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香格里拉科考日记(2006年10月28日之二)
人民网记者 杨健
  2006年11月08日13:01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我力争:尽早归队戴罪立功,消极怠工早睡晚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即使关己退避三里,游手好闲锻炼身体……”正向老婆发短信宣誓效忠,前面走过来一位穿明黄色探险服的老者。定睛一瞧,正是中国科学探险协会主席高登义。

  老头儿早早出门,结果在五环上遇到事故,差点误了飞机。高登义,67岁,四川大军阀刘文辉、大地主刘文彩的远方亲戚,还曾在刘文彩创办的文彩中学上学。这在突出政治、唯成份论的当年可是一个不小的问题。

  可高登义的运气似乎出奇地好,不仅考上了当时(现在也是)千里挑一的中国科技大学,而且被挑选参加我国珠穆朗玛峰登山运动的科技保障,担任气象预报员。旁人评价,近二十年来,青藏高原尤其是珠峰地区的气象预报,如果说有“NO.1”的话,这个人非高登义莫属。2003年珠峰攀登,他在中央电视台的演播室里,对登山路线上的气象情况判断,比在登山现场的预报员说得还准。

  在很多心目中,担任过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副所长的高登义是没有院士头衔的院士。平时在探险协会,经常有年轻人拿他打趣:“高老师,今天估计有雨吧?”老头儿眯缝着眼看看天,头也不低:“瞎说。”

  对风云雨雪能掐会算的高登义,对自己的命运却不是那么有把握,尤其是在“文革”那样的特殊年代。“关于出身,我的档案是有记录的,不过我心里并没有太大压力。”高登义自信对党和毛主席无限忠诚。即使是独自一人在深山老林中进行气象观测,每天早上他也要面向东方,向红太阳宣誓效忠;而每晚睡前,则深刻反思,总结自己有什么事情做得不对、不应该、不合适。唯一让高登义感到失落的一次,是1970年代所里评选“学毛选积极分子”,群众推举了3个人,他是其中一个。到所党委最后拍板时,高登义落选了。他为此痛哭了一场,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委屈。

  事实上,跟他的长辈和晚辈相比,他已经相当幸运了。那时候,他的老师叶笃正院士因为家庭背景和留学经历,不知道挨了多少批斗;而他不仅在中国科技大学听遍了华罗庚、钱学森、钱三强等学问大家的讲课,还有机会深入一线,到珠峰脚下增长才干,成长为那一代青年人中的业务骨干。

  四年私塾,打下了高登义扎实的古文底子。“从四书五经到《诗经》《左传》,几十本线装书每一个字都要背诵。背好了吃一个双黄蛋,背不好就要打板子。”直到今天,高登义还在从这种枯燥原始的教育中受益。他发的节日短信诗文绝对原创,一字一句间透出当年受过的训练。

  “跟刘文辉不一样,刘文彩不识字。他创办文彩中学,发誓要找最好的老师,培养最好的学生,把它办成四川最好的学校。”那时候,文彩中学的学生都佩戴着倒三角形的校徽,坐渡船不用买票。凤凰卫视拍摄《刘文彩》时,曾采访高登义,他对这些情况如实道来,毫不避讳。

  而他的一位同学,当年中学毕业就要找工作,刘文彩把他叫去问:“你成绩这么好,为什么不上大学?”同学回答:“家里穷。”刘文彩当即承诺,只要愿意上学,不管花多少钱,都由自己承担。此人最后成为副部级干部,却对这段历史讳莫如深。即便到了2005年,凤凰卫视三番五次地请他出镜讲刘文彩,他死活就是不愿露半个字,还怪高登义不该把这事儿捅出去。“他是被‘文革’整怕了。”高登义坚信“文革”不会再回来,却为全民因“文革”而失去信仰感到痛心。“那是林彪事件之后,大家逐渐看清了真相,迷失了方向。”

  正因为痛惜失去的,才对一息尚存的分外珍重。横断山区相对和谐的社会环境和古朴民风一直吸引着高登义。一说到香格里拉,他就会回想起三四十年前那段蒙昧而美好的光辉岁月。不论多忙,他也要重回香格里拉,去挽救一段传奇,去找回那即将“消失的地平线”。
 

来源:人民网科技 (责任编辑:马丽)


相关专题
· 香格里拉科考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