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道(1)·香格里拉科考日记(2006年11月10日之一)
人民网记者 杨健
  2006年11月20日14:06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配图

蓝月谷客栈设在稻城县香格里拉乡亚丁村。名字是从希尔顿的小说里来的。

“香格里拉”这个名字,如今已经被两个地方抢注,一个是云南迪庆州的中甸县,一个便是稻城的日瓦乡。

不服气的当然大有人在。木里人就宣称,当地方言中的“雄格里莲”,“雄”指山谷,“格”是连词,“里”指月亮,“莲”是蓝色,意思就是“蓝月山谷”。

然而这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属于清官难断,谁先叫顺了口谁就占便宜。

 

谁在“香格里拉”上占了便宜?稻城无疑是其中之一。县农牧科技局的科技股长吴明亮告诉我们,今年亚丁景区光是门票收入就达8000多万元,相当于稻城县财政收入的20倍左右。稻城每年2000多万元的接待费,都要从这里面出。

这样说来,被接待的也属于占便宜者。那么老百姓呢?牵马驮人、驮行李上山的格绒说,周边几个村有上千匹骡马在此排队拉活儿,每匹马一年的收入大约在万元左右。“想买摩托也买得起了,想买汽车也买得起了。”看来受益还是不小。

 

但这种便宜很快就该占不着了。

还在县城附近的茹布查卡村温泉时,村民就告诉我们,县里决定在亚丁景区修建索道和电瓶车道,以后马帮不许再营业了。“听说还要把温泉也收上去,我们的好日子很快就要到头喽。”电珠家媳妇忧心忡忡。

夜宿冲古寺。刚吃完饭,肖文和刘巧就急匆匆地从外面跑进来。“这事你们媒体的兄弟得管管吧,简直过分。”

原来,他们到周围藏民家里走了一圈,听说县里为修索道,勒令山民限期下山,马帮不让继续营业,还要砍神山上的树木。藏民不干,公安局就抓走了好几个人。村民急了,一百多口人在路上躺了一天,阻拦过往车辆,公安局这才同意放人。不过据说这事没完,索道按计划要从景区收费处修到冲古寺桥下,电瓶车路则从这里继续,一直修到神山边的洛绒牛场。

 

“修索道当然有问题,但这事媒体出面了解比较好。”副队长张百平研究员从来深谋远虑。

“您说有问题,这话得有根据。”这些天混得熟了,又年龄相仿,我说话便开始直来直去,“县里面要干这事,不管真的假的,总有一套说辞和道理。您给我们分析分析,这事从生态和环境的角度讲,究竟是保护还是破坏?从利益的角度讲,究竟谁受损失谁受益?这些损失是不是为了长远利益必须承受的损失?这种受益是不是损失了长远利益得到的蝇头小利?”

问题提得有些猛,即使是专家也得思考思考。我和央视的刘晓波一合计,决定先到村民家里看看情况再说,至少得先有点感性认识。

 

冲古寺的柴油发电机每天发电三四个小时,电压估计很低,灯丝像风吹着炭火,一会儿红一会儿暗,亮度根本不够。晓波和马鸣、李维宁凑了三个头灯,既做走夜路的手电,也做摄像时的光源。

从冲古寺翻上去不到300米,就是肖文他们去过的人家。黑暗中没看见院子,只隐约感觉有几匹骡马在围栏后面轻轻地咀嚼。推开屋门,气味跟围栏里差不多。

这是我第二次走进藏民的家。第一次是在茹布查卡温泉,主人守着温泉的源头,一年收入上十万元,赚来的钱全都放在了翻修房子上。一楼的客厅一共有五根柱子,按旦增老师的讲法,藏族民居两根柱子间的房间面积一般是12平方米,这么算起来,那个客厅的面积应该在72平方米左右,雕梁画栋,非常精美。

而眼下的这户人家,根本见不到什么梁柱。正门进去不到一米就被一道塑料布隔开,后面推满了破旧的方便面包装箱之类。往右手拐过去是唯一的一间正房,靠里放着一张床,床前是炉子,炉子里烧着柴火。房间非常拥挤,几乎没有坐人的地方。

