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诗·香格里拉科考日记(2006年11月2日)
人民网记者 杨健
  2006年11月13日14:42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何者乐诗?

  见李乐诗,已经是第二次。

  上次见李乐诗,是在北极斯瓦尔巴德群岛。那一次,她带领一群香港的大学生去北极,正好跟我们的科考队在朗伊尔宾相遇。如今,作为中国科学探险协会的副主席,她又随队来到香格里拉。

  冰山涌动的海面上,科考队的5名勇士跳下“雪龙号”,在北冰洋里那一番畅游!轮到李乐诗上船时,中央电视台记者一把将话筒伸到她的嘴边:“您今年多大岁数了?”李乐诗咧嘴一乐:“七十多了!”

  宁蒗的饭桌,“雪龙号”船舷边问答的双方都在现场。说起这段经历,双方心照不宣,哈哈大笑。只有不明就里的年轻人还在问:“那您今年到底多大了?”

  “你看呢?”李乐诗绷着脸,“算下来我该八十啦!你肯定该说,‘哎呀,不像不像,您可真显年轻啊!’告诉你吧,我最爱听的就是这话。”

  岁月无情,但21年前偶遇中国南极考察队的时候,李乐诗的确非常年轻。那时候,她在香港经营着一家生意红火的广告公司,作为摄影和旅游的发烧友,只要一有空闲,她就背起睡袋去四处旅行。她说自己当年的人生目标,就是用赚到的钱环游世界。

  如今,她早已把公司交给别人打理,自己8次赴北极,6次闯南极,3次攀登珠穆朗玛峰,足迹遍布世界七大洲的100多个国家。

  在昆明机场,她见到高登义主席时,竟高兴地跳了起来,扔开两件小巧的行李,像个孩子似的开心地笑起来。

  李乐诗现在的工作,除了周游列国,就是在香港的各个大学办讲座。“香港这个地方太小,而领导人的眼界也不开阔。”李乐诗用拇指尖抵着小指尖,做了一个“很小”的示意,“但我们学生的胸怀不能这样小。”

  李乐诗说,学生都很向往当科学家,想到南极走走逛逛,可是听了科学家的艰苦,也可能是受家庭教育的影响,100人中最多只有4个人举手愿意当科学家。“但只要有一个人愿意,香港都会因此而受益。”李乐诗的眼睛里闪烁着希望。

  “今年以来,我已经给40万香港学生办过讲座。”这工作不仅没有报酬,而且要自己贴车费。“有的地方很远,我又不能总是打的士,只有坐公交、搭地铁。”我们可以想见,李乐诗那单薄娇小的身材在汹涌人流中是何等渺小无助。

  更让李乐诗耿耿于怀的,是她一直在争取成立的“极地博物馆”。除去每年几个月在世界各地周游的费用,李乐诗把自己最大的力量都用到了这方面。

  毕业于香港理工学院的李乐诗,从小就喜欢看《鲁滨逊漂流记》之类的游记。长期跟中外科学家一起进行科学考察,李乐诗感到中国的生态环境遭到很大破坏,而环保教育存在一个断层带,她认为应该通过极地宣传达到环保教育的目的。

  “高教授他们这一代科学家,我跟了他们20年,年纪已经大了,科学考察和科学普及不可能总是这批人去做,薪火相传,需要培养下一代,因为下一代更有魄力,更适应现代化和未来的要求。但是老一代科学家确实很有经验,我要把他们写出来、拍下来、记录下来,下一代可以通过这些学习,将来在极地科学和环保方面做得更好。”让李乐诗感到可惜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她的心愿,尤其是那些有实力帮助她的香港实业家。

  香港有两个李乐诗,年长的是眼前这位风尘仆仆的“极地奇女”,后者是一名温婉可人的歌星。而让人有点想不到的是,大李乐诗竟然也喜欢唱婉转动人、凄调柔韵的粤剧“星腔”。“我在喜玛拉雅山顶唱过小明星句,以纪念南国一代歌人。”

  “人生七十载,1/3用在睡觉,1/3用在逛街、煮饭、拍拖、不开心等琐碎事情,在余下的八千多日中,我们要学习、要发展事业,只有很少回馈社会的时间。”“与其浑浑噩噩一日,何不活得精彩?”

  乐山乐水乐诗,不亦乐乎?
 

来源:人民网科技 (责任编辑:马丽)


相关专题
· 香格里拉科考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