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科技>>科技专题>>人物类>>彭加木>>26年后再追踪

纪念碑周围全是花束 当年战友追忆彭加木
本报特派记者 李秀峰(罗布泊库木库都克电) 图/本报特派记者 王士俊
  2006年04月17日19:41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4月16日,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彭加木生前同事陈百录(前)在清理彭加木失踪地墓碑。

  “加木,你带回的夜光杯已破碎,我今天又买了一对留念,十年前曾在此地找过你。”这是1990年9月21日,彭加木的妻子夏叔芳到立在罗布泊的彭加木纪念杯、碑前所留下的纸条。从中足以看出夏叔芳与彭加木夫妻间感情的深厚。昨日(16日),记者历时9个小时,从罗布泊的库鲁克塔格山出发,途经八一泉、甜水井及黑山口等地,来到了位于库姆塔格沙漠

  北侧的库木库都克谷地附近,在彭加木生前的考察队同车队员、今年已经67岁的陈百录的带领下,来到了彭加木失踪地的纪念碑前,缅怀这位已经失踪26年的科学家。

  -纪念碑周围全是花束

  彭加木纪念碑是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在1981年设立的,其纪念碑的所在地就是彭加木生前最后一次进行考察时的宿营地。“早先,这里的纪念碑是木头的,后来被换成了大理石的,因为此地风沙太大,木头的时间长了,就坏了。”向导吴仕广告诉大家。

  记者在纪念碑周围看到,纪念碑已经被人用木头做的栅栏围了起来,其栅栏上插着十多支塑料花束,吴仕广说,这都是到达过此地的人特意留下的,以表达这位科学家的敬意,其中就有几束是他和陈百录等人数次经过这里时摆放的。纪念碑上清楚地写着;彭加木同志在此科学考察时不幸遇难。

  -亲眼见到夏叔芳的笔迹

  吴仕广说,在彭加木失踪后,他的妻子夏叔芳曾2次到达过此地来“看”丈夫,其中1990年的那次,夏叔芳还在此地留下了比较宝贵的东西。边说着,吴仕广边拿着铁锹,在纪念碑的前下方,挖出了一个大的盒子。“这个有机玻璃制作的盒子,是我2004年来此地时套在外面的,此前,夏叔芳在这里埋的是一个小铁盒子,由于年久,铁盒子已经锈的不成样子了。”吴仕广说。

  随后,吴仕广从大的有机盒子内掏出了一个小铁盒子,在铁盒子里面,记者见到了几张珍贵的资料。吴仕广指着一张照片告诉记者,这是彭加木生前的照片,是夏叔芳女士特意埋在这里的。此外,记者还见到了几张纸,纸上面都是夏叔芳女士所留下的笔迹。记者在一张纸条上见到了这样一句话:衷心祝愿有朝一日,路过此处的尊敬的同志们,能在周围寻找到彭加木的遗体,万分感谢与期望。“这是夏叔芳女士,1990年来此地时留下的,在夏女士一生中,曾2次来这里探望过彭加木,寻找彭加木的遗体,也成了夏女士今生最大的心愿,然而,直到2004年夏女士去世时,也没等到这样的消息,夏叔芳就这样带着遗憾离开了。”吴仕广说。

  在另外的一张纸条上,记者还看到了夏叔芳的另一个留言:“亲爱的加木,我们都在深深的怀念你。”……从这些只言片语中,在场的所有队员都能深深地体会到,彭加木与夏淑芳之间的深厚感情。

  -陈百录追忆老朋友

  面对自己的老同事,今年已经67岁高龄的陈百录不由得声泪俱下,“加木,我又来看你了,这些年来,我经常来此地看望你,寻找你,可是你到底在哪里呢?”陈百录哭着说。

  “1980年6月16日,我们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的科考队,进入了罗布泊,就在这里安营扎寨,当日,我们准备在库木库都克附近寻找水井,但是没有找到。随后,16日晚我们就返回了营地。第二天,也就是1980年6月17日中午12时左右,我们的发报员通过电台接到了上级的指令,随后,发报员将电报拿给我看,因为当时彭加木为科考队队长,因此我让发报员将电报送给彭加木看。然而,发报员却告诉我,彭加木不见了。”陈百录说,“一听说这个消息,我们就到彭的帐篷里寻找,结果在他帐篷里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到东方找水井,10点30分,彭加木’的字样。于是我们就分头寻找,在营地周围找遍了也没找到,在营地的东侧,我们发现了彭加木的脚印,于是我们就沿着这个脚印寻找,可是脚印到了一片盐碱地的边缘,却消失了。因为盐碱地非常坚硬,与外面的沙丘土地不同,因此脚印寻找的方法也断了。”

  据陈百录介绍,在没找到彭加木后,他们就将此事报告了有关部门,有关部门也立即派出了直升飞机,在营地周围方圆20公里的地方进行地毯式寻找,结果也是一无所获。随后,彭加木的失踪就成了迷,一直到今天。

