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科技>>探索--地球·自然·考古·生物

中国南极考察队成功冲刺冰穹A  
  2005年01月10日15:06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中国冰盖队队员从南极中山站向“冰穹A”挺进前的合影。 (中央电视台荧屏照片)
中国冰盖队队员从南极中山站向“冰穹A”挺进前的合影。 (中央电视台荧屏照片)
  成功了!今天凌晨1点,中国极地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惠根告诉记者,南极传来确切消息:昨天南极中山站时间20点30分,北京时间23点30分,11位科考队员和1名队医组成的南极冰盖考察队,克服了重重困难,长途跋涉1400多公里,胜利登上了冰穹A4091米的北高点。今天,将一举拿下南高点!

  这是地球不可接近之极。

  这是人类从未到过的南极冰盖最高点。

  在中国踏足南极的第21个年头,五星红旗在这里飘扬起来了!

  冲刺前打来电话

  “还有2小时他们就登顶了!”昨晚8点,记者打电话到此次南极科考队员、冰川学家孙波上海的家里时,他妻子王秋侠兴奋地告诉记者。5分钟前,孙波在电话里,就是这么说的!

  自从2004年12月8日,13名队员和4辆雪地车离开中山站,向冰穹A出发后,差不多每隔一两个星期孙波都要通过卫星电话与家里联系一下。不过这个电话很昂贵,每次一般只能很简短地报一下平安。王秋侠和上初一的儿子主要通过央视节目了解前方的最新消息。

  第一天,走了30公里。

  12月24日,进入海拔2800米的地带。

  1月1日,突破3000米海拔,在南极迎接新年。孙波告诉妻子,清晨,他们举行了升旗仪式,用测定积雪率的标志竹竿做旗杆,队员们排成整齐一列,右手按在胸口,高唱国歌。

  1月4日,科考队终于进入冰穹A区域,冰原上雪丘增加了许多,道路受阻,雪地车颠簸得厉害。中山站时间21点43分,距离中山站约1100公里处,队员们看见了1999年中国第15次南极考察队留下的标志物。那次,3辆雪地车、10名队员,在接近冰穹A区域时,队员和车辆的高原反应厉害,各方面条件都不允许这支队伍冲顶。最终,1辆雪地车载着几名队员进入冰穹A区域,用空油桶堆了一个3米高的标志物,插上了五星红旗。茫茫冰盖上,五星红旗等了足足6年!考察队里不少队员正是当年的老队员,禁不住泪流满面,大伙儿重新插好国旗,一起留影。

  1月8日,50岁的机械师盖军衔出现严重高原反应,情况危急,经国际救援离开大部队。带着一份悲壮和牵挂,其余队员继续前行。此时,距离最高点只有50公里。

  “听说盖军衔没事了。孙波还说,登了顶,他们一定会把盖军衔的名字写上!”王秋侠告诉记者。

  盖军衔顶不住了

  盖军衔的遭遇,令王秋侠十分担心孙波的身体。“刚刚电话里,他告诉我,身体状况还不错,没有什么异样,不过听他的声音,还是有些气喘。”

  王秋侠告诉记者,孙波曾经两下南极、一上北极,每次从极地回来,人总要瘦二三十斤。虽然极地科考很艰辛,但孙波似乎却上了瘾。去年9月,考察队出发前最后一次体检,孙波被查出一个肝功能指标不好。队医开出药让他服用。一周后复查,指标正常,则按原定计划启程;若不正常,就只能与冰穹A无缘。那些天,孙波心事重重,就怕去不了。复查结果,没事。孙波第一时间向妻子报喜:“我没事了,我又能去了!”

  杨惠根一直和科考队保持着紧密联系。他告诉,科考队队员平均年龄偏大,50岁上下的有好几位。冰盖考察队出发在即,年近50的队长李院生由于着凉和过度疲劳病倒了。他稍稍好转后,队伍正式开拔,队长的健康由全队来照顾。夜里睡觉,生活舱里只有十多摄氏度,在南极冰天雪地中,靠有限燃料发的电是唯一能源,必须节约。所有队员都靠睡袋取暖,硬是把一条电热毯铺到了李院生床下。李队长身体刚刚恢复,立刻结束了自己的特殊优待。

  昨晚,和盖军衔保持联系的厦门电视台记者王海青也告诉记者,他老早就开始担心老盖的身体,因为随着海拔高度的提升,电话里老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弱,语速也越来越慢。“前天得知他终于顶不住了,我那个急,又联系不上他。幸而,刚刚在电视里看到,他病情有所缓解……”

  艰难走出“地雷阵”

  每天都看电视的王秋侠,发现自己丈夫的脸越来越黑了。

  南极正是极昼,24小时太阳不落。走之前,细心的王秋侠特地给丈夫带上了防冻、防紫外线的护肤品。可昨天孙波告诉她,一方面戴着面罩,不方便涂。另一方面,每天都很累,懒得用了。

  行进途中,几天洗一把脸是常事,一天睡5、6个小时不少见,严寒、缺水,高强度工作,队员们把生活质量要求降到最低。

  1992年到过南极的杨惠根告诉记者说,这更是一次危险之旅。

  冰裂隙,极地考察途中一大“杀手”。冰裂隙有半米以上宽,数十到数百米深,似一张隐藏在冰盖下的“巨口”,会在顷刻间吞没生命。12月22日前后,科考队就遇上了冰裂隙的“地雷阵”。大伙儿一个个牵着绳子行进,万一有人跌入冰裂隙中,其他队员可以起到秤砣作用,将他拽上来。宿营时,先用冰雷达探测一个安全区域,然后用绳子围起来,所有队员必须在这个范围里活动。跌跌撞撞,走出了“地雷阵”。

