

  “人是善于遗忘的,即便是再大的灾难。但是灾区的重建是个漫长的过程,他们不能更不该被遗忘。”这是一位志愿者在博客里所写的话。震毁的家园正在重建,心灵的创伤仍需抚慰。而它,同样需要科学的指导,需要长期的关注,需要执着的坚持。我们相信,经历了灾难的磨砺,心灵的家园更加坚强。

 


   感谢各国在灾难发生后给予中国的无私支援,感谢日本专家团利用心理学专业知识,为灾区人民提供长期的心理援助。感谢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卫生部、教育部、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等单位实施培训项目。

   感谢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对本策划的大力支持。

 

来源:人民网-科技频道 (责任编辑:马丽)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人民日报网络中心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