  -记者扎营彭加木脚印消失地

  陈百录告诉记者,在盐碱地的边缘、也就是彭加木脚印消失的地方,他们还找到了一处印记,一座红柳包上的痕迹表明,彭加木曾在此地休息过、被吃过奶糖,现场还有一张糖纸。

  在离开时,所有的探险队员都在纪念杯前鞠了躬,以缅怀这位为了事业而献出了生命的科学家。向导吴仕广还特意又献了一束鲜花,他告诉记者,这束鲜花是离开敦煌的时候特意购买的。即将离去的时候,陈百录再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哭了起来,大家都好一顿劝慰他。

  尽管探险队的储备水也是不充裕,但是离开的时候,吴仕广还是在纪念碑前摆了几瓶矿泉水及几盒烟,他告诉大家,彭加木是因为寻找水井而失踪的,他每次经过这里,都不会让英雄再缺少水。

  随后,探险队在陈百录的带领下,准备沿着当初彭加木所留下的脚印,尽管总队长唐守业告诉大家可以坐车,但是全体队员都选择了步行,在7点8公里后,大家来到了彭的脚印最后失踪的地方,在此安营扎寨,从明日开始,探险队将对附近的盐碱地进行全力搜索,搜索范围将达数十平方公里,该范围也是以前的数次寻找中,从未涉及到的地区。

  “葡头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堆,醉卧沙场君莫笑,古人征战几人回;加木,你带回的夜光杯已经破碎,我今天又买了一对留念,十年前曾在此地找过你。”夏叔芳留下彭加木纪念碑前的这些话,让探险队队员久久难忘。

  -采访后记:纪念碑怎能成为垃圾场?

  在彭加木纪念碑前,记者见到了极为不舒服的场面,一些经过此地的人,竟然将这里变成了“垃圾场”。彭加木纪念碑下面有他妻子的留言,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记者在彭加木纪念碑下面,竟然还找到了许多人的留言,诸如“某某到此一游”“某某也想念彭加木”等话语,更有甚者,还将自己的名片放在里面,记者粗略数了一下,纪念碑下面的盒子内,被人塞进去的名片就有50多张,甚至还有其他地方的广州等地区的旅游路线介绍图。而纪念碑的周围,竟然还有大量的啤酒瓶子。“这太不象话了,肯定是某个探险队,在这里扎营时留下的。”看到这些,陈百录气的直哆嗦。

  据吴仕广介绍,随着科技的发展,如今,到达罗布泊地区的彭加木纪念碑其实也不是特别困难,所以一些人到达此地后,就经常忘乎所以,在纪念碑下面留字纪念,这种方式实在另人讨厌。“我们这次行动的宗旨是,环保罗布泊。几天后我们还会路过此地的,到时候,我们会将这些垃圾全部清理走。”吴仕广说。

彭加木纪念碑
纪念碑处的夏叔芳的亲笔信
陈百录所指方向就是失踪方向
来源:大连晚报 (责任编辑:马丽)
相关专题
· 彭加木
【18岁成为富翁的秘密一组图】  【让你一夜狂赚的绝世大秘密】 
请注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精彩推荐:
2005年科学幻想摄影奖 癌细胞在运动
2005年科学幻想摄影奖 癌细胞在运动
微拍组图:其实我没那么丑
微拍组图:其实我没那么丑 
组图:鸟儿的眼神
组图:鸟儿的眼神 
2005世界野外摄影获奖作品
2005世界野外摄影获奖作品


   
微妙感觉 我爱校花 剔递玉女 调酒女郎
鸡年吉祥符 咱们工作有力量  财源滚滚
 
 两只蝴蝶  大悲咒(童声)
 老鼠爱大米 鬼铃(搞笑)

 当你孤单时你会想起谁 宁夏

 最熟悉的陌生人
 
*人民头条 16元/月发送TTD到8166订阅*
 第一手的新闻资讯,让您立刻掌握天下大事!
 人民资讯MINI站 联通用户发送 N 9510
 人民网手机门户 北京移动用户发598801268
热点新闻榜
科技一周:23年苦苦寻找 彭加木那是…
“幼年”火星曾适合孕育生命
25日晨将出现“双星拥月”天象
黄禹锡想索回教授职务 首尔大学说绝对…
中国性病发病率逐年上升 主要集中在三…
三磷酸胞苷二钠 “伤肝药”竟称能保肝?
青藏铁路列车将两套方式供氧
纳米发电机 身小能量大
美英科学家宣布:人类第17号染色体解码
10 疑似楚庄王墓发掘在即 已被盗贼光顾不…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健康指南





 手机铃声分类搜索:
和弦MP3 音效





  寰 宇 搜 奇

  猴娃儿曾繁胜,其母与不明人形动物所生,身高两米,头小臂长,体势佝偻,表情诡异,半兽半人。想知道这一天下奇观是如何被报道的吗?
请用户发送 A003
    1510312(移动)
    9510312(联通)
资费:1条/元

 更多精彩短信:
  美女训练营
  男性时尚前沿
  小护士社区
  情感物语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