听明来意,男主人往炉子里添了几根柴,要烧酥油茶招待我们。女主人像是见过世面的,有条不紊娓娓道来。

 

我叫格绒庸宗,这是我的丈夫多吉。我们家现在不属于香格里拉乡,所以我们到这里来牵马,属于偷偷摸摸地干。

如今允许在景区牵马的,也就是香格里拉乡临近的十来个村子,大概有几百户人家,两千来匹马。其实,要说这景区修路的时候,我们全区的人都是做过贡献的,可到最后允许在这里拉活的,就是这些村子,其他地方没有资格。

 

规矩是这么定的,我们也说不了什么。我们到这里来偷偷干,属于没有办法,因为做生意赔了大钱。我还上过四年学,他(多吉)是一天书都没有念过,跟人家做生意,怎么能不赔钱?那是前些年做松茸生意,我们在这里收购价七十、八十元一斤,可运到云南那边就赶上降价了,50元、55元一斤,大老板都没办法,何况我们这小本经营?最后算下来,亏了14万。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我们那个乡,地本来就不多,我家有九亩地,种不出什么东西,只有青稞和豆子,一亩地收个两百斤就算不错。其他就是养牦牛,有的人家养十头二十头,有的养三四十头,一头牦牛养成了可以卖两千块,但它们都是要吃粮食的,成本不低。所以平常人家就够糊口,要做生意赔了本,那是翻不了身的。

我的娘家在冲古寺,我祖上是这里的活佛。家里看我们支撑不下去了,就跟我说,祖上在冲古寺边上还有这么一处房子,你回那里去找找活路吧。

我们俩到这里已经两年多了,本来有四匹马,这个月刚刚用两匹马换了一匹骡子,现在就剩下三匹了。我们在神山脚下做事情,讲诚信,讲良心,从来不会蒙谁,所以客人对我们印象都很好,离开以后又介绍新的客人来。慢慢地很多人都知道我们两个,我们前年还了快两万块钱,去年又还了两三万块,要是按这个速度下去,到明年这债就还得差不多了。

 

可是现在不行了,政府要修索道。今年春上就来了队伍,砍了树,做了测量,说是年底之前要把路修好,马帮不让干了。村里面的人当然反对,结果九月份的时候公安局就到村子里问谁是为头的,抓了两三个。周围的老百姓就躺在路上,不让游客上山,堵了一天,公安局把人带到县城谈判,据说是答应给两个生产队每户每年2000元补偿,村民同意了,人就放了。更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因为我现在不算这村里的人。

这之后,修路的队伍就进了山,搭了帐篷,前些天修了一段,后来因为下雪结冰,就停了修路。现在好像又运了水泥石头进来,不过今年冬天估计干不成了,明年春天开工吧。

我当然不希望他们修路。不只是我,大家都不希望。破坏环境、毁林毁草之外,最主要的是我们的生活又要回到景区开发以前的日子去了,还要靠那几亩地过活,生活真的没有希望。

 

这是我女儿的照片,今年九岁了,现在在稻城上一年级。去年从北京来了一对年轻夫妇,男的是康定的藏族。他们特别喜欢我女儿,说她特别聪明,一定要上学,而且要到县城上学,学汉话。他们给了500元钱,我们就照他们的叮嘱送她到县城里上学去了。

你问我们二十几?哪里还有二十几?我三十九,他四十一。这女儿不是我们唯一的孩子。上面有一个,十六岁;下面有一个,四岁,都死了,因为医疗条件差,生了病看不好。不想再生了,就想把这一个带好,让她好好上学,有出息。

钱都是亲戚朋友借的,不要利息。要利息的话,我们早完蛋了。希望明年还能干一段,尽量多还点。早点把债还清,心里就没负担了。

 

来源:人民网科技 (责任编辑:马丽)


相关专题
· 香格里拉科考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