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鄱阳湖水危机:天算?人祸? (3)--科技--人民网
人民网

争议鄱阳湖水危机:天算?人祸? (3)

邱锐

2012年02月06日09:08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一方面,3个地级市在鄱阳湖管理上尚未形成统一的标准,导致对资源开发出现恶性竞争。例如一个城市在捕鱼管理上比其他城市严格,那么该市的渔民肯定有怨言,反之也是如此。

  “最终的结果就像大家在一个桌上吃饭,菜转到你面前,你不多吃,一会就没有了,所以大家都疯狂地掠夺资源。”戴年华说。在他看来,解决的办法是建立统一的管理标准,规定什么能“吃”、一次“吃”多少。

  另一方面,鄱阳湖地区还没有一个全面系统的生态监测方案,数据共享体系尚未建立,不同部门监测数据相互“打架”的事经常发生,迫切需要建立统一的公共数据资源管理共享平台,以有效提高研究与管理水平。

  建坝起争议

  对于治理鄱阳湖干旱问题,地方政府似乎已等不及学者拿出解决方案,他们打算采取一种似乎更加直接有效的方法——建水利枢纽工程。2月1日,时任江西省代省长鹿心社在江西省十一届人大五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今年将支持鄱阳湖申报世界遗产,力争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尽早获得国家批复开工建设。

  据悉,鄱阳湖水利枢纽拟建于鄱阳湖入长江通道最窄处,即在星子县的长岭与都昌县的屏风山间,修建一个由108个水闸组成的水利枢纽工程。工程建成后,将交由长江水利委员会统一调度,采取“调枯不调洪”的运行方式,发挥鄱阳湖分洪作用,在枯水期则关闸蓄水。

  当地官员表示,建大坝是解决鄱阳湖水危机的当务之急,不但可以保证鄱阳湖枯水期有水,还能改善水质,并产生一系列综合效益。

  江西省水利厅厅长孙晓山曾对媒体表示“巴不得项目立刻上马”,“建水闸不为江西一己之利”。然而此观点遭到一些专家的质疑,反对这种以“动手术”的方式解决干旱问题的方案。

  崔丽娟认为,该工程建成之后,将极大改变鄱阳湖地区的生态环境,进而产生难以预料的后果。“一个最有可能发生的后果就是将给来鄱阳湖区越冬的白鹤带来灭顶之灾。”

  据了解,白鹤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每年都会来鄱阳湖区越冬,以鄱阳湖区沉水植物的冬芽为食。但是,鄱阳湖区的沉水植物只有在3米以浅的水中才能生长,因此,一旦湖区蓄水,将直接影响沉水植物的生长环境,进而导致白鹤食物缺乏。

  事实上,类似的事件已在2010年发生过。在国际鹤类基金会副主席James Harris向《中国科学报》记者提供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显示,2010年夏天鄱阳湖区发生特大洪水,其最高水位距历史最高水位相差不到一米。这种高水位的环境使鄱阳湖地区沉水植物大量死亡,继而使当年年末前来越冬的白鹤食物出现短缺。虽然当地政府采用多种方式为白鹤等鸟类投喂食物,但是却产生了事先没有预计的后果——由于不适应人工食物,当年白鹤产卵率极低。

  “建设‘水利枢纽工程’肯定会对白鹤这一物种造成严重不良影响。而且,一种物种灭绝可能短时间对我们人类自身难以造成明显影响,但是从长期来看,极有可能毁灭一个生态系统,进而危及到我们自己。”崔丽娟说。

  在崔丽娟看来,这种担心绝非危言耸听。因为鄱阳湖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冬陆夏水”,即湖区水位季节性的变化。建立水利枢纽工程之后,将减缓乃至使这种自然现象彻底消失,鄱阳湖也将由湖泊变成一座水库,当地生态环境将发生巨大变化。

  鄱阳湖干旱周期

  多数专家认为10年为一个周期

  上世纪60至70年代,水量偏少

  70至80年代,水量比较多

  80至90年代,水量中等

  90年代至2000年,水量较多
【1】 【2】 【3】 

  
(责任编辑:王泓漓)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