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科技>>评论

科技关注:《高兴学》和学术泡沫
郑军
  2006年02月06日07:45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我曾经两次在中国小说学会年会上见到青岛社科院的杨曾宪老师,有一次还在小组讨论中聆听他的发言。印象中杨老师讲话坦率,语气激昂。不过,这段时间来读到杨老师谈“泡沫学术”问题的一系列文章,方知杨老师不仅仅只是语气激烈一些而已。

  “泡沫学术”于中国学界而言仿佛皇帝的新装,杨曾宪就是点破它的“孩子”。这样的“孩子”是否还有,我正在检索中。不过,此一石相信已经可以激起千重浪。但是,泡沫学术只是现象,如果我们找不到原因的话,恐怕难以看到泡沫散尽,留下美酒的一天。

  杨曾宪曾经写过一篇讽刺小品《‘高兴学’兴衰记略》。让我想起八十年代看过的一篇小说。标题和作者都忘记了,只记得其中有一位老学者专门研究“沐浴学”,写下十卷本《沐浴学发现》,并且在“早上洗澡更好”还是“晚上洗澡更好”这个根本问题上作出了决定性的贡献。可见“学术泡沫”之源远流长。

  相关链接:学术讽刺小说《‘高兴学’兴衰记略》 作者:杨曾宪

  表面上看,杨曾宪怦击“泡沫学术”和方舟子进行学术打假类似。所以,他的此类文章也常见于新语丝网站。但细细研究,两者还是有本质的不同。学术打假打的是“假”,打击对象本身是伪科学,或者骗术。而“泡沫学术”从内容而言很难说它不真实,只是没有原创价值,食之无味,弃之也不可惜。

  其二,方舟子所打之假,打击面与全体学术界人士相比属于极少数。只提个别人,不涉及全体。而杨曾宪虽然也揭示了从“学术泡沫”到“政绩泡沫”,到拨款黑幕,再到出版发行乃至“科研基地建设”等一连串经济利益链条。但杨曾宪又提到,“每年数万种学术出版物,数十万篇学术文章,有原创价值的不超过1-2%。”(2005年11月23日 09:16  《南方周末》)这意味着,“学术泡沫”其实属于中国知识分子的生活常态。

  或许也正因为如此,杨曾宪断言,“……学术失范也罢、刊物异变也罢,都是泡沫学术的伴生物,而泡沫学术泛滥,才是万恶之源。”(来源同上)从现象推论到这一步,我也同意杨曾宪的看法。至少“学术泡沫”才是“学术造假”的原动力。须知,文科人士搞泡沫容易,象杨老师所举的“范式”:把大师们的结论介绍一遍,再加个“我认为……”就行了。理工科人士要出“砖著”,拿不出实验数据那是过不了关的,于是乎才有造假的动力。

  然而,“学术泡沫”本身的动力又在哪里呢?通过阅读杨曾宪的相关文章可以看到,他将“学术泡沫”归为中国特有的计划体制。学术界是这个体制最后的几个堡垒之一。因为缺乏真实的竞争,再加上腐败的可能性,学术界才出现这么多泡沫。这等于是说,“学术泡沫”是中国特有的现象。

  笔者没出过洋,又不通外语,对外国学术界的情况没有全面的了解,只有一些片断印象。有一个事实大家一目了然,注意的却不多: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学术界各学科各领域一下子引进许多位大师的理论,繁花似锦、品种多多。然而,那都是一百年,甚至几百年积累起来的成果。那些哲学大师、文学大师、经济学大师、各门学科的“大师”和他们背后成千上万普通学术人员相比,比例是不是也只有百分之一二呢?

  引进毕竟比原创快得多。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学术界各科各领域的一个普遍情况就是:再没多少新大师、新理论可以引进了。搞得某些把引进当研究的人无事可作。是啊。从七十年代末到今天不到三十年。这三十年可以把三百年的外国学术成果都引进几遍(许多学术名著都被翻译过几手)。但三十年里国外并不可能新产生多少真正有创意的成果。

  2001年,笔者参加过一本武侠杂志的笔会。会上有一位美国中年学者,给大家宣读了有关《神雕侠侣》中“武功特色分析”的论文。一本正经,似模似样,令在座的武侠作者想笑又不好意思笑。会后我和他聊天,问他在美国高校里正式的研究课题是什么,他说是研究“中国先秦音乐思想”。注意,不是音乐本身,而是“音乐思想”!这种研究肯定是美国人不需要,中国人也不需要,但他凭此拿到了教授职称。

  笔者还曾经知道一位德国汉学家的经历。新中国和德国举行建交谈判时,德方想找一名合格的翻译。找了不少本国汉学家,却无一可以胜任,因为他们学的居然是文言文!研究对象是中国古代文献。这位学现代汉语的“新潮汉学家”一直为圈子里不屑,但最终脱颖而出,在中德友谊史上历史上留下一小笔。他回忆说,自己的老师们出一本“汉学研究专著”,不过圈子内几百人读,但却乐此不疲。

  笔者所见有限。凭这点有限的见识,我以为,“学术泡沫”其实是学术研究职业化以后的必然结构,它与其是社会大环境某些问题在学术界的体现,不如说是现代学术界自己永远无法去掉的蔽病。