  白化天气是科考队遭遇的又一危险。白化天气,就是气流把冰盖表面粉粒状积雪卷上半空,四周“白雾”稠得搅不开,东南西北认不清。人、车都仿佛跌进牛奶里。这时候,最安全的应对是停止前行,直到白化天气彻底过去。可科考队没这么做,继续以每天70-80公里的速度前进———决不能影响登顶。行进全凭GPS定方向,雪地车在“牛奶”中摸索了整整两个小时。

  机械故障也是行进途中的拦路虎。行至距离中山站500公里处,一辆雪地车“罢工”了。科考队只能弃之不用,三辆车继续行进。行驶了长长一段路程后,意外又发生,拖在车后的一个雪橇坏了,上面装有工作舱、食品、器材等。怎么办?只能走回头路,找到那辆被弃用的雪地车,把车后的雪橇换下来。要换雪橇,先得把上面装的集装箱全卸下来。高原、严寒,说话都喘,更别说搬运沉重物品了。这番折腾,让队员们多走了100多公里,多花了2天时间,耗费了大量精力。

  两只苹果过生日

  盖军衔暂时离开了科考队,可他种的水仙,还安放在雪地车车头的机箱上。

  杨惠根说,1999年那次进冰盖区域,老盖就曾种过一株来自福建家乡的水仙,当时因为一次机械高温故障,放在机箱上的水仙花被煮熟了。这次,但愿洁白的水仙,能盛开在登顶的那一天,香飘在队员们最幸福的时刻。

  在科考队员眼里,艰苦的极地生活同样美好。

  王秋侠告诉记者说,2004年12月20日,是孙波39岁生日。科考队员在狭小的生活舱里为他举行了生日宴,13条汉子挤在桌边,一只小小蛋糕上,红色烛光摇曳。孙波还收到了礼物:2只苹果,一根胡萝卜。这是三位队员省下的———考察队顿顿都吃是解了冻的航空餐,每人每天配给一个苹果或一根胡萝卜,那是最珍贵的美味佳肴了。

  是什么支持着队员们忍受极寒,坚守寂寞?是家人的等待,祖国的期盼。

  家在上海的科考队机械师徐霞兴的父亲病卧在床,每天睁开眼,第一件事就问儿媳:“儿子到哪儿了?”儿子从中山站开拔了,穿越了魔鬼西风带、顺利进入冰穹A区域……一个又一个好消息,令老人似乎忘却了病痛。徐霞兴的妻子武晓明告诉记者说,昨天晚上,当得知科考队已经进入冲刺时刻,老人一直念叨着:一定要成功!

  南极只相信体重

  冲顶前,记者采访了1984年中国首次南极考察队队员、中国极地研究中心研究员颜其德。

  问:我一直有一个疑问,许多媒体把冰穹A称作“南极最高点”,但据我所知,南极最高的山峰文森山海拔有5140米,而冰穹A最高点只有4000多米。

  答:完整的说法,冰穹A是“南极冰盖区域最高点”,就是说冰雪加陆地一起,在南极海拔最高。文森山顶是没有冰的,都被风吹跑了。打个不确切的比喻,南极大陆好比一个人的头,戴了一顶冰川帽子,冰穹A就是头顶。文森山是头上鼓起的包,比头顶还高,把帽子也顶破了。

  问:这个最高点没人去过,具体方位怎么确定呢?

  答:卫星遥感地图啊,可以精确到具体的经纬度,误差只有几厘米。

  问:到这样一个地方考察,意义在哪里?

  答:冰穹是冰盖冰芯钻探的最佳区域,对环境监测、大气与气象变化信息等研究有重要作用。考察冰穹A,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为南极内陆建立科考站选址。目前,世界上大部分的南极科考站,包括我国的中山站和长城站,都在南极海岸线附近,只有美国的阿蒙森站和俄罗斯的东方站,深入南极腹地。一旦中国在内陆建立了科考站,就意味着我们的南极科考进入了世界第一梯队。

  问:您1984年参加了中国首次南极科考,后又四赴南极,如今又一突破性时刻来临,心情如何?

  答:百感交集。从首次出征南极,到1997年首次大规模冰盖考察,再到今天冲击南极冰盖最高区域,20年,中国走过了发达国家上百年的极地探索之路,这是以祖国的强大为后盾的。走向南极,是综合国力的显示,更是在这个国际激烈争夺的新领域,为后人留下一席之地。

  问:题外话,要当一个极地科考队员,有什么条件?

  答:保持体重三位数。南极风大着呢,风速每秒100米,有一次我差点被刮到海里去。南极不相信眼泪,只相信体重。开个玩笑。南极是暴风的故乡,世界的寒极,坚强的体魄,是一个科考队员最重要的条件。

  捷报传来,杨惠根告诉记者,等到最终确认最高点,为英雄庆功!

  作者:本报记者 彭德倩 徐敏 尤莼洁 安徽日报记者吴永红  

来源:解放日报 (责任编辑:马丽)
相关专题
· 南极考察记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