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基层 科技一线]一个动物学家的两个梦想--科技--人民网
人民网

[走基层 科技一线]一个动物学家的两个梦想

拯救云南“四大名鱼” 还滇池一潭清水

人民网记者 赵亚辉

2012年02月10日09:32    来源:人民网-科技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在云南滇池旁的一个小村子里,头发花白的老杨小心翼翼的捧出一个水盆,盆里有十几尾小鱼正在欢快地游来游去。

  盆里有两种鱼。一种体态略小,不到20厘米,身体细长而侧扁,轮廓犹如一狭长的纺锤形,背部平直,腹缘呈浅弧形,头长显著长于体高,这是抚仙湖的特产——抗浪白鱼;另一种体态略大,也不过30厘米左右,身体呈椭圆形,背腹缘皆钝圆,全体呈浅红色,腹部较淡,体两侧有6条明显的黄色纵带,这是滇池的特产——金线鲃,又叫金线鱼。

  老杨看着这些鱼儿的神情,就像在看自己的孩子。不对,这些鱼儿,其实就是老杨的“孩子”。过去十几年里,如果不是老杨付出了数不清的心血,这两种云南特有的土著鱼或许已经从地球上消失了。

  老杨叫杨君兴,是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的研究员,大半辈子都在和野生动植物打交道,其中最多的是鱼。有人称他为“鱼王”,因为他发现了60多个新物种,而且拯救了多种特有物种。而他形容自己是“爱鱼的老头”,不忍心看着本地特有的鱼种,在生态恶化和外来物种入侵的双重危害中灭绝,因而义无反顾地开始了拯救行动。

  云南是我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省区,鱼类的种类居全国各省区之首,种数约占全国淡水鱼类总种数的40%。在云南众多的高原湖泊中,最为著名的土著鱼种有四种:滇池的金线鲃,抚仙湖抗浪白鱼,星云湖大头鲤,洱海弓鱼。但是到本世纪初,这四大名鱼同时面临绝迹乃至灭绝的险境。

  “过去,抗浪鱼本来是抚仙湖的主力鱼,占到湖里总鱼量的70%,总量超过1600吨,每年能给渔民们带来很多收入。但是到本世纪初我们做调查的时候,几乎打不到野生抗浪鱼了,整个湖里总量不到1吨,每公斤抗浪鱼价格炒到了3000元,还吃不到。”杨君兴告诉我:“我们研究发现,让抗浪鱼消失的罪魁祸首,竟然是从太湖引进的小银鱼。这种体态极小的鱼在抚仙湖大规模繁殖,它们吃掉了抗浪鱼幼苗的食物。”

  “幸好我在1999年的时候,以每公斤几千元的价钱买了10公斤,总数有4000多条。”为了保存抗浪鱼,杨君兴开始尝试人工繁殖。“做实验很难,鱼样太少了,每死一条,都心疼很久。抗浪鱼每年产卵一次,我们遇到了各种困难,足足做了5年,才克服了技术瓶颈。”

  2004年,在全球环境基金和云南省发改委的支持下,杨君兴及其团队建立了土著鱼类人工繁殖基地。在规模性养殖抗浪鱼成功之后,他又把目标瞄准了滇池金线鲃。“当时在滇池里找寻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一条野生金线鲃,我们只能下结论——金线鲃已经在滇池湖体绝迹了”,杨君兴说:“其实不止金线鲃,上世纪60年代,滇池里有土著鱼26种,随着水质污染、盲目引种、过度捕捞等原因,到现在湖体中只存有4种。目前,滇池土著鱼类有15中濒危或易危,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8种,中国物种红色名录11种。”

  就在杨君兴就要绝望的时候,在滇池一个支流上游潭水里,他找到了大约200条野生金线鲃。随后,经过团队连续5年的研究,终于攻克了滇池金线鲃人工授精、孵化、人工饵料培育和鱼病防治等多项技术难关,在世界上首次人工繁育出这个特有珍稀的名贵鱼种。

  “我有两个梦想,第一个是保护好云南四大名鱼”,杨君兴说:“这四大名鱼是大自然赐给云南的珍贵礼物,不仅是独特的物种,而是具有很高的经济价值,每公斤价钱超过七八百元,如果老百姓掌握了饲养技术,能够大幅度提高收入。”现在,杨君兴把目标瞄准了星云湖大头鲤和洱海的弓鱼,但是让他苦恼的是,目前根本找不到野生纯种,只能寄希望于未来的发现。

  杨君兴的第二个梦想,是还滇池一潭清水。滇池治污数十年,依然是一池污水,这让杨君兴日夜难寐。2004年,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他在滇池南岸建设了滇池湿地生物多样性恢复实验区,提出以“土著、经济、美观”为基本原则,提炼出“海菜花—滇池金线鲃—背角无齿蚌”为主体的立体湿地恢复模式,倡导通过恢复土著物种来实现滇池的生态恢复,取得了较好的环境效应和经济效益。

  “以前的滇池治理,主要是用外来物种来治理,我认为应该转向以滇池土著的特有物种来改善滇池水生态”,杨君兴说,“应该在临近滇池的鱼塘和湿地内种植滇池土著水生植物海菜花,在海菜花中套养金线鲃等土著鱼类,底层饲养背角无齿蚌,形成立体的湿地恢复模式,利用水生植物吸附营养物质,动物摄食浮游生物,促进滇池水生态的恢复。”

  与此同时,农民还可以每周采集海菜花花茎,作为一道鲜美的蔬菜供应市场;晒塘时还可以捕捞到鱼类和贝类,养殖户收入获得明显增加,由原来单一的鱼类收入向多样化的水产品收入转变,并节约大量的养殖成本。对于滇池水生态而言,更重要的是减少了大量富含氮、磷等营养盐的养殖废水排放。

  在晋宁县昆阳镇旧寨村,我见到了农民杨跃贵。“我家有18亩水塘,几年前开始种海菜花,不用上肥,不用打药,每周采一次花茎,每公斤卖四五块钱,一年也有几万元收入。”杨跃贵说。

  目前,滇池沿岸“花—鱼—蚌”湿地恢复推广面积已有数百亩,养殖户收入增加明显,有效促进了当地社区的经济发展,也提升了当地村民对湿地恢复的热情。与其他湿地恢复项目相比较,这种模式减少了政府租地和管理的资金,减轻了政府湿地恢复的负担,节约湿地恢复资金一半以上。

  杨君兴认为,“花—鱼—蚌”立体生态恢复模式,全部利用土著物种,有效避免了外来物种入侵的生态风险,实现了滇池生态治理与土著物种保护相结合;由于海菜花、金线鲃、无齿蚌具有较好的观赏性,加之随着环境改善吸引鸟类,使得“花—鱼—鸟”形成的生态圈成为极佳的景观休闲旅游地,能较好地带动滇池周边旅游业的快速发展,可实现滇池生态治理与观景休闲旅游相结合;海菜花、金线鲃都是云南的传统名特优产品,具有较高的经济价值,当地农民可以通过种植养殖实现增收,实现了滇池生态治理与地区经济发展相结合。

  “实现这几个结合,就可以成为生态治理、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地区经济共同发展的可持续体系”,杨君兴说:“我希望有一天,‘湖飘海菜花,水游金线鲃,低头弄莲子,蚌中珠光华’的景象能在滇池重现。”
(责任编辑:马丽)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