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川·香格里拉科考日记(2006年11月9日之二)
人民网记者 杨健
  2006年11月20日13:54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从理塘往稻城,过了兔耳山,山路便一直向下。空气变得渐渐湿润起来

  一路上地形粗糙,像是被钉耙勾过一般。

  再往前走,笆斗大的卵形巨石四处奔涌,如同被史前的洪水裹挟而来。

  “洪水是冲不动这么大的石头的。”陈挺恩研究员纠正我们的误解,“这叫冰川漂砾,是冰川时代被冰流搬运的山体巨石。”

  从两亿多年前的二叠系以来,青藏高原至西康、四川一带,都是延绵不断的莽莽冰川。直到近20万年来才逐渐消融。这一带的冰斗、角峰、刃脊、冰笕、U形谷、冰臼、冰蚀洼地、侧碛堤、终碛堤、冰碛、冰川漂砾、条痕石清晰可见,是难得的地质运动大课堂。

  陈先生长期在野外依靠化石找矿,对地质地形地貌如数家珍。“有人认为木里稻城一带从奥陶纪开始就处在活动状态,我对这一点是持怀疑态度的。但原来我没有亲自来过,不敢纸上谈兵。这次亲自到了这里,对自己的判断就更有把握了。”

  对以前石油部和地质部关于大庆油田的争议,陈先生似乎是站在地质部一边的。“他们有理论做指导。理论这个东西,根据它不一定立竿见影找到油田矿产,但离开它满世界乱找,那就更不靠谱。”



  从北大的渊源论起来,谢家荣院士是陈挺恩的老师。1946年,他到淮南的庄稼地里方便。找来垫脚的石头被小便冲刷后,露出一种化石。“这下头估计有煤!”就这样,淮南八公山大煤田一钻成功,被时人誉作“丰功伟绩,永垂千秋”。

  20年后,南粮北运、北煤南调,让毛主席他老人家很烦心。作为毛主席的好战士,许世友将军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一天,老许到南京孝陵卫的一所学校视察。“谁说江南无煤,我说处处有煤,关键在于深挖。”说完用脚划了个圈,喝道:“就在这里挖,挖不出煤我不姓许。”就这样,南京军区上上下下折腾了一溜够,最终也没找出煤来为毛主席分忧。



  “科学这个东西,你是拗不过它的。”陈挺恩对当下一些石油公司热衷于在青藏高原找油不以为然。“我不是说青藏高原没有油,是说他们的做法有问题。化石是油藏的标志物,但你从哪里找到它的,是不是来源于它原始的位置?必须十分清楚,十分慎重。现在石油系统财大气粗,有经验的专家不上青藏高原,尽由一些毛头小伙带队,随便收集几块化石,就在那里打钻开井,太草率!太浪费!”

  “我敢说,塔里木盆地的石油勘探是失败的。他们按照海相成油的理论在那里找油,但最后找出来的油田都是陆相的。这叫瞎猫撞到死耗子,不可能有突破性的发现。”拉肚子还没有恢复元气的陈先生说起这些,脸上泛起阵阵红晕。



  输水管被施工挖断,稻城全县城停水三天。听到消息,我忽然心中窃喜:好啊好啊,屋里解不成手,老先生到野地里多跑上几圈,没准能像谢家荣院士一样,为祖国发现一处大油田呢。

  呵呵,冒犯。
 

来源:人民网科技 (责任编辑:马丽)


相关专题
· 香格里拉科考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