  在中国,不少科幻迷喜欢香港倪匡的作品,但也有不少人称他的作品是垃圾。是的,他的作品既有不少精华,也有大量垃圾。然而,笔者也写小说,看作品更多会从创作角度看。倪匡的许多作品读罢,会感觉到他自己并不愿意写,写起来很不顺手,匆匆忙忙。一位台湾出版界的朋友介绍说,倪匡有合同要求,必须定期提供给出版商作品,这便是他制造大量垃圾的原因。

  与此相似的还有凡尔纳。大家都爱提他的《海洋三部曲》。但凡尔纳作品数量远不仅于此。大部分作品,尤其是后期作品,多是在合同压力下创作出来的垃圾。甚至为了应付合同,凡尔纳不惜自造“狗尾”续自己养的“貂”。这是文学创作职业化后的必然现象:有灵感要写,没有灵感创造灵感也要写。

  学术研究与此类似。近现代以来,学者是职业的,拿学位和职称衡量他们,是“量化管理”的必然要求:有原创成果要写论文,没原创成果,编造成果也要写论文!

  杨曾宪不仅批评过“职称换金钱”,而且批评过“一考定终身”。然而,杨曾宪是经历过文革的人,一定知道在高考恢复之前人们是凭什么进高校的:“工农兵大学生”由基层推荐,除了产生大量腐败以外,国家和社会并未培养出人才。当年恢复高考之举,曾经被认为是中国民主化进程的一大步。事实上,教育界和学术界根本不可能不以“考分”、或者“成果的量化”来管理。因为“创造性”、“开拓性”毕竟虚无飘渺,以它们为标准,管理者会面对打不完的官司。

  然而,评职称,拿学历是阶段性的事情。也就是说,一个人评了一级职称,过段时间就要评下一级。学位亦然。而这都需要有“成果”。那么,科学本身有没有可能如此稳定地,周期性地产生成果呢?读一读科技史就知道这没有可能!每个学科都有“井喷”的时候。这或者是产生了新的研究视角。比如,进化论诞生后,“物竞天择”的观念不知辐射到了多少学科里。或者发明了新的研究工具,如“回旋加速器”,或者“隧道扫描望远镜”。没有新视角或者新工具,那么这个领域里的绝大部分人只能默默无闻做查缺补漏的工作。

  当然,新视角和新工具毕竟也是人搞出来的。但搞出这些划时代成果的人,远远少于他们那些平庸的同行。古今中外莫不如此。

  再反过来看看学术界的个人。读读学术名家的传记就会发现,即使再伟大的科学家,也不会一生中三年一次,五年一回,定期产生伟大成果。许多人一生不过有一两个大发现。然后他即使再努力,也未必获得同样的辉煌。这和个人努力无关,科学本身不是随意而为的跑马场,它有自己严格的内在规律。

  这样一来,职业化学术对“周期性成果”的要求,和科学研究本身无周期性的规律必然会产生冲突。我觉得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这是学术界本身的问题,东西方亦然,和更大范围的体制问题并无关系。

  当然,杨曾宪也提到了这层原因,所以他大声呼吁“学术裁军”:搞学术的人太多了,“学术泡沫”才会多。在这里,杨曾宪模糊地悟到了学术研究客观需要和实际上从事学术研究的人之间的比例失调现象。用一句经济领域的词汇来说就是——产能过剩!

  然而,我想这种“大裁军”似乎更无可能。经济领域的产能可以压缩,多余的企业可以破产,工人可以下岗。学者们却难以失业,难以投入市场竞争。这不仅仅在中国如此,西方更设有“终身教授”的职位。据说此举可以用来保证学术自由。笔者对此颇感怀疑,这就象设立“终身总统”可以保证民主,搞垄断企业可以保证竞争一样荒唐。它更多地是西方学者对“旱涝保收”的追求。事实上,中外学术界早已经把“产能过剩”体制化了。

  或许杨曾宪提出的另一个建议才是可行的解决之道,那就是不再单纯以学术成果为晋级的唯一标准,而要把教学工作成绩提升到同样高度。笔者也进行科普创作,在此补充一点,就是也可以把科普创作列入职称、学位的评定标准。虽然没有创造知识,但把知识交给更多的人,这也是一种、甚至是种更重要的创造性劳动。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毕磊)
相关专题
· 郑军专栏
· 评论
相关新闻:
· 东京大学教授发表《自然》论文涉嫌造假 2006-01-17 08:31:57.662767
· 方舟子:见证2005反伪打假又一年 2006-01-04 15:41:51.256056
· 学术评价能否彻底告别SCI? 2006-01-04 12:48:33.010674
· 科技关注:从《金刚》看科幻传统 2006-01-26 08:00:46.503202
· 编造数据自埋自挖化石 吹出来的科学家 2006-01-23 13:26:31.255381
· 科技关注:找啊找 找到一颗星际尘 2006-01-19 07:31:03.549843
· 学界之怪现状与斯文扫地的学者尊严 2006-01-18 10:38:51.972923
· 他会不会是“中国的黄禹锡”? 2006-01-17 08:31:56.138236
· 花钱发表论文 高校公开的秘密 2006-01-06 11:11:57.737153
精彩推荐:


热点新闻榜
答疑解惑:中国哪里最易发地震?
全球进入地震多发期?近年来全球地震略览
太阳系外发现俩“地球” 一个温暖一个…
回顾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成因:龙…
地震逃生自救十大法则与四大常识(图)
四川雅安7级地震 盘点史上20次超级…
NASA在太阳系外发现两颗“地球” …
中国发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 能否再摘诺…
雅安地震并非汶川地震余震
10 深海离我们多遥远?几千米下大洋的真面…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