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香格里拉科考日记(2006年11月3日)
人民网记者 杨健
  2006年11月13日14:43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11月3日 (星期五)


  到木里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多钟。吃完饭,开了两三个小时会,渐渐暮云四合,夜色迷蒙。队长说,县党校的房间不够,没念到名字的人得到山下的县委客房去睡。

  扛着大包小包,连滚带爬往山下走,没想到这短短一里多山路,竟引出一段惊心动魄的经历。

  早上八点从宁蒗出发,下午十二点半到了盐源梅雨镇。再往里穿过一片林区,车队开始一环一环向上盘旋。大约盘了有十几圈,穿过一个山口,哇靠!西边一座大山的侧影顿时将所有人都镇住了。

  往上看,山顶比我们所在的位置,大概还要高出1000多米,浓云像打湿的棉花团大朵大朵地从峰顶撕扯开,又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向上托举着。

  往下看,山谷足足有2000米深,谷底的河流像一条丝带,若隐若现,看起来比天山陡峭的盘山路凶险多了。

  对面山上,手形条纹似的盘山公路清晰可见,我们就是从那里走过来的。这蜿蜒的条纹,常常被一道道垂落的直线粗暴地打断,那是泥石流留下的痕迹。

  听专家说,河叫木里河,落差2000多米,水资源的丰富程度超乎想象;山叫大凉山,乡邮员王顺友留下铿锵承诺的地方。

  “木里在香格里拉地区中最封闭、最原始,但有人认为正因如此,它保存了香格里拉的灵魂。”张百平研究员走前查了很多资料,主要是洛克八十年前三上木里时留下的。“我问在雅鲁藏布江科考的科学家,一个也没来过木里。国内专业方面的资料,不管是自然地理还是经济地理方面的,几乎都是空白。反倒是国外,有一个‘重走洛克路’的网站,提供了一些新鲜材料。”

  从县委党校到县委客房,要拐三个大弯,下三个坡,上一个坡,地势陡峭。在海拔2000多米的地方,下坡还好说,上坡就难免让人有点“拉风箱”。

  县委客房很简陋,香皂毛巾一概没有,少数没带牙刷的人得找服务员去领。房门一律锁不上,钥匙则一律不给,出门进门都由服务员控制。

  “锁门了,锁门了!屋子里面装着很多科学仪器呢!”陈挺恩研究员一边卖力地喊着服务员,一边悄声对我说:“这里天高皇帝远,治安很乱!不能告诉她们有电脑、相机,只能说有科学仪器,前年中科院的一个博士生就是在科考途中被当地人杀死的!”陈先生说,2004年,中科院昆明植物所的一名博士生同女朋友一路考察,快到木里的时候,女朋友觉得累了,先回昆明。留下博士生一个人深入木里。

  “年轻人没经验,住店的时候,服务员问有什么贵重物品,他就把笔记本电脑、照相机、4000多元现金都登记了。”老陈一脸惋惜,“那还不被人盯上?上山采标本,找人问路。跟过来两个人说你要去哪儿呀?哦那里呀,不用这么走,我们告诉你一条近路,跟我们一起走吧。”

  就这样,博士生的尸体最终在那条走向黄泉的“近路”上被发现。“人家连相机电脑都不要,就把4000块钱拿走了……啧啧啧。后来越说越近,那个博士生竟然就是我儿子同屋的同学,把他吓得好几天不敢睡觉!小心哪,在这里千万要小心哪!”老陈的声音越压越低,说得我的汗毛像秋草一样,在寒风中瑟瑟抖动起来。

  入夜,在县城里“起伏跌宕”的大街上满世界找网吧,过来一位中年人,热情地问:“去哪儿?”惊喜过后的我迅速冷静下来,脑子里全是那个可怜博士生血肉模糊的尸体,连忙说:“谢啦,随便转转。”

  终于在一家网吧里把前几天的照片发出去了,半小时十元,属于很贵的了。也没还价,双手紧紧攥着相机包,同时点开两个邮箱,飞快地交替发送着邮件,感觉背后都是青面獠牙的凶手。一等邮件发出,赶紧交了钱,飞也似地往驻地跑去。
 

来源:人民网科技 (责任编辑:马丽)


相关专题
· 香格里拉科考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